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五道人 心魔幻境,堪破难 因果当担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五道人 心魔幻境,堪破难 因果当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

    叶缘来至另一宫中,他所选的乃是一弓,此时眼前有一道光华显化,一道神光通天彻地,化作五彩霞衣,悬于前方不远处。

    那宝衣上散发澎湃之气,却是个不可多得的至宝。叶缘微微一愣,再抬头去,宫阙内古朴大气,沧桑之感铺面而来,于是心中古怪,计较道:自己怎么进了一衫宫?

    “我要取一弓,却见到一衫,这是怎么回事?那宫门上悬挂牌匾与存宝之殿不同?”

    叶缘大奇,见那五彩霞衣流光溢彩,于是想了想,觉着这衣衫也不错,便要上前去取。

    “哗啦啦!”

    那宝衣忽然无风自动起来,飘摇而上,化作五道光辉,落在地上,成就五个道人模样。

    这五个道人凶神恶煞,分别着五色道袍,从左至右,依次是青、赤、白、黑、黄。叶缘看了猛然一惊,就见五尊道人转头朝他看来,同时动作,皆对叶缘打个稽首。

    “若要取宝,还须过我兄弟五人考验,若是过了,则这‘五天灭劫净尘衣’自可拿去,若是不过,还请小友退去,外部机缘尚多,此宫不得再入?!?br />
    那赤袍道人对叶缘开口,声音沉闷,隐似雷轰,让叶缘心头剧烈震颤。

    “五天灭劫净尘衣?”

    叶缘自己念叨了两遍,再看五个道人,此时五人已然将他隐隐围在中间。

    这五尊道士面目如幽冥恶鬼,又似古之大魔,只这一下,叶缘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再眨眼,却见五尊道人已经便成五个枉死城魔影!

    叶缘又抬头,那天上化作漆黑,又有二十一道光柱落下,四周烈火熊熊,又有长信宫灯起落青烟,八只猛兽雕塑矗立两旁,而此地外却是无尽的漆黑大山高岳,是另一方天地!这方大殿他再熟悉不过,正是枉死城中,判死大殿!

    “大幻之术?!”

    叶缘心神凝聚,不敢有丝毫大意,此时这幻术显化,五尊枉死魔影朝叶缘看来,忽然动作!左侧第一位枉死城魔影出手,脚步踏罡,手中摘斗,两掌抬起似开天,浑身气息澎湃,只这一时,远方一座漆黑大山隆隆被扯起,炸碎成石,那石流化作龙头狗面的魔物,长啸而来,遮天蔽日!

    见这法术,叶缘眼中瞳孔陡然一缩,失声开口:“你是......催山死!”

    枉死城中魔影名字多诡谲,无姓无氏,那名都是生前死法,皆为苦界老祖赐下,眼前这尊魔影叶缘认得清楚,这是曾经枉死城中一尊尚可的高手,有五百年修行。玉液境中,控地搬山之法无人可出其右!

    他生前乃是被山崩砸死,一口怨气不散,正遇魔道散人,被带走炼制成鬼,后在幽冥海艄公来前,被苦界老祖偶然遇到,拿了回城,避开艄公的搜寻,将他救起化作魔影。

    那魔影自然不答,双手一合,一山化两龙,卷大地而起,山石如雨砸落,要把叶缘直接镇死。

    “原来如此,这倚帝山中道人不该见过我的过去,那如此说,这是心魔幻境?”

    心魔幻境乃是仿照心魔圣境所演化出的道法,无有仙魔神之别,都可修行布置,布此阵后,入阵者眼中所见、耳中所听、鼻中所闻、口中所尝、身躯所触,皆是由心而发,被心魔幻境抽丝剥茧,照见本心中最深处的记忆。

    而这阵外,施法之人并不知道中心魔幻境者会看见什么,这也是这阵法可怕的地方,一切皆只本身知,若是过了还好,破去一层心障,来日少去一次劫难,若是不过,则生生世世永沉在此,外界一日,幻中已过百年。

    在幻境中死去者,其真灵落入幽冥海,魂魄化入心魔圣境中去,那真灵中早已没了记忆,被洗去一切,留存魂魄中,永困心魔圣境。

    “你已经死了,死人还出来作什么乱!”

    叶缘冷喝一声,这不过是那五尊道人演化的幻境罢了,催山死早已经彻底被毁灭,在曾经他自己也是魔影的时候,这家伙就因为被某个魔道散人雇佣去,结果遭到玄门仙人当头一下,直接敲了个魂飞魄散。

    语言罢,叶缘施展神道法术,手中玄黄神枪抬起,猛然朝地一捣,枪头敲地三下,那卷动地龙顿时停住,轰的崩开。

    曾经他也为玉液,压了叶缘一头,但如今再见,这等微末伎俩早已不被叶缘放在眼中。

    “开!”

    叶缘挥舞长枪,那大枪扫开尘土大岳,要砸在这催山死的头上,只这一刻,这魔影忽然回头走,只是一下便消失不见!

    第二尊魔影同时动作,气息澎湃,手中捏起法诀,一道河流显化,黑漆漆幽沉沉,似鹅毛不浮,仙神不渡!

