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下青云 剑指天寒,五花马 万古销愁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下青云 剑指天寒,五花马 万古销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下九关】,刀长四尺九寸,通体纯白,为【无烟石】与【鸣金铁】所铸。 暗合道理,寓意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而那九寸,一寸长一寸恶,前九寸最是锋利,有轻灵之意,后四尺则极为厚重。刀身上有百炼卷纹,中央有一道血槽,样貌凶恶。

    九关意为九天之关,百洲之人,若是境界不到便强行肉身入洞天,那就需过九重天关,九天在上,于第九关朝下望去,下九云霄正如同九地,此刀名便是取自此意,意为自九天之上斩落,断人头颅取人性命,前九寸对应九天关,故名“下九关”!

    【老龙吟】,剑长五尺一寸,通体灰暗,为【云水石】加【游龙铁】所铸。暗合道理,寓意大道五十遁去其一,后之一寸,正是取性命之物,一寸长一寸险,最是锋利。

    龙吟意为龙鸣,即真龙吐气,嘶嚎九天,从江河湖海中起,虽老但不消其锋芒,而龙之一族,越是年岁长久,便越是强横,真龙五千年,便可道一声老龙,称一声龙王!

    二兵皆是人仙重宝,【下九关】对【老龙吟】,正是刀自天劈,剑自地起!

    杨安石九年铸刀剑二心,一年于洗剑池旁悟得刀剑至理,得势与意。他抖开衣袍,对前方道人跪下,恭恭敬敬行三叩之礼,而后起身,此时道人开口:“下山先缓,因果仍缠,你要去个地方。他关山月既夺你徒弟,那你便要去天寒州见他一见,想来,这一面,你等了也有十年了?!?br />
    杨安石恭敬又行一礼,告谢师傅,转身出了大殿,而就在此时,道人缓缓开口来,唤门前两只大虎:“渡石桥,送你师弟一程!”

    那两只大虎原本正在说着什么,忽然这一声,那“渡石桥”猛地一愣,而边上“缘石径”则是哈哈大笑起来。

    “输了吧,让你之前不去带垂定师弟,如今可要跑一趟天寒州,看看累不死你!”

    “南山无垠,北海浩淼,你可有的路程走了!”

    大虎咧嘴,另外一只则是哀嚎起来,而后摆摆脑袋,狠狠瞪了一眼那幸灾乐祸的同胞,对杨安石道:“师弟上来吧,可要坐稳了?!?br />
    虎类其实是不适合作为坐骑的,因为它们在跑动时,身子骨会有起伏,全身皆在动作,尤其是背部,而有人坐在上面,会对虎、豹、猫的跑动造成影响。

    故此凡骑虎之人皆是侧坐,正是这个道理。不过石虎乃是天地灵精所化,不在五虫五圣之列,全身皆是神石构筑,自然没有这个缺点。

    杨安石对渡石桥道声谢,于是身子一动,脚底升风,只是转眼间便已稳稳当当坐下,渡石桥抖了抖虎头,仰首虎啸,震彻青天!

    四爪如风似电,踏云裂山分江海!

    云海两分,大道通天!

    一人骑虎下青云!

    .....................................

    .....................................

    .....................................

    山前城寨有人影幢幢,人头攒动。相映红被捉,这些逃回去的马匪把消息传入了寨子里,故此整个五花寨里已然都是人心惶惶。

    李辟尘与叶缘朝前行走,二人前方便是相映红,她不曾被束缚,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神色已然平静下来。

    “寨子里最好的马是五花马,我们寨子又称五花寨,正是因为其中多产良马,真正的五花马,一日数千里不觉疲累,有龙马血脉,接近仙种?!?br />
    相映红开口来,叶缘听了听,笑道:“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这确实是比我们用腿走快得多了?!?br />
    二人不曾告诉相映红法力被封的事情,也不可能告诉她。故此相映红听得这话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认为他们是五精或是四海境的修道者而已,不达三火境界不可御气乘风,叶缘说用腿来走,这很正常。

    在她心中,这二人不用法力,光是武力便已登峰造极,便是千人围上也奈何不得,跑是不能想的,那年纪稍小的道士能窥视人心,半点外念也不得起,故此她心中早已歇了大半的心思。

    李辟尘忽然言语:“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诗一出,叶缘顿时觉得有些熟悉,在脑海中细细过了一遍,只觉得好生耳熟,但又有些说不出的陌生,于是便对李辟尘问:“牛鼻子,这是你写的诗句?”

    叶缘虽然吞掉了真正叶缘的真灵,但只是继承了部分的记忆,那些经验手段,一些词汇倒是全都与他自身真灵融合,其实,当初那个“叶缘”真灵想要夺舍他未曾功成后,便被他自身真灵消灭,而借此唤醒的是本身的真正真灵,那道真灵是被彻底吞灭,而非融合。

    “当然不是我写的,他人之功,我不敢吞占,而且这还是一位极有名气的人写的,但想来你是不会知道的。这是在我故乡凡尘中,过往岁月里一位很有名气的人所写?!?br />
    李辟尘当然不会说出李白的名字,便是说了也没有意义,而他所念诵的这句诗词正是《将进酒君不见》的最后一句。

    “道长这句倒是挺有意境,五花马千金难买,便是万金也不得见........”

    相映红开口来:“我们五花寨也做马匹生意,只不过卖出去,然后再抢回来,再转手继续去卖。抢马的自然有专门抢马的人,卖马的也有专门卖马的人,便是夏朝军队,也曾在我寨子里买过五花马儿?!?br />
    她说着又苦涩一笑,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那易水寒统了所有马匪棒子,我们都是他的下属,却又可以随时抛弃。想当初,入伙倒也简单,去那邙山,拜三拜,奉三茶,刀子在身上剐三剐,再叫声祖师,或唤声大哥,那便算入伙去了??上?,入伙容易出伙难,入了行当便没有了回头路?!?br />
    “道长,我知你想,既然有马匹生意为何我不好好去做,还要当个马匪。其实实非我愿,实在是易水寒逼迫的紧........”

    相映红话没说完,李辟尘忽然开口打断她:“前者话真,后者真中有假,莫要诓我了?!?br />
    “你道真真假假掺杂,我便分不出么,可笑可笑?!?br />
    相映红沉默了,半响无奈叹气:“道长勿怪?!?br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