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一百八十章 十剑落 心意不通,非剑主 如何称敌

第一百八十章 十剑落 心意不通,非剑主 如何称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白羽伏龙剑的声音响起,祝凝心衣袍已被鲜血染尽,她摇摇晃晃,噗通一声跪下来,双膝下血水流淌,如涓涓细流。

    除此十剑,剩余六十二柄古剑结成阵法,将白雾山诸多人仙围困,那剑气纵横化作无上壁垒,严丝合缝毫无破绽。

    李清荷手中泽河剑颤动,那是抵抗不住白羽伏龙的威严而发出的悲鸣,然即使如此,泽河依旧遵循剑主之意,朝六十二剑阵斩去。

    一阵光华散尽,泽河剑几乎断开,巨大的力量扯着李清荷倒退数步,再抬头看,那剑阵凌冽依旧,气浪汹涌不减半分威能。

    天上那柄仙剑根本不管剑阵中白雾山诸道,只是等着祝凝心给它答案。

    赤红的血滴答淌落,与红枫融为一体,几乎不分彼此,那十柄剑贯穿身躯,祝凝心强自支撑,运转法力,将气血锁在身躯内,但只是这一个动作,几乎就让她脱力,面色变得煞白。

    “持剑.......为何?”

    祝凝心喃喃自语,那白羽伏龙的话于脑海中响彻,不断回荡。

    “三尺青剑,两卷道经.......咳.....我一手而执?!?br />
    “我.....持剑只为修行?!?br />
    话语回响,白羽伏龙剑震动:“为修行而持剑,下乘剑境也?!?br />
    “你为修行而持剑,这与为持剑而持剑又有何不同?”

    “凡所持剑者,或为杀,或为护,或为愿,或为潇洒......为杀者,只为杀而持剑,出剑只为杀人;为护者,只为护而持剑,出剑只为护佑;为愿者,只为愿而持剑,出剑时必然达成所愿;为潇洒者,只为潇洒而持剑,出剑只为满足自己虚荣之心?!?br />
    “小辈,你为剑修,出剑时我却看不见半点绝死之心!须知剑者,乃心之刃也!心中惧剑而不惧敌,须一往无前,斩破那湛湛青天!”

    “剑不可回头,出剑必不能收!为何出剑,为何持剑?背上匣中三尺剑,为天且示不平人!剑是煌煌正兵,真正剑者须知何时可出剑,何时可动剑,而剑亦是杀兵,剑出必要斩人,若不是他亡,便是你死!”

    “剑有进取,但不凌厉,拼杀之时败亡者必是你!剑有杀意,却无绝死之心,拼杀之时败亡者还是你!”

    “心境勇猛,剑意无敌;心境怯懦,剑意无力!”

    “不通剑意,不通剑境,不通剑心!”

    “你根本不得持剑!”

    白羽伏龙剑训斥,浩荡之音震彻群山,它居于天,大放光明,如天上大神下凡,降临人世大地。

    祝凝心被呵斥的面色惨白,身躯颤颤巍巍,此时一条腿动作,深吸一口气,强自支撑着站起,手中长剑发出悲鸣,剑躯不断颤动,似乎要崩毁在此。

    “小辈,你可还有话讲?”

    白羽伏龙开言,祝凝心胸膛起伏,左手握住十柄剑之一的剑柄,猛然发力,把那剑朝外拔去。

    她是玉液境的玄门仙修,早就凝成半步人仙的**,然即使如此,被十柄古同时剑刺穿,那也几乎要了她的性命去,就算是人仙于此,也不能受,亦要重伤。

    幸而一点,这十柄剑并没有激发剑意,其中剑灵沉默不言,似乎只是遵循白羽伏龙的意思,将她穿个通透,便不再有任何动作。

    第一柄剑被缓缓拔出,鲜血顺着剑躯流淌滴落,那是伤口中的血,即使气血锁死,这些被古剑贯穿的伤口仍旧无法复原,那些血依旧要淌出,而当祝凝心失去意识的时候,这些被锁死的气血就会爆发,从这些伤口中喷涌而出,直至流个干净,到那时,祝凝心也该魂归幽黎去了。

    祝凝心口中呼出浊气,又有血水淌出,她缓慢的开口,神色痛苦:“何为杀,何为护,何为愿,何为潇洒?”

    “前辈......所说的....其实都是一个意思而已?!?br />
    她这么说着,第一柄剑已经被抽出,祝凝心眉头紧锁,那宛如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楚传遍全身,让她浑身颤动不止,然那剑被丢在地上,她的手又握住了第二柄剑。

    “有人曾说......剑者,心之刃也!亦可为杀,亦可为护,杀与护不过一念之间.....”

    第二柄剑被缓缓抽出,丢弃在地,那只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手又握住了第三柄剑。

    “有人曾讲.......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

    第三柄剑落在地上,第四柄剑被缓缓抽出,此时祝凝心已经双腿不住缠斗,意识都开始逐渐模糊,血如溪流般从她身躯中流淌下来,将原本已经赤红如火的枫叶又染上了一层血霞。

    “我拿着剑,便是持剑.....持剑者持剑必为自己而持......我若是不修行,那又为何能持剑呢?”

    第四柄剑被抽出,第五柄剑亦是丢弃在地。

    “前辈说我剑意进取,但不够凌厉,杀意存续,却无绝死之心......”

    第六柄剑被抽出来,第七柄剑被那只手握住。

    祝凝心眸子忽然焕发出某种神采,似回光返照一般。

    第八柄剑被丢弃在地。

    “正如前辈所言,用剑者出剑,需一往无前......然凌厉剑意、绝死剑心皆是为敌所准备,用上了便是不再打算活着回去!只可惜,前辈并非晚辈之敌,而且晚辈还没有准备就死在这种地方!”

    话语落下,第九柄剑被抽出,插在红枫残叶之中,轻微震颤。

    白羽伏龙剑于天上开口:“没有准备死在这种地方?本座不是你的敌人?可笑可笑!你敢来此取剑,本座便是杀了你又如何?你且说说,本座如何不是你的敌人?”

    祝凝心把第十柄剑抽出身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终于彻底爆发,震荡全身每一处经脉,她昂起头来,把第十柄剑丢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再抬头,白羽伏龙剑的模样映入眼帘,祝凝心沉默了半响,缓缓开口,其中似乎还有一丝嘲笑的意味。

    “前辈曾跟随人皇,是有大功德,亦是通灵,堪比地仙?!?br />
    “然......不是剑主,即使强悍有灵,但终究也只是柄剑罢了?!?br />
    祝凝心喘息着,发出声来。

    “区区一剑,如何能与剑主称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