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零四章 小逍遥 东临碣石,大逍遥 以观沧海

第一百零四章 小逍遥 东临碣石,大逍遥 以观沧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老人停下脚步,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前方石阶比以往斑驳了些许。

    左侧一株老树少了一根枝桠。

    山中多了些凡尘才有的生灵。

    上山前的坏天气变得好转了。

    “这是幻境?!?br />
    老人缓缓开口,语气中有些了然。

    “有人在指地锥前?!?br />
    把他们南山修士以幻境困住,而且也不是魔道的手段,那么便是其他的玄门仙家了,当是从内陆而至,不晓得南山北海的规矩。

    北海不敢跨入云原,因南山之中有大能。

    南山不是九玄,但胜似九玄。这里是诸多散修的朝拜之地,山岳林立,每一座峰都有一个传说,同样都有一尊神石坐落。

    每一座山峰都汇聚了无数的修士,久而久之形成了门派,而散修中,不断有新的道人来此朝圣,观诸多奇石,以窥视天道至理,求得一二真法。

    南山为圣地,来者不得动用法力,这是对先贤的大不敬,同时也会惹恼诸多仙人。

    老者是一尊人仙,为沧海宗第二十二代掌教,他们是一个古老的宗门,其历史几乎赶得上部分仙玄之山,只不过实力一直不是很出众,故此隐在南山之中。

    想要成为仙玄山,其宗门内至少要有一尊地仙。

    而成为福地,宗门内要有地仙之上的修士。

    就像太华山,茅沧海是地仙真人,他是掌教,但在太华山镇岳宫中,他并不是道行最高的人。

    老人手中铁棍连点地面,于这方幻境之中开辟一条通道,前方忽然化出大海,有大青鱼大红鱼争相跳跃,老人手中铁棍再点,大海之中升起通天大路,路中显化台阶,他带着一群弟子踏上台阶,缓步朝上方走去。

    少女眨了眨眼,对于那个在山顶布阵的人感到好奇,边上的师兄们也在窃窃私语,此时她听见道行最高,修行最好的祁师兄开口:“这幻境厉害,如果师父不在,恐怕我们都要被困在这里?!?br />
    他是掌门老人的嫡传,与少女和其他师兄不同。

    “祁师兄说的是,这布幻之人恐怕是不想其他人打扰吧,当是内陆的仙家,来自云原深处,不知道南山这边的规矩?!?br />
    “我们不是习武之人,若是凡间练武者,这般就算是挑衅了?!?br />
    一名师兄开口,边上有人低声摇头:“不,这也是颇得没有规矩了,只是南山不比九玄,若是太华山,太伤山,太真山这些地方,你们且看,若是有人敢这样做,怕是早就被撵出去了?!?br />
    “既入仙门,规矩还是当知道的,大逍遥未曾得,去悟小逍遥,却还落了下乘。逍遥不是无所顾忌,这般道理都不懂,枉称仙人?!?br />
    有人叹气:“毕竟南山不比北海出名,许多仙人,恐怕都没有听过南山的名头吧?!?br />
    “现在不是三千年前了?!?br />
    师兄弟们互相交谈,少女不时间也插上两句,就这样也让这姑娘喜笑颜开。

    老人在前面走,后面弟子的交谈,一句一字都不落的进入他的耳中,他摇摇头,目光有些悠长。

    南山确实不是三千年前的南山了。

    如今天下只知北海,不明南山。

    一行九人缓步上山,凡所过之处,古木扫过石阶,清风吹散沙尘,自动为诸仙人开道。

    山顶处,李元心察觉到山下来客,那人仙气息隐藏不住,隐隐有暴烈的水道意弥漫,隐约之间似有波涛翻转。

    于是李元心上前,对那老人打个稽首。

    老人上山,目光移动,掠过李元心,无视寅虎,看向盘坐的李辟尘。

    轰??!

    似乎有一股咆哮的洪流在老人眼中显化,那是纯净的,不染半分尘埃的洪,没有浊色,似天地初开第一次的大水,浸染了荒原大地,让万物焕发生机。

    那浩大中正的水道真意显化,让老者心神都在震颤。

    在这目光中,李辟尘宛如化身成了亘古的水神,他的身上披着九霄绫华,又化作一头阴阳大鱼,脊如山脉,横贯不知其几千里也,在大海汪洋中起起伏伏,吞吐日月天光。

    大鲲!

    老人的神色变得震骇,这股水道真意包容万象,隐隐中,要把他自身的水道修为也纳入其中,成为那年轻道人的东西,如纳天下万法,中正平和。

    他的嘴唇缓缓蠕动,似有一口气淤积在胸膛,剧烈起伏,迟迟不得散去。他的身躯缓缓颤抖,目光死死的盯着李辟尘的背影,直至十息之后,他才吐出一个字来。

    “好!”

    这个好字初时高亢,很快便隐没下去,老者让自己的声音消失,涨红的面色也变得缓和,慢慢的居然笑起来,似乎心结破开,一朝堪破,悟得大道了。

    那声音消失,老人似乎是怕惊扰了李辟尘,他身后,那些弟子看见李元心负手站立,眼中平淡,只是无意的盯看着他们,于是想要出声,却被老人直接拦住。

    “你们看谁?”

    祁师兄不解,低声道:“师父,我们该去制止他?!?br />
    老人再言:“你看谁?”

    “当然看的是那负手的道人?!?br />
    祁师兄理所当然的回答,因为另一人在修行,自然不好去叨扰,那么剩下的,虎妖除去,自然只有那负手的道人。

    老人目光中有失望,手中铁棍动了动,叹息道:“你们该看的是那个修行的年轻道人?!?br />
    “没让你去叨扰,也不得叨扰!旁人的修行,旁人的道。他的水道远超我,远超我?!?br />
    “远超师父?!”

    祁师兄震惊了,过了半响,笑道:“师父,您这是激将我呢?”

    “这里是南山啊,沧海宗立派数千年,虽不是九玄,但深得水道真意,师傅更是玄光境的人仙,那两尊道人,盘坐的那位,明显只是筑基的修为?!?br />
    老人听他话,又是大叹一声,连连摇头。

    他看向李辟尘,那股水道真意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神,他想去观摩,但又怕打搅了这股意境,只敢远远的观看,却是无法朝前挪动一步。

    老人深深的吸了口气,站在原地,持着铁棍,微微低下头颅,如同谦虚的学子,正朝一位比他年长的先生请教学问。

    这般姿态让诸弟子震惊,那少女更是朝李辟尘望去,看着那年轻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波澜。

    自东朝西,由南向北。一人面对一石,一石面对一海。

    李辟尘观摩那神石入灵境,口中喃喃自语,却是说出声来。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