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说逍遥 仙道峻峭,重辨理 法侣财地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说逍遥 仙道峻峭,重辨理 法侣财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那个个仙人,白天里就吟诗弹琴,晚上么,就迎月起舞,那渴了啊,就伸手摘下天上的星露,从那天河里舀出一瓢神水,那河上还要有座桥,不然他们在天上,天河那么神圣,肯定是不能飞过去的了?!?br />
    “仙人都是逍遥自在的,想干嘛就干嘛,在南山上睡醒,在北海上翱翔,那闲着啊,唤几条龙来翻云,召几只凤凰过海。来来往往的,不染一点点凡人的气息,都是道仙友好啊,仙友好!”

    两只小手挥舞,郭小虎神情中有些向往,这样过了一会,又看着李辟尘,撇撇嘴:“像你这种混道士一辈子怕是也修不成这个样子?!?br />
    “牵着个马,身上还穿着便宜的袍子,只怕兜里连二两银子都没有?!?br />
    李辟尘哈哈一笑,摇摇头,忽的伸出手来,那手指在郭小虎眉心处轻轻一点,后者顿时被吓了一跳,失去平衡,手足乱舞,哇呀呀一声,砰的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还说甚么讨老婆,这般羸弱的身子,怎么去?;つ愕钠拮??”

    李辟尘笑嘻嘻,郭小虎面色腾地红了,抓着地站起来,对李辟尘怒道:“死牛鼻子,你还敢和我动手,信不信我让人打你!”

    “诶呀,可不敢可不敢!”

    李辟尘连连摆手,做出一副惧怕样子,而郭小虎哼哼,眉毛挑挑,看出李辟尘是故意这般做派,顿时又羞又恼:“甚么我羸弱,你这死牛鼻子,仗着比我大了几岁,这般欺负我!”

    “是啊,我正是仗着比你大个几岁,在欺负你哩?!?br />
    出乎郭小虎意料,眼前这牛鼻子,居然很认真的点点头。

    李辟尘看着郭小虎,忽的一叹,只是笑着,又有些慨然:“梦如鲲鹏,上可振翅九天,下可渡海无垠,然,世上都言仙家好,世上都言仙家妙,那其中苦难,又有谁知道?”

    郭小虎顿时一横脸:“仙人哪里会有苦难?既列仙班,还有那么多的烦恼忧愁么?如果有,那你们这些牛鼻子为什么还要去修那仙?”

    稚童之心,稚童之言,虽非赤子,却仍旧清静。

    李辟尘目光柔和,笑笑,又摇摇头,只是深处手指,在他眼前一划。

    “都道长生逍遥,谁知仙道峻峭?”

    李辟尘缓缓言语:“你看我,比你大个几岁,个子比你高些去,便能欺辱你,你若是不叫人,便打不过我,然而如果我强大到连你叫人也敌不过的程度,那你又当如何呢?”

    郭小虎微微一愣,不假思索:“那就叫我爹,我叔来打你!”

    李辟尘摇摇头:“你有爹,有叔,难道我没有么?如果你爹爹,你叔叔,来了这里,还是打不过我,那你又能怎么办呢?难道要叫你爷爷么?”

    郭小虎哑口无言,只是面色涨红,支支吾吾,想要说些道理出来,然憋了半天,只是颓然的一垂脑袋,那眼珠子瞪起来,又盯着李辟尘。

    “这人啊,一辈子都是这样,你要做什么,一帆风顺当然是最好,但这不可能,肯定有人不喜欢你,那么就要阻挠你?!?br />
    李辟尘对郭小虎开口:“你看,有仙,那么还有魔,对不对?仙人修行了,魔人就要来杀仙人,魔人修行了,那么仙人就去杀魔人,因为仙魔不两立,是三清三浊的纠缠,既然修了这气,炼了这法,求了这道,那就担下了这因,得了这果?!?br />
    “而仙人之间就没有嫌隙么?当然有,仙人列了仙班,红尘不染,只是不在凡尘厮混罢了,他们仍旧也有七情,也有六欲,也有心念,若是没有了这些,他们又怎么去修道呢?”

    “道在不可见,仙人求道,就像你要把那只黄蝴蝶送给青妮一样,那青妮就是道,你就是求道的仙人,现在黄蝴蝶就是你求道的资本,然而我来了,把你的蝴蝶吓跑,你打又打不过我,说也说不过我,只能干瞪着眼睛,如果我现在生气了,把你打一顿,或是杀了,你又能怎么样呢?”