    这法一出,叶缘又是一惊,这人也是同样认得,有四百八十年年道行,同是玉液境。他乃是曾经枉死城中唤作“没洪死”的魔影,使的乃是水道之法,那头顶弱河与幽冥海有三分相似,正是从幽冥海水演化而来的道法!

    弱水澎湃浩荡,血肉沾之则腐,骨石沾之立消,便是仙躯神体,落入水中不消一时三刻也要彻底被浸透,自内而外,化个干净,莫说留什么脓水,连气都不会给剩下半点。

    叶缘手指点枪,那长枪炸开,化作原型,成两只阴冥骨蟒,顺着那弱水河气而走,避开洪流,再见叶缘手中一指,两只猛蟒咬在没洪死的脖颈处,将他直接放倒。

    “仗着弱水不修本身,你的弱点我还记得清楚,当年你就是如此被杀,那太虚山青云宫的道人可不曾留情!”

    叶缘冷冷说着,罢了又叹:“他是我心中所化之魔,我这么说,岂不是在自言自语?真是个傻子?!?br />
    再看那魔影,也同样消失不见,此时后方又出一尊魔影,手中持兵,乃是一柄大斧!

    庚金气显,杀气澎湃无铸,似要劈开苍天。

    “百战死!”

    叶缘冷笑,对四周开口:“你两个也一并出手好了,什么时候,魔人还讲究规矩?既是我心魔所化,当知不择手段四字!”

    “如今我是地神,难到你们这些蝇营狗苟的东西也成了神吗,在这讲什么君子之道?!”

    话语说完,如叶缘所愿,剩余两尊魔影忽然显化,一者手中托阴沉古木,一者掌中黑火轮转。

    “极阴火,你是焚身死;阴沉木,你是蓬枯死?!?br />
    叶缘一指一点,道出二魔名号,又哈哈大笑起来:“都是过去的亡魂,如今早该轮回转世,又出来作甚?”

    “成我心魔?我乃正神,真魔之身,心魔怎敢侵?由我心生,由我心显,难道我还镇不住你们这种下三滥的东西吗!”

    两只骨蟒回转,叶缘口中诵起法诀:

    “天魔擎帝,彼岸无涯;战鼓声落,一溃千里?!?br />
    “朝生夕死,气相互从;灵归东去,冥海无垠?!?br />
    “一朝生死,总入轮回去也;红花遍地,道尽人世惊惶!”

    “九乌震神,血饱龙吞,如若能观世间生死至理,则可永离世间诸般苦难!”

    叶缘目光冰冷,其中两朵红花悠悠,双眸染血,口中道喝:

    “色界天·真魔观世!”

    至此一言,叶缘双目中发出神圣光华,在他眼中,光华之下,一尊黑袍神魔站起,为先天至圣,此时面色漠然,不带半分情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音如天道,那些魔影只一下尽数消散无踪,彻底化作灰飞而散!

    四周漆黑天山崩塌,煌煌大殿炸裂,地水火风轮转,又见那青赤白黑黄五尊道人显出身形来。

    “哈哈哈哈哈!”

    五尊道人大笑起来。

    青袍道人面色狠辣,对叶缘打个稽首:“心魔幻境破,你此时心中无惧?!?br />
    赤袍道人面色愤怒,对叶缘打个稽首:“心魔幻境破,你此时心中无怒?!?br />
    白袍道人面色谄媚,对叶缘打个稽首:“心魔幻境破,你此时心中无贪?!?br />
    黑袍道人面色凶暴,对叶缘打个稽首:“心魔幻境破,你此时心中无欲?!?br />
    黄袍道人面色惨白,对叶缘打个稽首:“心魔幻境破,你此时心中无悲?!?br />
    叶缘听得五人讲话,便开口来:“试炼已过,我可取衣衫了?”

    五尊道人抬头,面面相觑,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直至笑的叶缘皱眉,方才开口:“不可拿!”

    “为何?”

    叶缘开口询问,五道人中,那黄袍道人开口:“你破了心魔幻境,但还没有破我们?!?br />
    “人人心中皆有魔,然魔会外显,便是魔修心中也有魔?!?br />
    “仙人心魔可论道,魔人心魔较高低,神道无心魔?错,神道也有?!?br />
    叶缘朝他们看去:“你们是魔?”

    “我们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魔,是另一种魔,当然也可以看做是道?!?br />
    黄袍道人摇头:“你还没有看破我们,看破了,这宝衣拱手奉上?!?br />
    青袍道人点头:“不错,看破了,这宝衣拱手奉上?!?br />
    叶缘沉默,看了五尊道人各一眼,心中算计却是开口:“原来如此,倚帝山好算计?!?br />
    “如果在此堪破了,取道了宝物,那就是已经了道,这般成道之恩不可谓不重,出去之后,这欠下的人情自然就有了用处,那担下的因果也极重?!?br />
    “这种算计不高明,但是‘好’,实在是太‘好’了?;蛔鍪撬?,也会心甘情愿跳进来的?!?br />
    成道多磨难,如果在这里堪破虚妄,定然对自己修行大有裨益,而这也是为什么顶上宫不准人仙之上前来的原因,正是因为人仙之上已经堪破诸多壁障,此处设下的考验修行对他们无有大用,故此阻挡不得入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