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二十章 仙人行 倒骑麒麟,卖赤枣 魂难归去

第二百二十章 仙人行 倒骑麒麟,卖赤枣 魂难归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裴卿蓉看见那道金光,眼中顿有泪花落下,而此时,李辟尘牵起踏红尘,对游道行笑:“一魂已收,我等也该离去了?!?br />
    转过头,李辟尘对裴卿蓉道:“你这女子,莫在落泪,若是有缘,当能再见?!?br />
    裴卿蓉对李辟尘盈盈一拜,言道:“多谢仙人?!?br />
    这话一落,李辟尘大笑两声,此下只听得一道雷声乍起,清光遁世,金雷绕身,二人一马顿时化雷光离去,从那闺阁之中飞出,直入天阙中去!

    那动静之大,让下方诸多凡人骇然,再抬头,真个见到一道金雷自他家小姐闺房之中飞起,再看天上,一人倒骑麒麟,一人牵兽带路,脚踩金雷,清光绕体,烟云起落不散,只瞬间便已无影,当是早已逍遥而去!

    “仙人??!”

    不只是谁,忽然一声大喊,这一下那些个凡夫俗子俱都跪下,这最后一刻看见了仙人背影,却是惊的无以复加,再想起之前杭忠泉所言,仙家清静,来去如云,红尘不染。此时真见,不由得心中震骇无比!

    裴南君看着那道金雷消散,心中同样震骇,再抬头,见自家女儿闺阁,不由长然一叹。

    “卿蓉,你....选了一个好夫婿......”

    “三生有幸,何德何能,居然能得仙人点化......”

    裴南君转过头去,再看前方狼藉场地,破烂道台,那些个神鬼仆役俱都战战兢兢,而他们那大仙,也就是那巫老道人,正捂着胯骨,下面鲜血直流,那大旗捅的结实,几乎让他昏死过去。

    裴南君唤了一声,便有三四个力士跑过来,他看看那巫道,哈哈一笑,手掌一挥,陡然面色变冷,语气毫无波动。

    “给老夫打出去?!?br />
    ....................

    大河滔滔,溪水潺潺。

    仙人笑曲,龙马倒骑。

    赣老城中,烟火之气浓重,人来人往,黄尘乱起。

    那城中路上,也不知是哪里,有个卖枣的小贩,挑着大担,穿着草鞋,五官端正,身上衣衫虽然破烂却异常干净,总是带着一脸笑意,和和气气。

    李辟尘倒骑龙马,游道行在前方引路,不过话说如此,这第二魂他也不晓得在什么地方。

    白脸艄公指点八魂,其中几个,似那比武招亲的人家,撞死城门的书生,这几个,李辟尘是不想去的,非是不够慈悲,而是那些个魂魄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李辟尘选的第二魂,那正是这城中一个挑担的小贩。

    “两筐红枣,一根扁担,脚穿草鞋,衣衫破烂?!?br />
    前方呼呼喝喝,游道行拨开人群,肩膀无意与旁人撞上,他回头看看,也不生气,此时却听得那人连连道歉:“道爷莫怪,莫怪,筐枣大了些?!?br />
    “哦,不妨事.....”

    游道行愣了愣,但他一看这人模样,却是猛地惊住。

    卖枣的小贩!

    这小贩看见游道行面目惊诧,心中顿时咯噔一声,暗道这个长须道士怎么了,莫不是要欺自己两下?

    游道行捉住他的胳膊,再上下打量,却是猛地失望起来。

    这小贩穿的乃是布鞋,衣衫干整,并非艄公所言模样。

    “道爷怎么了?”

    小贩有些愣,游道行猛地回神,连忙松开,摆手道:“无事,无事?!?br />
    他这般说,这小贩却是有些苦笑不得,而此时,李辟尘坐在马上,下了地,对这小贩打个稽首,于是开言。

    “居士可知,何处有个唤作屈子力的枣夫吗?”

    屈子力,正是这第二魂真名。

    小贩见李辟尘面容,再观其行止,顿时一震,只道真是个好道人,于是连忙还礼,言道:“不敢当,不敢当,小人贩枣,当不得居士称呼。小道长要找那屈子力,小贩我还是知晓些的,他这人,不论春夏秋冬,俱都在城西一条街上来回行走,那处唤作锦绣街,距此地有三座桥,两个巷,约莫两里?!?br />
    赣老城极大,这方乾坤,人间城池不可以曾经过去之数来计量,李辟尘听闻,言谢这小贩,又让这小贩一阵惊慌,连走时,推推嚷嚷,直送了一袋枣子。

    一路再行,游道行循着路走,李辟尘倒坐马上,至约一个时辰后,寻到了锦绣之处。

    .........................

    “子力,进来吃碗细面,这都半个日子过去,别坐在那墙角处了?!?br />
    一间面馆里,有个厨子探出头来,对屈子力言语,这汉子笑呵呵的,连连摆手:“哥哥说笑了,哥哥的手艺远近闻名,一碗细面可要五枚铜板,我这卖枣,直卖一斤才有五个铜板,可真吃不得?!?br />
    “诶,你这话见外,我请你的?!?br />
    那厨子笑起:“龙须细面,这街口谁不认我的手艺,一口吞了能得道,二口吞了能登仙,三口下去,哈哈,那是妙不可言?!?br />
    “不可不可,无功不受禄?!?br />
    屈子力笑着摆手,也是拒绝厨子好意,那厨子摇摇头:“倔脾气!”

    “哥哥莫怪,家中老娘还等我回去,可不敢乱花铜板?!?br />
    屈子力连连解释,那厨子哈哈笑起:“我怎么怪你,不怪,不怪?!?br />
    他如此讲,却又话峰一转:“可如此,哥哥我又要讲你两句,你那枣子卖的便宜,实在是与其价不符,如此一天,从早至晚,才得几个铜钱?有二两银子?你这样讲,家中还有老娘,这一日花销,如何够得?”

    “还是趁早,换个其他活计,你如今年岁不大,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屈子力笑起:“哥哥莫消担心我,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愚弟老娘如今也有古稀之寿,若是说巧,也早该去了,我老娘常和我讲,这活到如此年纪,还有什么不足?”

    “七十之上,已是与天争命,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比不得神话仙人,能至如此高寿,真的是时时刻刻在与天斗,我娘常讲,这是人生乐趣,便是去了,也不悔恨?!?br />
    屈子力道:“但老娘如此说,我身为人子,却不敢如此去想,只盼着老娘平平安安,无病无灾,最终离去时,还能唤我一言?!?br />
    “这枣子是我性命,也是老娘性命,万不可放下,只待平安送走老娘,当那天上仙神去了,愚弟我便才可放下这付担子?!?br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