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六十五章 九厄瘟 邪阵乱神,玲珑壶 金蝉脱壳

第六十五章 九厄瘟 邪阵乱神,玲珑壶 金蝉脱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照地青乃岁寒老松枝干所化,虽无神通,但胜在重量以及流转不息的三清之气,同时可御三浊、化三清,此时从天而降,打在那三浊污秽灵光之上,霎时间一道惨嚎之声从中传出,四周污秽云团炸开,露出其中本相,却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浑身肉体皆由石铸,无一丝一毫雕刻之迹,乃是一尊天成的石胎。

    似这种灵胎本该酝酿千年再出,化作一方圣灵,或为山神或为土地,亦或得天授权柄,成长为一尊强横的先天神圣,但此时被三浊污染,却是面目狰狞,其躯更是聚集三浊污秽之气,化作刀劳。煞气死气杀气弥漫,让他原本平和欢笑的面容变得愤怒狰狞,犹如真正幽冥厉鬼。

    “啊啊啊??!”

    那石胎嘶嚎起来,其中满是怨毒与愤恨的意味,他那双紧闭的眼睛睁开,朝着李辟尘望去。

    刹那间,冥冥中有一道劫难降临,李辟尘身形一滞,此时四方天瘟魔气忽然暴动,正朝上窜起,如无数魔手,要将李辟尘捉住,押入阵中!

    “九厄天瘟大阵!”

    孔梦秋大惊失色,对李辟尘吼出来:“道友速退!天瘟大阵已起,不得入阵,否则必死无疑!”

    “这是黄昏魔人的手段!”

    李辟尘拔起云头,手中照地青挥舞,三清气化作仙盾,朝下镇去,将那些三浊天瘟阻挡在外。然这只能解一时之危,不是长久之计。

    那些瘟气如同跗骨之蛆,朝着天上缠绕,远处石胎双目斑白,好似僵尸之眼,其中血丝密布,此时再朝李辟尘一瞪,冥冥之中把李辟尘头顶福运削去一分,正此时,一阵阴风刮起,不知从何而来,把李辟尘吹翻,下方瘟气见此,趁虚而入,朝天穹上涌动。

    孔梦秋见状大急,道:“天瘟在修行道中有特殊的含义,意为天灾,非人力可阻挡,这天瘟气从五瘟中化出,聚而为一,可呼沙毒火毒,海灾雪灾。九厄意为九种灾难,可化阵外山河泥沙云雷风水雪,将这九种天时化作天灾,阵中意为天难化作人劫,真的是挡无可挡!”

    “贵宗四方弟子还请起阵,快些把辟尘道友护在其中!”

    余昌平等人刚要起阵,忽的他看那石胎,见其目光所向,突然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惊惧,再细细观察,却是有三分熟悉,转念一动,他顿时认出那东西的来历,惊呼道:“是诅祝之法!那东西是阴空石胎!”

    他呼喊完,抬手就是一道乙木雷霆打出,口中怒叱:“万壑雷·银汉摧城!”

    那雷霆化作一柄穿天神矛,余昌平朝那石胎砸去,后者尖叫,那恐怖且刺耳的声音散播出去,刹那间,在诸多仙神注视下,雷矛打入天瘟阵,被其天瘟气转化,成就雷灾,咔嚓一下打在李辟尘身边三清盾上。

    “莫要妄动!”

    一名白袍拦住余昌平,他道:“这鬼婴厉害,之前的刀劳不过是它外相皮囊,只是用来给这鬼婴哺育养分......这东西更像是人身三虫!”

    “眼下不过是宿主死灭,三虫反客为主!”

    余昌平道:“这东西还会诅祝之法,我等风雨雷云道法俱都被其化为天瘟,是不能再动,否则辟尘师弟有性命之忧?!?br />
    诸仙不敢擅动,地神也不敢出手,此时那阴空石胎见到这些仙家神祇不敢动作,顿时桀桀的嘲笑起来,声音刺耳无比,如同狠狠在他们脸上扇了几个巴掌。

    余昌平气的发抖,怒道:“这东西当真混账,未曾料到黄昏魔人有如此手段,若是这种刀劳恶鬼多了些,岂不是说,我等下山的太华弟子也得死伤多人方能尽驱太安三浊?!”

    孔梦秋叹气:“想来若有人仙,当可斩之!”

    “人仙!哪里来的那么多人仙!这刀劳不过玉液,就要人仙出手,若是有人仙恶鬼出现,难道要地仙显圣吗!”

    赵无恨蹙眉,他话语说完,忽的听见李辟尘传音。

    此时李辟尘在天瘟阵中道:“风雷未起,雨云未至,孔师兄,且请你动用龙鼎之法,将这片山川地气封锁,请桃岩土地相助于你,让那石胎走脱不得!”

    “余师兄,请你等着手布阵,诛杀那石胎!”

    一名白袍眉头大皱,对李辟尘传音道:“你在阵中,我等如何施展法术?若是用了,你便没了性命,而且也仍旧杀不掉那石胎?!?br />
    李辟尘挥舞照地青,对那白袍道:“师兄尽管施为,我自有脱难之法!,这东西困不住我!”

    诸仙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敢动作,此时赵无恨忽的脑中灵光闪过,对诸仙道:“是了,他有脱难之法!诸位师兄弟,速速动手!”

    “脱难之法?可他用什么法子......”

    余昌平眉头一皱,赵无恨见状正要告之,忽的下方有地神传音:“那石胎要遁走了!”

    上方李辟尘同时道:“来不及了,速速动手吧!”

    “这....好吧!”

    诸位仙家拂袖,孔梦秋祭起龙鼎,转动山河,将四岳化作地瓮,与此同时,桃岩山土地作法,稳固地气,让那石胎受困其中。

    李辟尘见到石胎去路被封,心中定计,此时又见那东西朝自己望来,那双恐怖的眸子中亮起诡异的光,霎时静心,三清流转,护住自己气运。

    诅祝之法是一种邪术,非仙非魔,祈求鬼神加祸于敌对的人,这同时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那些邪神更是臆想出的神祇,大部分并没有真身存在,多数是凭借凡尘中的三浊气,再配合极少数滞留世间去不得幽冥海的魂魄变化成的,心性暴戾无常。

    魔道之中也有人可以施展这种巫法,黄昏地就是此道高手。而眼下这个石胎的诅祝很简单,其中条件应当是:若有二人存阵中,则施法者不受阵法伤害,伤害俱都转移至入阵者身躯中。

    很简单,但确实很实用。

    石胎见李辟尘以照地青护持己身,不由地阴狠一笑,它存阵中,便是走不得,这仙家弟子也得与它一块被困住,到头来还不是一死?做这些挣扎作甚!

    阵外,四方四象四天时大阵已起,刹那间风雨雷云入阵,石胎大喜,只道这下那仙人弟子死定了!

    同一时刻,李辟尘手掌一翻,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壶现出,其内部趴伏一只金蝉。他见石胎紧盯自己,阴狠一笑,便也还了那石胎一个开朗的笑容,而后传音道:“小朋友,哥哥不陪你玩了?!?br />
    手掌中三清灌注,金蝉振翅,转瞬之间李辟尘便被扭曲,再出现时,已经出了大阵,到了余昌平身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