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四十章 匪无劫 摧心镇神,道人言 诛命诛心

第一百四十章 匪无劫 摧心镇神,道人言 诛命诛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那个野性的女子瞳孔猛地收缩,她僵硬的转过头,自己身边只剩下二十二匹战马,而原本坐在上面的人则早已滚落在地,喉处染血,没了性命。

    她心中忽然涌起一丝恐惧,耳边又听见那折箭的少年道士开口,指挥那持枪的道士在大阵中横冲直撞。一声巨响,又听得数道惨叫,于是举目望去,却是第二重大阵已经告破。

    马匪终究是马匪,占得上风便嗷嗷乱叫,士气高涨,但若是被对方逼入绝境,落在下风,顿时就会自己慌乱起来,时间一长便是不攻自破的下场。

    大阵内头颅冲天而起,叶缘手中玄黄大枪横扫,此时已杀了不下百人,转眼间两百马匪去了一半,那剩余的人看见这尊“少年”杀神,都是心中惊惧,待到叶缘那目光朝某一处望去时,那处马匪居然吓的崩溃,却是策马回走,离开了大阵!

    一人走而数人走,马匪们开始慌乱,不断有人离去,就在此时,那杆玄黄大枪又是戳来,刹那间又斩数人落马。

    女子此时终于明白眼前的两人是硬骨头,这一次的买卖亏得大了,她狠狠的盯了叶缘一眼,又把目光投向李辟尘,死死的记住了他的样貌,忽的仔细一看,却是吃了一惊。

    “这是个瞎子?!”

    一时间,有一股奇耻大辱从心中涌起,女子咬了咬牙,面色涨红。她不曾想到,堂堂纵横大漠的马匪相映红,如今却是栽倒在了一个瞎子的手中。

    关键是这个瞎子还如此厉害。

    “撤!”

    百般思量,她终于是做出了决定,开始呼喊着撤退,她胯下那匹骏马嘶鸣,这是匹汗血种,号称能日行千里,此时踏着蹄子,载着它的女主人开始回走,四蹄张开,如风般退去。那些马匪得了首领的示意,忙不迭的驾驭各自马匹逃走,一时之间群马嘶鸣,第三重大阵不攻自破。

    “该死,该死!等着,只要你们还在大漠天寒,我就一定能找到你们!今日之耻,来日必加倍奉还!”

    相映红心中愤怒,只不过她想的挺好,可惜,现实却不容得她如此。就在汗血马奔跑的时候,天空上忽的传来呼啸之音,只见一柄神兵遮天,从后方飞舞而至,如山似岳,轰的一下砸在汗血骏马身前,瞬间把这马吓的前蹄扬起,而女马匪头子也是惊呼一声,砰的从马背上摔落在地。

    汗血马受惊,回身跑开,相映红摔在沙漠中,这一下把她的胳膊都整的几乎脱臼,她愤怒至极,抬眼看去时,却见一柄被木头包裹着的巨大石剑矗立在她面前。

    四周的马匪早已跑的精光,此时两道身影走来,站在相映红身前。

    叶缘踏步,此时大枪直接抵着相映红的脑门,那杀气凛冽,他默默算了算劫数,发现没有多重,心道果真是一群恶徒,这便好了。于是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容,此时他似乎又化作枉死城的魔头,语气森然:“贱婢,可还有遗言说?”

    那大枪不是距离眉心半寸,而是已经抵在眉心上,只需要稍稍一用力,瞬间就会贯穿头颅。

    相映红盯着叶缘,双眸湛湛,稍稍沉默,却又忽然妩媚一笑,那只素手伸出,在枪尖上划过,有鲜红的血液滴落下来,她对叶缘道:“这般俊俏的人儿,想来当会怜香惜玉,不会是个喜欢杀生的主.....这副皮囊也是甚好,若是愿与我一夜春宵,那便是死也值了?!?br />
    她话语哀愁婉转,却又有一种渴望,叶缘听闻顿时浑身一紧,那怒气忽的就达到顶峰,猛地一声呵斥,却是有一丝神音隐隐透露!

    “凡女,你可知本尊是谁?!”

    神威外泄,这是他身为神灵本就拥有的特质,生而为神者,自统御一方天地,不论大小,南至天涯北达海角也罢,掌中日月方寸山河也罢,便是掌一井水,也可称一个神字。

    为神者,尊天地之道,行天地之法,受天地之令,得天地之造化,以天地为最上,乃造化所铸,代天地而行者。

    相映红被那神威一震,顿时脑海里懵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叶缘见到这种状况,顿时心中又怒,想到若非自己法力被封,神威怎么可能只有这点威力。

    “有话好说,咱们还有事情问她?!?br />
    李辟尘走上前去,“看着”那女子,相映红也看了看李辟尘,刚要说话,忽然听得李辟尘出言:“不要说些没有价值的话,你落在我的手中,任何心思我都能够堪破,你嘴上说的不过是些风尘的混账话,想着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日之耻来日必报’、‘便是卖了身去,又快活了也留得性命,勾引两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人’?!礁盏哪凶尤绾文芸棺∨佑栈??’?!?br />
    相映红顿时惊?。骸蹦阍趺?....“

    ”我怎么知道你心中所想的?“

    李辟尘笑起来:“啧,你倒是个欲求不满的女子,说你好是忍辱负重,说你差是人尽可夫,说你计是不择手段,说你乱是狗走狐淫??上Э上?,只是你这幅臭皮囊生的好看,脑袋里却是住着个肮脏的蛤蟆?!?br />
    “哦,这么说倒是又侮辱蛤蟆了,牲畜尚有羞耻之心,你却不知。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矣?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便是拉下面皮,想要和我,亦或是这个家伙一夜春宵,那也可以,不过潇洒完后,回头我们把你绑了去,废了你的武功,给你卖到青楼妓院,或给其他马匪帮子送个人情,让你做个压寨的夫人或是发泄的夜壶,这都是可以的?!?br />
    “你现在的价值就是给我们指路,指路指错了?没关系,大漠天寒辽远大地,找个地方给你埋了便是,等过个几日,尸骨一烂,估计就有秃鹫野狗来此觅食了吧,你手上沾的血也不少,杀了我等也无劫数。大漠这么广袤,马匪这么多,再抓便是。杀你一个不少,留你一个不多?!?br />
    “知你心有不服,我还有一道给你点出,你若是能把我那兵器举动,我便让你离去?!?br />
    李辟尘一通话说完,相映红却是脸色又红又白,她想说的话都被堵了回去,嘴巴张开,想要露出个笑容,却只是冷笑又是惨笑。

    “呵呵......”

    相映红不说话了,她的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头却又有一股恐惧的感觉升起,让她浑身冒出冷汗。

    叶缘盯着李辟尘,却是如同第一次见他似的,心中暗道:常言道读书人的笔如斩魂钢刀,口诛笔伐杀人无形,这牛鼻子一通话说出,半个粗口也无,却是句句如刀般扎在这贱婢心头,真的是诛命更诛心。

    相映红到底在大漠纵横多年,她站起身来,望向了几步外的照地青,便要伸出手去,她朱唇轻启,开口颤声问:“举起来便可走,当真?”

    “当真?!?br />
    李辟尘冷眼看她,相映红轻轻吸了口气,双手握住照地青的剑柄,刚要拔起,却又听李辟尘一声言语。

    “此兵重一藏之数,连柄共五千零四十八斤?!?br />
    相映红的手顿时僵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