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五十章 催命歌 枪染赤血,太华人 顺逆天心

第一百五十章 催命歌 枪染赤血,太华人 顺逆天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才换了几骨,就敢在我面前施展魔道功法?活了也不少年纪,与那些散修打交道也不止一次,还如此天真?”

    “不过若真是五精四海的小门道士,没有什么护身的法术,肉身不得凝练,仙骨道躯有瑕,今日怕是真要遭你重伤??上?,我二人俱是筑基玉液的道者,便是没了法力,也不是这些区区凡尘弓箭火枪能伤的了的?!?br />
    李辟尘喃喃自语,相周流被废墟掩埋了半个身子,此时口中不断咳血,那一箭射穿了他的喉咙,幸而他修行吞天魔功,这才没有当场毙命。

    纯阳气血可破邪祟浊魔,相周流不施展魔功倒也罢了,他这一施展,却是差点被直接射死,便是李辟尘没了法力,可肉身仍在,当然不是一个区区换骨境界的魔道散人就能制服的,况且这相周流还学艺不精,之前那魔气在李辟尘看起来实在是弱的可以。

    手指再搭,大弓如满月,那金乌箭疾,化作流光再度射出,箭穿天灵而过,又将一名头领直接钉死在地上!

    又一层大阵高破,这一下,所有人都开始惊惶起来,他们见到相周流被杀,从寨墙上坠落,此时一个分神又有一位头领被射死!

    音响三下,箭化风雷,于这一瞬,鲜血飚射,一人倒旋着飞出,头颅被扭,却是又被一箭射穿了脑袋!

    这声音如同幽冥海中那位天尊催命的高歌,一瞬间五百马匪人人自危,阵脚大乱!那道杀气在每个人的脑袋上瞄过,顿时让这些鸡鸣狗盗之辈浑身炸起寒毛!

    嗡的一声!又是一道箭音撕空,每一个人的心中猛地一颤,再抬头时,毫不意外,这一次果真又有一位大头领命丧当场,那脑袋如同西瓜一般被砸碎,白的红的泼了一地!

    “天??!”

    “不准退!谁退格杀勿论!”

    “死了!死.....”

    “头领,头领被杀了!”

    五花寨中的仙道大阵还未曾起,这些马匪便已经失了主心骨,开始变成散兵游勇,大阵却是要轰隆崩溃,那些马匪中,胆子小的已然开始脱阵逃命去了!

    其实也是因为李辟尘先去杀了那三个弓手,又“斩”了相周流。这魔道散人他自认为稳坐高台,却不晓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便是被李辟尘寻到了,哪里能还有逃命的机会?

    “好个牛鼻子!好!且看我破阵!”

    叶缘大笑,手中大枪舞动,扬起沙尘,那两个龙头被斩,顿时显出绝大空隙,玄黄大枪震荡,起推山势,叶缘双臂猛地发力,刹那间震塌百人!

    人墙倒飞,人仰马翻!那大阵霎时显出缺口,弱点出三,便是瞬间告破的下??!

    长枪如龙上下翻飞,每次挑起收回,必然带起一串血花,紧接着来的便是数个大好头颅!

    叶缘此时似乎又回到曾经魔影真身,再不似神道姿态!大枪舞山岳,抬手撼苍茫。

    那马匪大旗被砍倒,叶缘一手持枪,一手擎旗,身子连打跟斗,如神猴入世,挥舞铁棍扫荡乾坤;大枪连抖,血染苍穹,正是天外有神箭落世,阵中有大枪荡尘!

    箭羽枪缨染赤血,天人降魔踏尘埃!

    马匪四散,那些头领一死,剩下的便是小头目呼喊也全然不顶用处,而每当有一人高喊死战不退,天外便有一根神箭射来,于是又有头颅倒旋,扯着那身躯直接砸倒一片人马。

    再看这种情景,哪里还有人再敢高声呼喊?此时心中想的俱都是如何逃遁,再不敢多言半个字。

    “马匪之流,终究是乌合之众,比不得正统军队,便是让你们侥幸赢了一两次,也算不得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

    李辟尘从高台上一跃而下,手中大弓沉重,身后背负一十五根浑铁箭,从箭尖至箭身俱都是纯铁实心,此时插在牛皮囊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与寻常羽箭大不相同。

    对相映红说完,李辟尘又指了指那一十五铁箭,道:“平素里多言铁箭铁箭,指的乃是下乘的箭头,谁料到你们这大弓还有配套的宝贝,浑铁箭,这下倒真的是铁箭了!”

