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云沉 黄河九曲,生灭死 洗尽尘颜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云沉 黄河九曲,生灭死 洗尽尘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师姐妹二人互相言语,荒山上,三仙皆不看,群道俱摇头。

    踏红尘踱步,马蹄踏入水中,浊流滚滚,透露着冰寒之意,又有厚重粘稠的力量在拖拽,似乎要把踏红尘拉入河底。

    这匹良驹嘶鸣一声,四蹄扯动,开始在浊流中行走,李辟尘坐在马背上,稳稳当当,神情平静,口中不断念诵经文,其中多是清静真经。

    绕黄河背上,叶缘眯起眸子,看着李辟尘动作,而相映红则是早已呆滞,同时已经明白李辟尘和叶缘原来没有法力在身,但事已至此,却也无法回头,她再看李辟尘时,眼中已经带上一丝可笑可悲的意味。

    道行不够,终究是徒劳。

    踏红尘一步一步的朝大河中走去,那滔滔浊流重水漫过它的脖颈,李辟尘的下半身也已经浸在锁灵河中,那股沉重如山的力量压塌他的脊背,似水底下有水鬼之流的魑魅魍魉在拖拽,要把他活生生拉入大河之底。

    锁灵河,鹅毛不浮,羊皮不起,木筏难过,入河者锁住真灵削去法力。

    “黄河九曲万里沙,上接虚陵第七天,只恐太近天宫不敢高声浯。这滔滔灵河,带荒山神漠,中浊流奔涌,仙神不渡!我等自凡尘起落,孑然一身,心驻真境,自不惧那大鹏登天,地龙转土!”

    “天沉沉,云沉沉,水沉沉;洗玉空命,闻清风拂乱,神游大千,若心中常静,则天崩于前不改颜色,则地覆于前不动声色,如此定性,目见人间,又何处不是仙天?”

    李辟尘忽然引吭高歌起来,不再念诵道经,转而唱起歌谣,此时此刻,他心中无比平静,那水没下他的脖颈,只剩个头颅悬在水上,却仍旧轻笑,似堪破生死,了无牵挂。

    歌谣于苍茫大漠回荡,引虬龙睁开一眸,三仙稍稍回首。

    叶缘看李辟尘头颅沉入水底,那踏红尘的身影也消逝于水面之下,心中忽然咯噔一声,却是张了张口,却又闭上了。他神色显得有些悲哀,绕黄河在河畔边上踱步,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嚎。

    “确是死了?!?br />
    “真是死了?!?br />
    “还是死了?!?br />
    三位人仙开口,同样是感慨李辟尘的死,却又发出不同的前置语,何为确是?何为真是?何为还是?

    确是,是笑李辟尘不自量力,以凡人之躯入仙人之河,此时死去,正是活该。

    真是,是讶李辟尘一身胆气,以凡人之躯入仙人之河,此时死去,正是勇莽。

    还是,是怜李辟尘一条性命,以凡人之躯入仙人之河,此时死去,正是惋惜。

    河水咆哮汹涌,一人一马入河中,半点波澜也无,虬龙于天上观看一眼,打个哈欠,却又忽然嘴角咧开,发出意义不明的咆哮声。

    荒山上三仙摇头,一仙当首,嘲弄道:“连龙尊也在讥讽,凡人终究只是凡人?!?br />
    二仙当首,略有敬佩:“话虽如此,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有勇莽之嫌,但确是一条大好的汉子?!?br />
    三仙开言,不屑却又惋惜不已:“性命为父母生,得天地孕,受日月养,如今一条大好性命就如此去了,幽冥海中再添一尊魂魄,致使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惜可恨?!?br />
    诸女道纷纷开言,大多都是嘲弄叹气,对于他们来说,凡人便终是凡人,仙不与凡言,凡不见仙踪,没有缘法也想强求,这是自找死路,怨不得旁人。

    贪念一起便失了理智,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心中皆没有数,贪多嚼不烂,吃不了兜着走,到头来苦的仍旧是自己,蛇要吞象,就算吞下了,那也会把自己噎死。

    大河畔,相映红忽然发出大笑声,她仰着头,从绕黄河的背上跌下,坐在沙子上,双目盯着河水,却又不再有表情,变得漠然。

    “公子道长,那小道长死了呢?!?br />
    她没来由的这么说了一句,而后又抱着膝盖,望着河流怔怔出神,叶缘骑在马上,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河流,蠕动嘴唇道:“你真的觉得他死了?”

    “我与他相处时间不算太长,满打满算也就半年光景,李辟尘这个人,最是惜命,却又最是喜欢赌命,他似乎对自己很有自信,却又有些谨小慎微,可以说是很矛盾的人?!?br />
    “这样的一个人说死就死了?”

    叶缘咳嗽了两声,忽然对相映红开口:“你信吗?反正我不信?!?br />
    相映红想了想,脑海里闪烁过那让她有些惧怕的年轻面孔,便也摇了摇头:“或许.....不信?!?br />
    “那便是不信了?!?br />
    两人交流,而绕黄河则是摇摇头,打个响鼻,很不屑的样子,然而下一刻一个拳头就锤在它的脑门上,让它疼的嚎叫起来。

    “你不信?”

    叶缘盯了一眼绕黄河,这良驹顿时摇摇头,又反应过来,猛地点头。

    两人一马在大河畔等待,如此过去一日,至第二日午夜,大河中仍旧没有半点动静。

    这下,相映红叹气,心道看来那小道士是真的死了,连尸体都被冲走了。

    荒山上的三仙与诸道早已不再关注这边,只是自顾自的打坐入定,这都一日半过去,便是仙人也要活活被淹死了。

    大河奔涌咆哮,连叶缘也开始动摇起来,他绝的李辟尘应该是有什么底牌,但这都一日半过去了,却是什么动静也没有,确实是,就算是仙人入河了,可被锁了真灵削了法力,在这滔滔浊流中恐怕也难以支撑一日半的光景。

    不列仙班难以在这种道河中支撑,因为身躯未曾炼成仙体,自身大道不锁,这种锁灵河最是克制不列仙班的修道人。

    时辰走动,就在此时,忽然那只虬龙昂首,开始转动三千里龙躯,那双龙瞳看着下方,却是猛然瞪得大了,一眨不眨,发出汹涌的金光。

    龙瞳如日照江河,虬龙身边雷霆闪烁,他似乎看见了什么,而这种动静也让在山顶中修行的三仙朝此方望来,于此同时还带上诸多剑修弟子。

    大河中,忽然有白色光芒忽明忽暗,时而有云雾蒸腾,浊流渐渐变得缓慢,此时只见天光震荡,于是一元起始,致此大河两分!

    悠悠的歌谣从河流中传出,随着大河分开,一人一马显化出来,道人坐驹,身不染尘,衣不沾滴水,那马儿亦如此,昂首嘶鸣。

    “浴日蒸天,得天阳地阳助,百兽来朝奉我为主;堪笑时人空有目,如肓般岂辨贤愚。太华山中铸剑,洗象池中点水,白猿捉我不得;清风拂乱叩天,看遍万象,则不如把红尘跳出,袖白云归去!?!?br />
    “一任平生来去,不入天地;堪人道破,终是洗尽尘颜!”

    李辟尘迎着前方两分大河拱手:“请道友移步!”

    声音落下,回荡苍茫,千里大河洞开,一条大道初显,通达天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