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二十八章 生气消 续命无法,鬼神显 道尽阴阳

第二百二十八章 生气消 续命无法,鬼神显 道尽阴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眼见道人不言,白袍鬼神也是静默,过半响,这才言语:“道爷可是想到了甚么?”

    “是,那妖人若是所猜不错,当是一尊厉鬼附在人身?!?br />
    李辟尘言来:“再说那艄公,此次来至人间,是为你这兄弟,但也不是。他所来此,为的正是一尊厉鬼,若无这尊鬼物,你等也不可留存人间?!?br />
    “似你这般,有点道行者,那被他打死了,一点真灵脱体,当是直入幽冥中去才对?!?br />
    白袍鬼神当即恍然:“我死后,只是为得护持严凡,保他性命不散,至于神力,权且当是朝廷神意加身,这腰牌助我,化一方鬼神?!?br />
    “原来其中,还有这厉鬼插手?那这鬼物,又是何等威能?”

    白袍鬼神言语,李辟尘道:“这鬼物厉害,只是艄公与我言语,他生前有地仙之能,如今不知为何死了,当真奇怪,因地仙肉身一灭,元神可化古灵不得灭去,这鬼却是地仙死灭所化,入了鬼仙道,在当中称王?!?br />
    “地仙境的鬼仙!”

    白袍鬼神顿时大骇,这般可怕怪物,如何能在人间停留?!

    天下之中,天上之外,全无鬼仙居所,遇仙不敌,遇神难挡,遇魔必死,是以鬼仙极少人修持,便是宁可化入封神榜中当个神灵,也不去修那鬼仙之道。

    李辟尘摆手:“不消如此惊骇,这鬼王中了艄公的锁神枷,法力去了大半,且鬼仙顶上无花,比不得真正地仙,如今便是连人仙修为也没有,不过对于你来说,却还是厉害的紧?!?br />
    “便是说了也无甚大用处,我受艄公所托,来渡你等真灵入海,原本我觉着这第三魂当是你,却不想你已是鬼神之身,真正三魂是你这兄弟严凡?!?br />
    白袍鬼神顿时大惊,连道:“道爷还请听小神一言!”

    他不称我,只道小神,显然有了想法,李辟尘便颔首:“且讲吧,我不急的?!?br />
    白袍鬼神道声大谢,对李辟尘道:“敢问道爷,真是....艄公所命?”

    “到此地步,你还在想些甚么?”

    李辟尘失笑,白袍鬼神大叹一声:“天意不可违,小神以自身三魂七魄一道真灵为严凡续命,但也只是如此罢了,可惜小神神力低微,不能真正救活我这兄弟!”

    “道爷,您位列仙班,乃真正有道仙家,小神斗胆,还请您.....救小神这兄弟一救?!?br />
    李辟尘叹息:“你有些法力,阴差阳错化了鬼神,然鬼神本是阴属,生人乃是阳属,虽说阴阳共济循环不息,但严凡身躯中那些个阳气只是留存之物,他根本生机已灭,虽气血仍动,但根本阳气已经渐渐丢失,二十四阴加身,二十七阳渐去,你不列真神,以鬼神身强行吊他三魂七魄,本已是大错?!?br />
    “我且算,这阳气渐去,如今三十日过,我方才以双目看他,见一道阳气跑出,被你所擒回,且问,算上当初一十四日,你沉寂之时,这其中,二十七阳跑了多少去?”

    白袍鬼神抱拳,不敢胡说:“二十七阳已去其四.....”

    李辟尘听得这话,大摇其头:“人身炼化纯阳,正是起二十七阳,去二十四阴,如今生机断绝,魂身分离,二十七阳渐渐离去,你如何救得?此时不舍,日后他仍旧会一命呜呼?!?br />
    “你让我救他,我如何去救?你道仙家都是手掌一拂,那死人顿时活过?万病立刻消去?真个有如此神奇?”

    李辟尘哈哈大笑,曾经自己也是如此之想,仙人么,自然无所不能,区区凡间小病小疾,妙手之下便能回春,何须请教医家?

    然真正修道,方才明白此乃谬误,便是真有这种神通,那也是至少修成地仙才有这般法力。

    仙人气息与凡人不同,清浊相斥,若是遇到,不通法力,莫说治病,二气一碰便是当场爆炸,而仙家红尘不染,凡人浊骨难消,其中道理,正如上一次余昌平对相映红所说,若是十年内不得见真神,清气浊骨相聚,一步踏出仙山,当场便是横死!

    至于饮用仙血,那更是无稽之谈,且不说其中气息之差,光是凡人闻一下便受不得其中威力,若是服了,还不待脱胎换骨,他自己便已经身死道消。

    再言仙气,仙人渡气归凡人,可长他数年寿命,然也仅止于此,若是本就有不治之疾,仙气也只能延缓,不能根除。

    若是本身无病,那得仙气入体,自然百病不生,但这讲究个先天后天,先天无病自无病,后天有病病不除。

    若是真的一气除万病,那为何仙魔之中还有悬壶采药的道人呢?

    “我治不得,这般法子,让死人转回阳世,且不说他三魂七魄差点被打的散去,光是死了,那就是因果宿缘,该来的,终究会来的?!?br />
    “你如今也是鬼神,知道天意不可违的道理,不入仙门,不沦魔道,如何顺天逆行?”

    白袍鬼神一声大叹,只是头颅垂落,神情低迷。

    一仙人一鬼神谈论至此,那边上,龙马低头,游道行站定原地,半个字也不敢多言,那浩荡之气弥漫,真个是威严无比,让他如感枷锁持身。

    严凡伏案,双眸闭阖,是在休息,却不知道,在他身边不足半丈之地,有一仙一鬼正在互相言语,这寥寥几句,已经定下他生死言来。

    “你非你兄弟,如今严凡正坐此处,你不妨问问他的意思?!?br />
    李辟尘开口,而白袍鬼神摇头:“艄公已至,既然道爷直言无法救,我还如何去讲?艄公来此,我小小鬼神,也非地仙地神,拿什么去挡?”

    “既如此,我便开口问我兄弟一言,让他有心中有数?!?br />
    白袍鬼神苦笑认命,若是只有李辟尘一人,他说甚么也不得如此轻易同意,然脑海中响起那白脸道士,便是心中一凉,艄公当世,他区区一个小小鬼神,万万抵挡不得的。

    李辟尘见他这般言语,顿时点头:“如此甚好,你且现身吧?!?br />
    白袍鬼神对李辟尘抱了抱拳,踏出步来,至神案之前。

    严凡感到前方动静,缓缓睁眼,只这一下,瞳中恍惚,却见一尊白袍官差站在自己神案之前。

    再抬头,那白袍鬼神面目映入眼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