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一十七章 人仙见 不入红尘,谁可救 唯你己身

第二百一十七章 人仙见 不入红尘,谁可救 唯你己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男鬼听闻,再见李辟尘真相,金鞭雷光,烟云道散,再见顶上,那一朵玄瓣白蕊的梅花高悬,正是尊仙人模样!

    “人仙!”

    杭忠泉曾经也看过仙侠异志,那其中有写过东西,言明真正有道仙人俱都居于仙山之中,或在天外,不与人间显化。凡在人间行走者,或为外观之仙,或为红尘历练,亦或被逐出仙山,化作凡尘庸人之辈。

    那其中,勾勒仙山之景,道人逍遥之叹,更有记述,凡成人仙者,顶上俱显一花,如此这般,是真正有道仙人,位列仙班,不入红尘!

    那仙花悠悠,李辟尘手持金鞭,背负青剑,见这模样,杭忠泉当场跪下,这般气息如大日临尘,绝做不得半分假来!

    是真正人仙当面!

    他这一跪,这闺房之中阴土尽皆散去,于他身后,裴卿蓉不明就里,然见李辟尘这般威势,也知并非凡人,当即欠身,缓缓跪下,叩下一首。

    “卿蓉,这位是真正仙人!”

    杭忠泉连忙开口,语气甚至有些激动起来,然不过半响,又是面容扭曲,只对李辟尘道:“仙人,您方才所言,可都是真的?”

    李辟尘摇头:“假的?!?br />
    杭忠泉顿时一愣,而后便反应过来,这是怒言反话,直是苦笑:“原来如此,一直以来都是我害了卿蓉,可.....还望仙人开恩!”

    他猛地叩首,虽为鬼魂,但也实实叩在地上,那他身旁,裴卿蓉哭的梨花带雨,也是低声抽泣,连对李辟尘叩首:“请仙人救我相公?!?br />
    李辟尘见他二人如此做派,直接言语:“怎么救?怎么开恩?我为何要救你们?”

    这话说出,两人都是愣住,而一旁游道行却是诧异,他心中见此情景,本有些不忍,但听李辟尘一言,却是根本没有半点怜悯意味。

    “这.....”

    杭忠泉不知如何接话,之前那凶狠作风一扫而空,居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李辟尘又对他言:“我不是幽冥艄公,只是受他所托,来此降你入海,让我救你,如何救?难不成去仙山福地,讨要一枚九转还魂丹给你服下,让你重回人间吗?”

    “便是我去讨要,你又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交换?平白无故,你是凡人,我是仙道,仙凡两隔,红尘不染,我为何要救你?!”

    “你说,我欠你甚么?”

    李辟尘声音淡然,杭忠泉两拳捏紧,想要说话,却发现根本无从反驳。

    仙与人,非亲非故,本就是来拿自己,说甚么看人可怜便去救,凭什么?

    那些个话本异志之中,多言仙人救世,点醒凡人,驾白云而走,如今看来,不过皆是凡人臆想罢了。此时真正见到红尘人仙,却是被对方说的一句话也反驳不得。

    杭忠泉苦笑,而此时,只听身边裴卿蓉带哭腔开口:“仙人慈悲,小女在此恳求,请仙人救我相公一救,如此,小女定为仙人立下仙祠,日日供奉,永世朝拜,绝不敢有半点怠慢?!?br />
    她如此说,李辟尘又是直言回呛:“我要那供奉作甚?仙道之上清静无为,不沾尘世,你立我仙祠,这是断我仙路,是打算和我不死不休?”

    这话言重,裴卿蓉顿时吓得低泣,不晓得自己一番言语,怎么又是开罪了仙家。

    那边上,游道行不发一言,只是看着两人,不论如何去说,都是得罪了那李辟尘,此时他也有些无言,同时也有惊诧,他修行微末,不晓得仙道之中诸多之事,现在听李辟尘开口,也不知是真是假,亦或故意提点于这二人?

    “暂且当做真话,毕竟有道仙人,岂是我这等微末散流可以揣测的?”

    游道行心中活动,于是继续静听,不时之间看一眼外部,见那些巫道搭建神台,作甚么装神弄鬼的准备法事,顿时心生厌恶,心中又道自己虽也有坑蒙拐骗,但起码也有两手真正本领,也降过真妖,伏过真怪。而这些个人,那就真的是不学无术,跳大神的了。

    李辟尘站定二人身前,对那杭忠泉呵斥:“谁来救你?这天下之中,天上之外,阴阳两世,唯你自己可救自己!”

    “我问你,你死还是未死!”

    杭忠泉开言:“当是已死?!?br />
    李辟尘手中金鞭一挥,指着裴卿蓉:“我问你,她活是未活!”

    杭忠泉看了未婚之妻一眼,点头:“当是活着?!?br />
    李辟尘把那金鞭一动:“她还活着,你已身死,阴阳不得相见,你待她身边,长她二十四阴,化去她二十七阳,待二十七阳尽数化光,她也就一命呜呼,魂归冥海而去!”

    “她一身死,其中因果正该你来担当,鬼若杀人,自入冥海之中受苦,待她三世轮回,你方能超脱!”

    “届时,你与她早已相逢陌路,谁又认得谁?”

    杭忠泉听闻此言,如当头雷劈,那原本虚幻白脸顿时变得更加惨然,而裴卿蓉则是面如死灰,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辟尘言语,音如天说,回荡此方小阁:“我且问你,你是要她活还是死?”

    “当然是活!”

    杭忠泉不假思索直接言语:“我要她好好活着?!?br />
    李辟尘直言:“那你现在不离她去,她必然一死,你离她去,她自活百年!”

    “你求我救你,她求我救你,我凭什么要救?你连自己都不救自己,我一外人,凭什么去管?”

    “你留阳间不散,小了讲是害她一命,大了说,那是乱了阴阳!”

    “时日一久,致冥海大崩,天尊震怒,届时当有数位艄公前来捉你!此时便是天仙下凡也不敢保得你之性命!”

    “我再问你,你留阳间大愿是甚么?”

    听完言语,杭忠泉目中显化迷茫,他当醒来,不仅脑海中多出诸多法窍,更是发现自己以鬼魂之姿存在世间,回归此地,为心之所向,再见他那未婚妻子之时,只觉得从未有过的酸涩涌入真灵当中。

    为留阳间不散,只因为自己放不下那爱人,只想着再见一眼,她无恙便可,却不曾着了魔般,日日夜夜俱居此间,如今更是差点害了她去。

    这真是自己本意?甚么亡命鸳鸯,自己只想她能好好活着,此世无忧,此世无虑,其实最后,却发现,原来是希望她忘了自己。

    这方是真正大愿,若是真为她想,本该当是如此!

    逝者已去再难归,生者存世自当为。

    心田内一道雷霆炸响,杭忠泉目光之中迷茫尽去,再见李辟尘,便狠狠叩下三首。

    当头棒喝,此时终见真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