    “八石强弓,取磐云木所造,但这手法倒是有些瑕疵,并非上乘?!?br />
    李辟尘当然有资格这么说,毕竟天下百兵出镇岳,凡是有些名头的兵刃俱是起自太华山中,那铸造神兵仙器的本事是天下一等一,这劲角弓虽然是易水寒赐下,但并非镇岳宫所炼,更非是仙法所锻,若是强行论品级,也不过是中品的削铁,且铸造手法还多有瑕疵,虽是木属不是金铁,但在李辟尘看来都是一样不成??伤普獍惚?,在凡人中却已然是了不得的东西了。

    “只可惜了那异兽截角的脊梁大筋,似这等灵物,放在这劲角弓上却是白瞎了,若是让我看见铸弓的家伙,定然要打他三拳,以怪他学艺不精之罪。这般东西,不过寻常兵刃,只能是好弓,但绝称不得宝弓二字,那铸弓的当真是瞎了眼睛?!?br />
    李辟尘把大弓收在腰上,叶缘听他抱怨话语,不由得道:“你打他三拳,那怕不是直接打死喽!还如何去问罪。不过你出自太华,自然看不上这些破铜烂铁,但对于凡人来说,已然是不得了的宝贝?!?br />
    变故发生的太快,相映红此时惊醒,耳中听得叶缘话语,明太华二字,顿时惊骇欲绝,猛地看向李辟尘:“你....你是太华山的........弟子?!”

    太华山镇岳宫!相映红心神剧震,那是九玄之地,为七十二福地之一,高高在上,俯瞰人间,便是天崩地裂,九玄也不会有半点损伤,那是凌驾于这方天地的存在,是群山仙门的魁首!

    李辟尘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难道也想像你那义弟一般,说甚么仙道中人怎可滥杀无辜么?要不要试一试,我会不会杀你?”

    这话说的骇人,对于寻常的大派仙门中教导的弟子,从小便是懂得仙凡不多言的道理,更不会滥杀凡人,即使是马匪这种鸡鸣狗盗之辈,他们也不会去动手,那一来是失了身份,二来是仙凡有别,三来是心中有点正气,多有良善,即使有恶徒在前,也不会妄自动手,因为凡人的事要由凡人去解决,仙人若是屡屡干涉,那便失了道。

    若是严重些,譬如强行去改变一个大国灭亡的命运,那便会有天劫降下。

    这正是仙凡有别的真意,凡不涉仙,仙不言凡,因为双方没有“缘”。

    但这对李辟尘不适用,他本就不是这方世界的人,即使入了太华山,也是个半路出家的野道士,虽然不能说清规戒律都是狗屁,但对于李辟尘来说,恶徒便杀,善人要救,这是天地正道,是真正的大道理!虽然知晓不得擅自干涉的道理,但到底还是后世人心性,不为此方规矩所阻。

    故此此时若是换个仙人,相映红倒还能周旋,可李辟尘就不一样,虽然修行清静经轻易不会动怒,但心如止水却杀人,则更是恐怖。

    仙道修行讲究一顺一逆,正如阴阳一般,两仪相生,一方不可越过另一方,满则溢,缺则损,消长有序。

    顺,顺的是天意,此天意有特殊之意,乃是正确之事,为顺天应人之含义。顺应天命,合乎人心,可谓替天行道。

    逆,逆的是天意,此天意又有特殊之意,这里的含义则是不正确之事,逆天,其实便是逆人,不可一昧的顺着天道而行,天意虽然绝对公正,但并非绝对正确,仙家不信命运,虽顺天道之意,但自身修行全在一颗仙心。凡世间诸事皆有逆境绝境,此时讲究的便是一个逆字,于不可能中取可能之事,以逆天之气夺一线生机。

    相映红听李辟尘言语,便苦笑起来:“妾身不敢,道长大可放心?!?br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