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相周流 魔道散人,火铳现 剑劈铁丸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相周流 魔道散人,火铳现 剑劈铁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对于这个情况,相映红并不意外,自己被两个道士捉了,还被带到五花寨中取马,这般情景,定然让许多头领起了异心。

    相周流是自己义弟,当初自己收他便觉得他有广大野心,正是看中这点才将他收为义弟,女子都喜欢有野心的男人,便是相映红也不例外,没有野心的马匪不是一个合格的马匪,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把五花寨带上巅峰。

    但她也未曾料到,自己会落入两个修道者的手里。

    不论是相映红还是相周流,彼此心中都明白,二人这义姐弟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相映红需要他相周流管理马匪下属,同时为人敲响警钟,而相周流想要借着相映红的影响力在这一片站稳脚跟。五花寨虽然在武力规模上排不到前二十位,但生意却是遍布大半个天寒州,那马匹的买卖,打出了名气。便是千万里之外还有人不辞辛劳前来求马。

    况且相周流是魔修,对于他来说,相映红只是跳板,随时可以舍弃。

    这家伙是个魔道散人,说来也戏剧,当初相周流走投无路,快要饿死时被一名重伤的魔修捉住,本是打算把他炼成大药吞了的,但却阴差阳错被他吃了一味药材。魔修炼药与仙道不同,他们多采毒物炼化,凡间有句话“是药三分毒”,但到魔门这里,却成了“是毒三分药”了。

    一味药缺,则满盘皆错,那魔修自己把自己毒死,却让相周流走了个狗屎运,其实也是他自己造化,若不吃那药草,也就不会成这时局面。

    这魔修境界不高,身上带着的功法也少的很,仅有三本册子,于是相周流便习练起来,一来二去,倒是给他误打误撞开了八脉,半只脚迈入了魔道之中。

    魔道多坎,他修行不久便沉醉在那种感觉中,他似乎生来与魔门契合,心狠手辣,歹毒狡诈,而不久后他便遇见相映红,二人做过一场,他便投了相映红的马匪帮子,又因为二人同姓相来,若是按照寻常人家的说法,五百年前两人祖上说不定还是一家。

    相周流站在不远处,见着相映红与她身后两个道士,冷言冷语:“羊作虎,我这姐姐也是栽了个大跟头,不过这下子可是没有爬起来的时间了?!?br />
    他看着那两个道人,尤其是李辟尘,心中有些不安,这道人总给他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若非自己修行的那三卷魔功中有一卷古怪,记载着压制心绪浊气的法门,怕是之前便被对方找出来了。

    这人不死,他心中不定,相周流自从修行魔功以来,冥冥心感向来很准,那持枪的道人也就罢了,这负剑的道人必须要死,因为那股惧怕之意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且这次两个道人胁迫相映红,来五花寨夺马,于情于理,他都有杀死这两人的理由,至于相映红,那只能说是运气不佳,失手误杀了去。

    马匪无情,不是某山好汉,不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只为**而活,况且他们现在都是剑鬼易水寒麾下,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善者,杀人何须理由?

    便是硬要找个理由,之前说的也已经够了。

    相周流记着那道士一双眸子黯淡,其中有阴冷恐怖的气息,那不似阳世的力量,仿若幽冥海的注视。

    只是一瞥他便记住了对方,这道人已被他列入必杀的名单,包括另一个也不得活命,都要与他姐姐一样,该去幽冥作伴。

    “寨子里有大阵,区区两个修行者,怕是境界尚在五精四海徘徊,还需要马来当做脚力,手段不高,只是武力稍显骇人罢了,不需怕?!?br />
    “不过完全准备尚且要得,那三百骑派出,两百步聚于寨前,弓弩手可都要准备好,还有那新的好玩意......至于姐姐,你们可要看准点,别..误伤了去?!?br />
    他把误伤两个字停顿了一下,于是四周几名头领互相交换目光,其中都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手下这帮马匪们的叛变,相映红早已预见,之前自己尚在大当家之位的时候,早已知道这些头领生有二心,并且有部分已经投靠了相周流,这些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她自认为有手段可以将他们镇压下去,但不曾料到,这一次自己被捉,却是让这些人提前动了。

    “我弟弟看来已经等不及了,五花寨大当家的位置空了几日,他这一回来,便是正好时机成熟,准备下手了?!?br />
    相映红看着眼前的诸多头领,对那出声者哀笑:“何长事,未曾想到你也叛了,看来我弟弟收买人心的手段倒是厉害,连身为我亲信的你也已经拉拢了过去?!?br />
    那头领低了低头:“大当家的,识时务者为俊杰,相统领手腕高超,心有计谋,胸有城府,我们这些人,跟着他有好处拿,既若此,不如搭把手,把相统领扶上位?!?br />
    “大当家的,对不住了,多年受您照顾,这次老何我......”

    何长事又是抱拳,却是言语止住,眼中有说不尽的歉意,但很快便转化为冰冷。

    相映红叹口气,摇摇头,只是冷笑了两声,而李辟尘与叶缘对这种情况并不意外,马匪毕竟是匪,平日里虽也互相道声兄弟,可这兄弟,实在是笑里藏刀,怕不是什么时候就没了命去。

    叶缘笑了起来:“今日刚得神骏,便有一群鼠辈试手,当真好的很?!?br />
    “怎么,想要开杀戒?这时候又不怕劫难缠身了?可莫要上头,等你我二人化作人仙人神,这些成仙化神前所积攒的劫气可都要还回去!”

    李辟尘呛他,叶缘只是道:“若是能好好谈论一番便走我也愿意,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人更不不遂人愿?!彼低瓯愠畋俪究人粤肆缴?。

    “那我也打吧?!?br />
    于是李辟尘摇摇头,照地青猛地朝地上一砸,顿时这片沙地都颤了一下。

    相周流站在远处砂石墙上,拍了拍裤脚蹲了下来,他盯着李辟尘,又顺着叶缘扫视到相映红身上,微微叹口气,手指轻轻在墙土上叩了一下。

    “砰!砰!砰!”

    数道声音忽然响起,只是瞬间,李辟尘便已经把照地青抡了一圈,待到再度放下时,那半空中哗啦啦的掉下七八枚被劈开铁丸。

    在看到这些东西的一瞬间,相映红猛然就是一惊,朱唇启来:“是.....火龙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