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六魂说 十四人魄,二真灵 吊命之术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六魂说 十四人魄,二真灵 吊命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李辟尘听完之后,只是稍稍思量,便已得出结论,一声叹息:“三命之说,我便是也不曾听闻,却不知与人身三火相对。这本书中所述,似乎与望气有些关联,但那所讲关窍,却又远在望气之上?!?br />
    游道行开口:“这种书册,在小道曾经仙宗中却有不少,多数是人间之中偶然搜寻来的典籍,平素里也不善加保管,若是想看,可随意去山上观中翻看,若是不想,那便不想?!?br />
    李辟尘沉吟几息,不再言这本《知命》之事,暂且放下,对游道行言:“当初艄公指引八魂,其中第五便是这官差,而当时说的模糊,原本我觉得,是艄公大意,如今看来,却是还另有深意?!?br />
    “如何讲?”

    游道行询问,李辟尘开口:“若是一人一魂一肉身,自可说出其中关键,那衣着如何,所附何物,都可道来。然当初艄公之告诉你我,这是一尊官差罢了,并不言明,只道去找便可?!?br />
    当初,白脸道人指点李辟尘去化八魂之中三尊,李辟尘所听时,除去最开头的三个,那第五位便是这官差,然白脸并不曾说这官差如何如何,只是让去找便可,其中意味不明。

    如今一看,李辟尘这才明晓,原来如此。

    黑袍官差影子稀淡,再听游道行所说,阴命入神,乃将死未死之人,李辟尘又以阴阳瞳看,这才发觉其中关窍。

    肉身确实还在,魂魄也不曾消去,真灵依旧,这听着看着都和活人没有两样。

    然身上魂魄虽不散,却并非只有三魂七魄。

    “生平所见,或是所听,人身之中,三魂道,七魄显,只有缺不可多,然今日这位官差老爷,地上阴神,居然有六魂十四魄......”

    “便是那真灵,也是一大一小,大者如阳煌煌,小者如阴冥冥,我当真从不曾见过听过?!?br />
    李辟尘心中有惊,魂六化,魄十四,那真灵也是两尊,这般神异人灵,却是惊人骇仙。

    游道行听李辟尘自言自语,那双眼睛瞪起,猛地回头向远处眺望,然那官差已经走的不见,怎么看也再难窥得半点。

    “六魂十四魄?!”

    游道行当然晓得三魂七魄,然六魂十四魄之说还是头一次听闻。

    李辟尘道:“这六魂,三魂是他,三魂非他;这十四魄,七魄是他,七魄非他?!?br />
    “那真灵中,阳者是他,阴者非他?!?br />
    “人影稀疏,阴命入神,我且不说《知命》所言玄妙,只是我以这双眼睛来看,他那肉身之中,所寄者,当并非一人?!?br />
    李辟尘牵着踏红尘,游道行跟随,此时前进,走了两步,来至府衙不远石狮子旁,李辟尘转身对游道行开口:“这庙堂之中,乃封神之地,人间浩荡,至公之所在,你我此番进去,不可擅自言语,这些浩荡之气可不管你是神是仙是魔,凡一言不合,引了出来,觉着你有法力在身,便要驱你出去?!?br />
    游道行点头,唤是晓得了。

    李辟尘说着,再踏前去,手中捏起法诀,身周三清之气环绕,二人一马化作雷光遁去,只见一道烟云起落,刹那之间便没了踪影。

    那府衙内,庙堂中,上面悬着牌匾,前方放着神桌,乃判恶赏善之所在,李辟尘走了一圈,也不见其中有甚么蛇虫鼠蚁,便晓得这府衙中的大人,还算是个善官。

    阳气重而阴气微,故此阴物不近,当然事无绝对,若是阴气极重,这些阴物便是被吓得不敢来此,如同屈子力那土屋一般,几乎化作冥土。

    物极必反,至阴之地反而成了至净之处,鬼祟不来,妖魔难近。

    转头去,出了大衙,来至一侧,那“燕思堂”中,正见那官差伏案,不知在写些甚么东西。

    这黑袍的官家显然地位不低,这堂口可不是寻常捕衙能来之处,李辟尘站定他身前,此时此刻,自身在下,那黑袍官人在上,隐约之间,居然有一丝神意从他身上散出,如同一尊人道神灵显圣。

    “区区人神,何挡人仙?”

    李辟尘摇头,黑袍官家有一丝神意,此让自己有些吃惊,若是寻常人来了,还不曾开口,自被那神威摄住,去了几分气意,然而自己乃是有道仙人,半步人仙,凝出一花,便是真正人神当面也得恭敬,莫说一个只有神意的凡人了。

    不过,这黑袍官家,是否真是人,还得两说。

    此时此刻,李辟尘眼中阴阳瞳再显化,这一番看去,只见这尊黑袍人身后,有一尊白影飘摇,过不半响,忽化作一尊鬼神。

    这同是一名官家,然身着白袍,双眸紧闭,那身上之衣衫,显然是死后所化,阴入阳世,黑玄化白炽,自作一副诡谲衣衫。

    他腰悬铁刀两柄,虚虚幻幻,此时也不看黑袍人,只是站立他身后,不做动作。

    “六魂化三,十四作七,真灵两分?!?br />
    这尊白袍官人出现一瞬,李辟尘便明显见得那黑袍人身上,气血陡落,原本那股阳刚之意去了半数,面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至此时,可见丝丝红色血气从他肉身之上散发出来,但在行不多远,那白袍人一声冷哼,这些逃逸气血便俱都回归肉身之中。

    “锁气血之法.....原来如此?!?br />
    李辟尘顿时明晓,原来是这般!

    黑袍人肉身确实已死,但也未死,因这白袍之魂附着其身,故原本将死之人三魂被捆回肉体,而白袍之魂自开三魂七魄一道真灵,化入黑袍人身躯之中。

    三魂不能驱动死灭肉身,那便用六魂来驱;七魄不能镇压气血逃逸,那便用十四魄来镇。

    一道真灵浑噩,那便用两道真灵。

    将死未死,是以六魂十四魄吊着一条性命,在外,六魂十四魄,两道真灵俱藏肉身,以黑袍人为主,白袍人为辅,而在这庙堂之中,神气浩荡,白袍之魂无法藏匿肉身,只得显化出来,故此黑袍人气血陡然低落,生机几乎降到低点。

    然对方却恍然未觉,这其中关窍,正是因为他本身真灵,三魂七魄已该离去,却被白袍人强行锁在肉身,故此神与身分离开来,此时只是驱动,早已没了联系。

    而肉身气血因被六魂所激,十四魄所镇,故此仍旧循环,是活生生的躯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