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一十九章 搅法坛 神鬼见人,姻缘连 红尘千年

第二百一十九章 搅法坛 神鬼见人,姻缘连 红尘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巫道挥舞木剑,把那些个达官显贵唬得一愣一愣,便是裴卿蓉之父,曾经见过一两位散人的大人物,此时也不免相信这巫道真有几分法力在身了。

    无他,实在是做的太好,而那道台距他们又有些远了,平素里,谁无事会去作甚么法事?所谓驱小鬼,便是百姓都知道那些只是个小妖精怪罢了,而真正的鬼物,在民间传说中,早已消失,化在人间之中。

    并非所有人都知晓幽冥海的传说,如同杭忠泉,诗书饱读,也不曾知道幽黎大海是何处地方,只道有阴世福地,不知冥海艄公。

    杭忠泉化作金风遁下,此时显化真形,下方诸多凡人俱都大惊,接着便是一阵山呼海啸,而那巫道也是诧异一愣,心中却暗道起来:莫不成我真唤了什么神祇下界,助我降鬼?

    他手中木?;佣?,只看那金风化光,高悬在天,顿时大为诧异,紧接着内心便是狂喜:乖乖个不得了的,看来自己法力见长,这日夜坑蒙,屡次拐骗,法事都已假作真力,不料今天倒是真的被请了个有道真神下来!

    厉害了!

    他心中欢喜大甚,几不能言语,然此时千万不得让人看见自己激动之态,需要知道,便是那些个扇风洒水的仆从,也是一直以为自己有法力在身的,如果此时露出惊态,那岂不是说自己根本没料到这种情况吗。

    这当然不成,装了这么多年的大神,如今真的遇到了尊神灵,这般大好机会,如何能放跑了去呢!

    当下,这巫老道把木剑一举,对那金光一拜:“贫道叨扰,请真神下界,此番有厉鬼祸乱人间,还请真神相助,擒了那鬼,还此方宅邸一片清静?!?br />
    他这话说出,顿时心中美起,暗道说的真是漂亮,不曾想自己胡扯至今,还真个请过一次真神,日后若是同行吹嘘,那可是大大的有面子,而且这裴家也会成为自己坚定的拥护者,日后金银滚滚,三世不愁了。

    且不说他在台上心里乱想,那下方诸多人物俱都呆愣,惊诧的看着那道金光,其中那老婆子顿时跪地叩首,嘴里大喊真神真神,大仙大仙。

    她这一跪,顿时好多男女官人,力士仆役俱都拜下,见那神灵威严,大仙法力,哪里还不俱颤,早已五体投地,引为真仙之流了。

    巫道尚在心中欢喜,然此时,那金光震动,忽然传出哈哈大笑之声。

    音震天阙,金光当中走出一尊人来,面如冠玉,身高八尺,金光绕体,清光盘颅,真个是神圣模样!

    “真神!”

    那裴卿蓉之父顿时骇然,然他突然眨眼,看了看,却有些惊异起来,因为这神祇面目,他居然觉得有些熟悉。

    巫道见杭忠泉显圣,顿时大喜,连连道:“还请真神助我,降了此厉鬼!”

    “我来助你?”

    杭忠泉大笑,面色陡然变得冷了,那巫道不解,但见他面目不对,心中却是咯噔一声,隐约觉得似乎事有偏差。

    “好好好!”

    杭忠泉连道三好,忽然施法,此时一阵大风突至,那八杆大旗陡然升天,被杭忠泉捉在手里,向下一掷,正对那巫道头颅!

    “娘??!”

    巫道骇的魂不附体,此时也顾不得形象,小命要丢,还管其他破事?!他手中木剑一丢,就地一滚,如老鼠耗子一般,那八杆旗帜插在他身边,最后一杆大旗落下,直捅到他胯骨之间。

    那袍子直接被穿透,这巫道顿时惨嚎一声,捂住自身后股,那旗杆插得结实,已有血喷了出来。

    “起!”

    杭忠泉两手一动,顿时阴风大起,那周围墙上灰瓦升天,如黑云压世,噼里啪啦碎在天穹,炸的爆响如鞭,哗啦啦砸在下面,把所有人笼罩在中!

    待暴瓦俱落,那些个达官显贵,裴氏家人战战兢兢抬起头来,却发现那些个瓦片没有一个砸在他们身上,俱都落在旁处,围成个圆圈,不曾伤了他们半点毫毛。

    此时又听巨响,那道台陡然崩塌,地上银水乱抖,聚在一起,被沙土掩埋,那些个持扇的仆从早就落荒而逃,屁滚尿流,而那些个蒙面的仙姑也早就没了影子,吓得魂不附体。

    此时天上金光化阴,鬼风阵阵,那些个逃跑之人转不多远,砰的便砸在墙头之上,这正是鬼打墙口,堵人不出!

