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甜与否 人生几何,枯骨见 生死无言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甜与否 人生几何,枯骨见 生死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小道爷说我这枣子卖的贱了,是觉着品像上好,不该如此低廉,然而我卖这枣子,其实与小道爷的修行也有些相似来着?!?br />
    “那些个枣贩抬了价钱,但我这里依旧如此,这枣又大又甜,人吃了啊,脸上红艳艳,心里暖和的紧,这样我就心里舒坦?!?br />
    屈子力指那纸袋,连道:“小道爷可尝尝,甜着呢!”

    李辟尘沉吟,再看这白骨,于是伸出手,从纸袋中取出一枚枣子,放入口里,只这一瞬,那红尘赤枣化了干净,刹那后,立有百味顿生。

    这颗琉璃人心、红尘赤枣,那滋味如百花成蜜,其中心酸乐苦一股脑全都涌出,不消片刻,这些味道尽数散去,只留那腻人之甜。

    人生几何,行走一生,终是苦尽甘来。

    “甜,真的甜?!?br />
    李辟尘开口,又取出一枚红枣,放入口里,只消这下,那枣子便化了红尘气去,又有一股滋味涌动,此时细细品尝,与前一枣又有不同。

    这枚红枣之中,那甜气芬芳,似有似无,淡淡如香。

    甘之如饴。

    若说前者是轰烈的爱,那这一枚便是带水的亲。

    “不一样,真不一样?!?br />
    听李辟尘说话,屈子力笑的开颜,待半响,李辟尘从袖兜里摸索一番,掏出五个铜板。

    屈子力笑着收下,与李辟尘告别,锤了锤肩,这两臂伸展,蹲下去,把那两担红枣再挑起,身上衣衫虽然破烂但仍旧干净,那两脚穿着草鞋,步履蹒跚。

    灯火下,有风轻起;倒影处,白骨挑山。

    一副踉跄白骨,担起半世红尘。

    李辟尘看着屈子力远去,再抬头,皓月当空,却也有乌云盘踞;星辰稀稀拉拉,东一颗西两处,刻在夜幕之中,放萤火光华。

    纸袋被李辟尘递出,放在游道行身前,后者微愣,便知晓其意,于是也伸手去,取了一颗红枣吃下。

    一枣入口,化作尘气,散去无踪。

    且不过两三息,游道行全身僵硬,再刹那,两眼之中泛起泪花。

    “真甜啊.....可是怎么又有些涩呢......”

    “不对不对,还是甜.....好甜.....”

    他不为仙身,但也是修行中人,此时吃了这红尘赤枣,却是如雷似电直击心田。

    过去种种,苦乐相伴;壮志凌云,豪气冲天。

    遭逢大变,逐出仙山;红尘厮混,堕入人间。

    “走吧?!?br />
    李辟尘开言,这一声如雷空响,唤人心神。游道行恍然梦醒,这才牵起马来,与李辟尘一道而走,然那浑浊两眼之中仍有晶莹。

    “这枣子,凡人吃了没有甚么,然我等修行人中,若是吞下,便会勾起尘世诸忆?!?br />
    “红尘赤枣,烟火百味、如血如心?!?br />
    李辟尘踏着步子,游道行恭敬聆听,此时待李辟尘讲完,才开言去:“这般讲,这些枣子都是他大愿所化!众生一念,化这两筐红枣,半世红尘?”

    “这般人儿,如何就这么死了?这一念去,几乎引动人间,已通了仙天!”

    游道行面色复杂,末了重重一叹。

    二人一马随着屈子力而走,行至极远,这一路上,鸡犬不闻,至两个时辰,夜幕已深,屈子力兜兜转转,这才回到故家。

    白骨巍巍,土屋破落,屈子力打开门来,把那一担红枣放下。

    屋内,一尊木椅古旧,上面坐着一位老人,双眼微闭,神态安详。

    “娘,我回来了?!?br />
    屈子力笑起来,那位老人似被惊醒,这时候也抬头,见到屈子力,那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张了张口,只是唤了一声孩儿。

    这土屋里还有个灶火,旁边还有个破缸。

    屈子力把老娘扶到床上,这木床破烂,老人坐下,屈子力便为她拿捏身躯,同时面色温和,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事情。

    “娘,今日这枣子,卖了半担,可不少了?!?br />
    “娘,今日我遇那面馆哥哥,他又与我说些活计之事?!?br />
    “娘,今日我在那桥上,见到那骑马的官加,腰佩长刀,高头铁冠,好不威风?!?br />
    “................”

    “娘,今日晚回,我在那街口遇到了个小道爷?!?br />
    “那小道爷长得真好,一看就是个不凡的人儿!他远道而来,只在那处等我,为的便是买二两红枣,娘,我这枣子,也出了名气呢?!?br />
    “这小道爷又讲了些话,说甚么枣如人心,嘿,我且权当他是夸赞!”

    “娘....你睡吧,明早我唤你?!?br />
    屈子力说着话,那老人则早已闭上眼睛,躺在破床之上,这时他却浑然不觉,那土屋的门已经打开,有两个人站在那处。

    只道仙家不肯言,却说凡人如何见?

    然屈子力早已不是人了,他已死。

    李辟尘与游道行站在门中,前者面色冰冷,后者却是浑身哆嗦。

    “看清了?”

    李辟尘对游道行发问,后者面色煞白,点点头,却有有些悲凉,直道:“看清了?!?br />
    此时此刻,在游道行眼中,那前方屋内,灶处早已没了火,缸中滴水也不见。

    那木床之上,躺着沉眠的老人.....哪里有什么老人!

    那处只有一副瘦弱枯骨罢了!

    黄土屋内,一副白骨站在床前,那床上躺着另一副白骨。

    这屋内干净,半个老鼠也无,半张蛛网也不见,便是地上稻草散乱,却也根根笔直。

    此时只有那两竹筐内,见红尘倒卷。

    游道行浑身颤抖,此时此刻,眼前之事,真正是白骨开言!然让他如此剧震之因却非白骨之事,而是那床上枯骨。

    此时此刻,游道行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心中五味杂陈,难受不堪言语。这白骨一生,原来都不曾放下,他这家里,哪里还有活人?

    “上仙,您早已晓得了?”

    游道行转头去,李辟尘眼帘微阖:“略有猜测?!?br />
    游道行沉默半响,缓缓开言:

    “原来,他们都死了......”

    李辟尘点头:“这老人死在前,白骨死在后,前者三魂已去,七魄已消,后者三魂七魄聚真灵不散,滞留枯骨身中?!?br />
    “红尘迷眼,七情不散,大幻蒙心,真假难言?!?br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