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章 四道合 青霄天罡,青箬笠 雨脉首座

第一百章 四道合 青霄天罡,青箬笠 雨脉首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金蝉牵丝蛊。

    蝉为天地灵精,而这只更是先天根本源气所化,自然诞生的灵物。

    先天根本源气,为千般气息之祖,相三清,合三浊。其中至宝更是通灵,只有身负大机缘,大气数的人才能获得,若是自身气数不够,反而会招来灾祸,譬如柳随风就是如此,原本信心满满想要逃走,却未曾想到金蝉怕天时,于是最后的下场,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茅沧海把李辟尘背上的照地青要来,放置于双腿之上,看那金蝉。

    “金蝉脱壳,你这神兵之中流转三清,是孕育这个宝贝最好的苗床,三片纯阳金叶与这金蝉相合,也许会产生一些神异的变化?!?br />
    掌门真人目光微阖,忽然把照地青托起,手中显化四道光华,那是风雨雷云四天时,此时渐渐被掌门以法力融合,化作一团青色云球。

    四大天时合一,可炼出青霄天罡之气,那青色云团被打入照地青中,刹那间,那些岁寒老松的枝干疯狂的生长,把原本露出的石板彻底包裹,松针摇曳,三片金叶也延伸至巨剑中央之处。

    李元心惊异,掌门居然传授青霄天罡之法了?!

    《太华青霄两仪天罡真解》,这是由《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太华青霄两仪洪浮真解》、《太华青霄两仪飓日真解》、《太华青霄两仪悬天真解》四脉四卷经加上《太华经要》糅合而成,代代只有掌门可以习练,不得外传。

    雷脉讲“灵虚”,意为雷无定相,由虚转实,由实转虚,虚虚实实;雨脉讲“洪浮”,意思为水无常态,或暴或柔,刚柔并济,难以揣摩;风脉讲“飓日”,意为风有万象,小者吹尘,大者遮天,乃是无形之法;云脉讲“悬天”,意为云如天上山岳,倒悬在天,能纳八荒神气,海纳百川,无有不可合者。

    茅沧海为照地青洗炼剑躯,约莫十息后,他将那神兵抛给李辟尘,转头,对李元心道:“不是传授青霄天罡,这孩子还不是我太华峰一脉,也不是掌门人,我又怎么能打破规矩,把青霄天罡传给他呢?”

    “我只是给他的神兵中注入青霄天罡之气,毕竟,这种三清神木自然成就的兵刃,实在罕见,虽然威力尚弱,只是胜在重量,但,有了这青霄天罡之气后,攻伐之力便要上去几个台阶,与往日不可相比,是更厉害了?!?br />
    他说完,又对李辟尘道:“你之前说的不错,是缘法未至。这世间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光是云原洲,便已如此辽阔,坐拥一十五个大州,广袤无垠。能祛除幽冥真气的,也不一定只有拔仙海,说不定你得了什么灵物,入了某个古仙洞府,阴差阳错下就治好了?!?br />
    李辟尘无奈笑笑,他知道这是茅沧??砦克幕?,幽冥真气存在幽冥海水之中,便是地仙也没有办法祛除,似掌门这种大能真人也是没有办法,除了拔仙海外,在某个古仙洞府里找到能祛除幽冥真气的方法,实在是天方夜谭。

    若是有这种机遇,李辟尘觉得,自己不如再想办法去一次第七洞天好了。

    “终究只是想想,我神游大千,两次去洞天中,都是真灵状态,不带肉身,如何能让双目恢复过来?”

    之前去第七洞天时,他曾取了三滴洗象池水,居于眉心之中,原本想着这东西也许能让自己恢复过来,但这么久了,依旧是没有动静,今日听掌门一言也就明白了,看来洗象池水并不能把幽冥真气镇压下去。

    毕竟是天尊道场,比洞天,十轮大日纯阳还要高上半分,其中气息,又岂是他们这种福地可以轻受的?

    金蝉扑棱棱的从照地青上飞走,钻入李辟尘袖袍之中,这小东西吃够了三清气,此时陷入蛰伏状态,自己遁入盒子中,便不再动弹了。李辟尘敏锐的发现,这金蝉的身上,居然泛起了一层蒙蒙清光。

    二人一妖起身,对掌门打过稽首便欲离去,正此时,茅沧海忽然叫住寅虎,把他搞得愣住。

    “虎妖,你跟着李辟尘,也有一段时日了吧?”

    茅沧海望向李辟尘,感应到茅沧海的目光,后者点点头:“禀掌门,寅虎跟随我也有一段时日,他是个天成的妖灵,不是吞噬血肉修行的恶兽?!?br />
    “嗯,他心性不错?!?br />
    茅沧海忽然伸出手来,一道灵光打入寅虎眉心,后者顿时眼前一懵,只见到无边清光袭来,有狂风大作,云雾山川汇聚化作一头猛虎模样。

    浩大的天音回荡在他耳中,只听得掌门道:“你跟随李辟尘时日可久,未有怨言,无有二心。你既是天成妖灵,也可习大道真法。所谓云从龙,风从虎!大风起兮,气吞万里如虎,这道啸虎生风的《九关伏虎真解》便传授给你?!?br />
    “此经中,所述人有九窍,需降心虎,虎有九头。而你,亦要降服心虎?!?br />
    得茅沧海传授仙法,寅虎从恍惚中回神,再看掌门真人,顿时跪下拜服,自此也算太华半个弟子,入了仙籍,不再是山野妖灵。

    “弟子多谢掌门真人!”

    寅虎恭敬行礼,李元心与李辟尘也是对着掌门行礼,随后二人一妖转走,姜壶于门外相送,行一段路程,二人一妖与姜壶别过,互相打过稽首,驾起云头下了太华峰。

    刚下太华峰,至太华山中,李辟尘脚步落地,忽的心中有感,黯淡的双目朝前方虚无处望去,在那里,一尊带着斗笠的道人静静站立,似乎早已等候多时了。

    李元心来至李辟尘身旁,见到那人,顿时面显惊讶之色,他肃正衣冠,对那斗笠道人打个稽首,后者也是一丝不苟的还礼,道人转头,一双眸子隐在斗笠下,望着李辟尘。

    滔天的水气弥漫开来。

    “我等你多时了?!?br />
    声色空灵,无有半点其他杂音。李辟尘对他行礼,末了,道:“敢问,是雨脉哪一位真传?辟尘惶恐,不知真传等候辟尘,有什么要事?”

    斗笠人似乎有些沉默,过了约莫半盏茶,他开口,道:“赵无悔被我关了禁闭,坐‘守空潭’中一年?!?br />
    李辟尘眉毛微微动了动,不知道他是何意。

    斗笠人忽然大笑起来:“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br />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