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零五章 古仙法 太华山人,无心过 道法难传

第一百零五章 古仙法 太华山人,无心过 道法难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李辟尘从灵境中恢复,恍然苏醒,他站起身来,一双眸子黯淡无光,隐隐有幽光在其中流转。那些是幽冥真气,此时李辟尘修行洪虚太清的大神通,观指地锥,看沧海,悟真意,将原本无形无相的幽冥真气显化出来,于双眸中流转。

    虽然依旧看不见光明,但幽冥真气已然显化,不再隐匿。

    而直到此时,沧海派的掌教,那位老人才挪动脚步,先是对李元心道过稽首,再看寅虎,想了想,只是点点头,没有其他表示。

    寅虎虽然入了仙门,为天成妖灵,但本身仍旧沾染一个妖字,不入真流??銮宜辰缣?,四?;刮纯?,老人对李元心施以道礼,乃因对方也是人仙,与自身平境。

    “这里是南山,不知几位是何处的仙家?”

    老人开口,目光移动,盯着李辟尘,此时后者已经转过身来,而那双眸子落入老人双目之中,却是让他浑身一震,心中一口气息起伏,却是狠狠一叹。

    有如此水道真意者,居然是个瞎子,当真是天妒之人。

    李元心对着老人开口,打个稽首:“我师兄弟三人自太华山来?!?br />
    太华山弟子!

    祁师兄和其余师弟师妹顿时一惊,此时李元心道出身份,却是让他们有些愣了。反而是老人,他点点头,似乎早已明晰一切:“果然是九玄中人,有如此水道造诣者,除九玄外,云原再难有宗门可出如此弟子?!?br />
    李辟尘摇摇头,谦虚道:“前辈谬赞,这水道非我悟得,乃是传自一门古仙法?!?br />
    “我主修是雷道,非是水道?!?br />
    老人的瞳孔微微一缩,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手中铁棍抖动,面色平淡,只是脸颊微微抖动,最终,都化作一声叹息。

    这便是机缘,有缘者得之,无缘者不见。

    他沧海派修行水道多年,立派北海之畔,却依旧默默无闻,虽历史悠久,知晓诸多秘辛,却一直无缘踏入上宗,只能在微末之中立足,成不了大派。

    刚刚那股意境已经化出大鲲,老人相信,若是把那古仙法给自己修行,百年之后,当可直指地仙。

    老人身后诸多弟子静默,对方主修并非水道,却比他们这些修行水道数年,数十年的人还要精湛,甚至光论阐道之理,已经越过人仙。

    老人静站半响,最终悠悠一叹:“可惜可惜,真的是没有缘法,如此古仙法,当真是有缘人才能得之.......九玄底蕴深厚,气数绵长......”

    少女眨了眨眼睛,忽然笑嘻嘻的开口,对李辟尘道:“师兄,你的水道造诣那么高,能不能把这仙法传授我们一点?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她修道年月不多,乃是真正的二八年华,况且在南山中,诸多门派之间常常以法诀互相印证,除去根本之术,经验之谈倒也时常交流,故此她说这话没什么顾忌。

    但古仙法,与寻常道法不同。

    李元心观她赤子心性,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而李辟尘更是歉意的摇摇头,刚要开口,忽然,那老者手中铁棍猛地朝地上一捣,整张脸涨的通红,与之前道骨仙风的平淡模样全然不同了。

    “秦萱,住口!”

    他愤怒的转头,手背上青筋暴起,握得铁棍嘎嘣作响,斥道:“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

    “你不知道.....古仙法与道法是不同的,那是传承,是有缘人得之的......以逝去的仙人,魔人,神人,把自己毕生的心血凝聚在书本,玉简,宝物中,希冀有后来者能够继承他们的衣钵,把这道法传承下去,千古流传,永不磨灭!”

    “我没有教导过你.....因为南山没有古仙法,这是我之错!”

    老人胸膛起伏,少女秦萱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身子,她第一次见到自家师傅动此等雷霆之怒,边上,那师兄们纷纷求情,请老人息怒。

    边上一名师兄叹气,对秦萱低声道:“小师妹,你入门时日尚短,不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古仙法不能外传,所谓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更何况请太华山仙人传法,这简直就是大忌讳?!?br />
    “仙人之间,古仙法都是不能外传的,包括师徒。须知这是旁人的机缘,你羡慕不来,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强行夺取,只会摊上因果,惹出不必要的劫难?!?br />
    这是门内一位长老的弟子,名唤丁任水,其心性修为都是上乘,为人和善。若是论起道行,甚至还在祁师兄之上,平时为人低调,不喜出风头。

    见到老人仙动怒,李元心连忙开口,示意无碍。

    “您这弟子乃是赤子之心,若修水道必然有所成就,之前话语之间也是无心之失罢了?!?br />
    他说完,又对老人打过稽首,真诚道歉:“说起来,之前我不晓得这里是南山,任凭我师弟施展幻法,实乃大罪过?!?br />
    李辟尘同样道歉,对老人仙道:“之前不知这是贵宗道场,无意施展幻阵,多有得罪。作为赔礼,虽然古仙法不能外传,但区区水道经验之谈,我还是能讲述一二的,当然,只要贵派不嫌弃的话?!?br />
    听见李辟尘如此讲,李元心愣了愣,但想到这虽然是青箬笠传的水道,但区区经验之谈确实没有什么不能传的,仙门中,是法不传六耳,而不是经验、道理不能外传,如果那样便是固步自封,难有大成就。

    只要不涉及道这仙法根本,那都是无碍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把此法讲述出来,那听法的人也不一定敢于去修行,甚至还会自己把自己的记忆截断,舍弃这些法诀。

    原因便是因果,他们不敢沾染。

    听得李辟尘如此说,老人先是一惊,随后激动的有些颤抖,之前李辟尘的水道造诣已经超过他这个人仙,这与修行境界无关,神通高下没干系,只是单纯的阐述道之理念,当下他对二人谢过,又道之前自己弟子言语不当之罪。

    少女秦萱见到自己师父又高兴起来,不由地也是露出笑容,她松口气,拍拍自己胸口,嘟囔着:“以后可不能乱说话了?!?br />
    哗啦!

    忽然,指地锥开始摇晃,同时以不规则的路线进行晃动,风的势头开始起伏不定,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老人原本面有欣喜,此时却猛地沉下去,对李元心、李辟尘、寅虎道:“几位还请随我回宗门,北海乱将起,那些魔头又要有所动作?!?br />
    “十万魔兵攻南山,魔潮要来了?!?/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