    郭小虎懵懵懂懂,觉得似乎听懂了一些,又好像没听懂,什么因果啊,什么三清啊,什么三浊啊,什么修道啊,这些听起来都很玄奥,不明白。

    但郭小虎听明白了一点,那就是青妮,青妮就是他自己心中的道,是最重要的,最希冀得到的东西,也许这种感情,和那些仙人想要求道的感情,是一样的。

    原来是这样,仙人也有七情六欲?那和我们又有什么不同呢?

    郭小虎愣愣的想着,却是没有注意,自己从来没有对李辟尘说过心里喜欢女孩的名字,然而他眼前这个牛鼻子,却很轻易的就说出了青妮的名字。

    想了想,郭小虎对李辟尘道:“那你们这些人,就算修成了仙,也还有七情,也还有六欲,还是和我们一样,只是不会生老病死罢了?!?br />
    “不啊,仙人也会老死的,也会生病的?!?br />
    李辟尘笑着回他:“那天上,有驱使五瘟的神灵,那其中的病,仙人也难逃去;那乾坤中,我们修仙,修得列了仙班,也只活一千五百年,一千五百年后,不再进步,还是会死的?!?br />
    郭小虎哗然:“仙人原来也会老死!”

    这和他心中的仙完全不同了,原来仙也会病,也会死,也会有敌人,也会身不由己,那这不是和凡人一样的么!

    “那还修什么啊,只是早死晚死罢了!大家都不想死,但是都会有那一天的!”

    郭小虎开口了,李辟尘摇摇,笑笑:“我们修什么?我们修这里?!彼底?,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又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又指了指自己的双脚。

    “我们活的久远,走过了万水千山,见过了无数风采,像是你,活了一百年,现在我来看你,等到你一百岁了,再看我,还是当年的模样?!?br />
    “我们活的久远,炼了自己的心,不为外物所动,炼了自己的执,那是求道求愿之念,炼了自己的真,那是真正明心见性,是对自我的逍遥?!?br />
    “我们活的久远,参悟了无数的道理,那其中,有凡人的智慧,也有仙人的提点,更有神,魔,妖,灵,这些大千万物的言语,这是最大的财富?!?br />
    李辟尘笑起来:“都说修行啊,法侣财地,是要先得法,再得道友,再有金银,最后要有个修行的地方?!?br />
    郭小虎点点头,此时心神都被李辟尘牵引,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然而,我啊,有自己的一些看法?!?br />
    李辟尘笑起来:“这法,是真正之法,甚么是真正之法?那就是看,看这鱼儿游动,其中鱼儿为什么会游,它为什么不能在地上走?这其中的,就是法,这法,几近于道了?!?br />
    “我观波涛大海而悟法,悟的,是大海之中的真意,是天地自然之道,这法,是道的一丝,悟出来了,就是我的一丝,这是我的法,是真正之法,所谓道法自然,正是此理?!?br />
    李辟尘再言:“这侣,是修行中的道友。问道,求道,互相印证,然不一定是道友,那同样,即使是魔,也是你的道侣,他和你战,你看了他的法,知道了他的道,这不也是印证么?只不过,凶险些罢了?!?br />
    “天地万物,皆有其法,同样也都是一路行来的道友?!?br />
    李辟尘顿了顿:“这财,我只以为,不仅仅是指那黄白之物,这财啊,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前两者带给我们的财富?!?br />
    “如我之前所说,你且看,为何是法侣财地?这前头,还有一个道字,是道法侣财地?!?br />
    “法让我们有了不可说的力量,而侣让我们有了一路同行的挚友,百年千年,这些化作我们的财富,届时,这个财指的,就不是那些黄白之物,而是这些挚友,力量,道理带给我们的智慧,经验,阅历?!?br />
    “这最后一个,是地。地么,就是修行之地,成仙了,要去哪里清修,不敢再踏足红尘,怕被沾染,更怕被因果缠绕,为什么仙是一个人和一个山?山立在大地之上,人足踏大地,意味着坚实,不得骄躁,不得气馁,不得妄尊自大?!?br />
    “山千年不老,默默矗立天地之间,风雨不能使其低头,雷霆炸断了山峰,它依旧站立在那里,断的口,如向天的怒吼,亦或是沉默的抗争?!?br />
    李辟尘点了点郭小虎的心窝,笑起来:“我们这四个道理,最后都会了,那么要记在哪里?就是记在这里?!?br />
    “人要修行,先要修心,心不正者,行亦不行?!?br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