    “有妖怪??!”

    “是...是那个厉鬼!”

    裴家诸人骇的哭号起来,而此时,那裴卿蓉之父却是想起了什么,旁人俱都抱头乱窜,唯他不曾动作,站立原地,直盯那天上金神。

    杭忠泉转头,感到那中年人目光,直接开口,哈哈大笑:“裴南君,你可还记得我!”

    “记得,如何不记得!”

    裴南君盯着天上金神,缓开口:“你如今,是鬼是神?是来报复老夫的么?!?br />
    “若是是又如何?若是不是又如何?”

    杭忠泉盯着他,又是笑起,而裴南君直面于他,道:“若是来报复的,那只杀老夫一人便可,若不是,也请给老夫一个面子,只对老夫一人施法,莫寻他人?!?br />
    “你倒是好胆!”

    杭忠泉大斥:“这红脸白脸都给你唱了,善人恶人都给你做了,且问,你心中当真如此之想么!”

    “当真!”

    裴南君低声怒喝:“老夫一人当担,说到做到!”

    “堂堂男儿,无信不立!杭忠泉,你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不论你今日是鬼是神,也当晓得这个道理!”

    “好,我成全你!”

    杭忠泉冷笑,手掌一挥,一道阴光打落,直冲着裴南君而去!

    “相公,爹爹!”

    小楼里,裴卿蓉顿时花容失色,而边上,游道行忙拉住她,道:“慌什么,慌什么!我这微末散仙都看出来,这不过是个吓唬罢了,他杭忠泉若是真杀了你父亲,那来世还想不想再和你幽冥重逢了?”

    “且看且看,上仙都不急,你怕甚么?!?br />
    他这番话说出,裴卿蓉才回过神来,再看下方,此时杭忠泉那阴光落下,却是在将悬裴南君头颅一瞬时消散无踪。

    杭忠泉哈哈大笑,而裴南君则是一愣,此时便见这自己曾经将成小婿开口,语气平缓,再不癫狂。

    “丈父大人,忠泉斗胆,再称一声丈父大人。虽卿蓉未曾与我有夫妻之实,但我二人心早已互相所属?!?br />
    “但奈我早已身死,魂魄在贵宅叨扰数日,差点害了卿蓉,一念之差,几乎铸成大错?!?br />
    杭忠泉缓缓开口,而裴南君却是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他,静静聆听。

    “今日有幸,得真正仙人点化,当头棒喝,大梦初醒?!?br />
    “真仙有道,此时早已存于贵府,如云如雾捉摸不定,我现在模样,却是早已化了戾气,成就真灵,故此南君伯父观我似如真神,便是这般缘故?!?br />
    杭忠泉指着那在地上抽搐的巫道:“这不过是个坑蒙拐骗之徒,手里也是江湖中一些戏法罢了,就这样敢称有道高人,何等可笑?”

    “忠泉自生前也熟读诗书,也曾看那些神话异志,其中仙人之身姿,忠泉向往非常,然今日一见,方明那些话本之流不过皆是凡人臆想,仙凡有隔,红尘不染,便是见仙,仙又为何真要助你?”

    “仙家无为,所做之事全凭真性,逍遥而来,逍遥而去,那些甚么凡人供奉,与真正仙家来讲都是阻道之物,如今忠泉有幸,得一位真仙临尘相点,即将归仙而走,去寻神话之中冥海艄公,化去阴世?!?br />
    杭忠泉悬天,忽然对裴南君跪下:“忠泉已死,卿蓉仍在,南君伯父,还请好生善待卿蓉,我今日与她相许,只可惜,有缘无分,只约定来世再言,我于冥海之中等她,不论百年千年,她不来,我不入轮回去?!?br />
    “大愿已了,只求伯父莫要训斥卿蓉,为她寻个好人家去,平安度过一生,再莫哭泣?!?br />
    他话语落下,四周一片寂静,而过三息,裴南君却是开口:“为何称我伯父,不再称丈?”

    这话言语,杭忠泉当即一愣,紧接着便是心中惊喜,然此时也无奈再言,只是又叩拜三下,言称丈父。

    那楼上,裴卿蓉笑着哭泣,却是心中欢喜,而游道行也哈哈笑着,摸着胡须,对李辟尘道:“上仙,你看这事.....当真....妙??!”

    李辟尘微微笑起:“妙,妙不可言,如今大愿可是真正了却!”

    话说着,那下方金光一遁,却是杭忠泉归位,此时身影虚幻,最后看了一眼裴卿蓉,温柔一笑,化作一道金光,落入李辟尘手掌之中。

    一道天音回荡,于人间悠悠鸣响。

    “百年千年,你不来寻我,我永不入轮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