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五十五章 铜烟火 师父嘱咐,木槿问 仙魔论道

第二百五十五章 铜烟火 师父嘱咐,木槿问 仙魔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尊道人从天驾云,此时缓缓至南天门前,遥遥对李辟尘打个稽首:“好个福地,好个仙山,好个道人?!?br />
    “不请自来,多有叨扰,贫道静春山烛影真宗,峨眉道人可称贫道‘铜烟’?!?br />
    这道人身上披着麻布所制的道袍,右手托着一盏红烛,一点火光摇曳,随风而动。

    他面如冠玉,身高八尺,然半数头发已经斑白,乃是玄白交织之色,由此可见其年纪已经颇大,不似外表看上去这般年轻。

    道人居天不落,那南天门中,张木槿看他,目光霎时一惊,直道:“师父!”

    她诧异非常,随即想到,莫非自家师父一直以来都在暗中护持,不曾在仙山深修?

    李辟尘对铜烟道人言语:“前辈既来,何不落贫道山上?”

    “不敢不敢,此山神秀,我非福地之仙,此番前来,也已至太华之地,不曾通告传讯,不敢擅自落在山头?!?br />
    铜烟道人哈哈一笑:“再言,此次前来,我也是感气数有变,这才从白螺州中匆匆赶至这方,一路行法,现在见木槿无事,我便放下心来,这便嘱咐两句,也就走了?!?br />
    原来并非暗中护持,只是察觉缘法有乱,气数有变,这才匆匆赶来。

    李辟尘明晓因缘,眼前这位道人境界高绝,只是看其气息,便能窥得一二,那仙云萦绕,天光震世,当是一尊洞玄神人。

    静春山不列仙玄之位,洞玄之境已经是了不得的仙家,而这番更能看出张木槿的不凡,只在仙玄之下的仙山修行,修道至如今,一十八年,算六岁上山,也有一十二载岁月,如此进境,居然比在太华中称为一代天骄的李元心,修行还要快。

    一者一十二年化人仙,一者二十年化人仙,这般对比,当真无言。

    并非是李元心天资太弱,而是张木槿天资太高。

    “难怪要让她晋入太微修行,这般境界,不消五百年,又是一尊堪比无心道人的绝代人物?!?br />
    李辟尘心中如此想,那当初,无心道人以守缺之境,打出天桥一拳,一千年的精气神聚在其中,让四圣几乎被镇死,甚至要天桥地仙出世方能制止于他。

    修行与境界相对分离,无心以守缺之境打出天桥之拳,这当真是太过恐怖,但仔细一想,他有当初的成就,却也是合情合理。毕竟八百年蹉跎,写出《三绝天功》,此法为开天辟地一种斩三尸的法术,这等若自开一道,可以通天!

    这般人物,吕公也叹,苦界也赞,只是生错了乾坤。

    李辟尘心中念头百转,但只是一瞬之思,此时回神不过三息,再对天上言语:“既如此,贫道退去,便不打搅前辈与木槿师妹自家言语?!?br />
    话语落下,李辟尘飘然而退,离开南天门,至远处张常之侧。

    老汉看看天上,只见一团金光,看不见那仙人真貌,此时见李辟尘来了,赶忙问道:“小道爷,那光是什么?”

    李辟尘哈哈一笑:“莫慌张,那光是仙,也是木槿的师父?!?br />
    张常老汉顿时一愣,连道:“不对不对,那十二年前我见过木槿师父,是一尊俊高的道人,只是半头白发,显得有些老态,如何能是一团......”

    他话说道这里,又想起仙人道法,一拍脑门,道:“忘了忘了,仙人么,岂能没有奥妙玄法?又不是我这个凡人能看到的?!?br />
    张常了然,而李辟尘微微一笑,寻个白石坐下,手捏道印,闭目入定。

    那南天门内,张木槿看望天空,打个稽首,连道:“劳烦师父挂念,徒儿惭愧?!?br />
    铜烟道人摇摇头:“若是为了却尘缘之事,那你本是无愧,何来惭愧之说?!?br />
    “人之情为心发,故不能尽除,强行斩缘断法是外道,非我等之道?!?br />
    铜烟道人笑:“这位峨眉道人说的就很好,了却尘缘不是斩断,这番人仙化凡,化的是因果,化的是凡缘,化的是尘法,不是彻底绝断?!?br />
    “他这般说,我觉得是非常有道理的,你听他话,把那九叩归还,届时便回宗来,再去太微金庭?!?br />
    铜烟道人如此说,张木槿先是一愣,随后顿时一喜:“师父可是.....多谢师父!”

    “不要谢我,要谢他?!?br />
    摇了摇头,铜烟道人指了指远处入定的李辟尘,那眸子中神采凝聚,对张木槿道:“这位道人境界不高,但修行却是远超本身境界,半个身子列在仙班,但那气息几乎堪比一阳人仙,若是结成大丹,怕是立作真丹之境界,那道行恐能触至玄光之边?!?br />
    “木槿,十年之后,九玄论道,届时你必为金庭宫所出,虽然金庭与镇岳交好,但天下气数消长不是儿戏,定劫定法明诸道更不是嘴上打炮,你须得小心?!?br />
    见张木槿有些不解,铜烟继续言语:“十年内,他便是你的‘师父’;十年内,他便是你的‘大敌’?!?br />
    “且万万记得,且万万记得!”

    张木槿听铜烟言语,沉默半响,却是开言:“师父为何如此之说?师兄方才助我爹爹延命,又赠桃枝,师父也说师兄言语九叩是对的,也有提点之恩,我转过头去便忘却这般恩情,只当其为大敌,这........”

    “大道之前,何来恩仇?”

    一言如天音回响,铜烟道人面色无悲无喜,对张木槿道:“徒儿,你天资高绝,但终究年纪不大,若是二十年磨砺化作人仙,便不会有这般想法?!?br />
    “九玄论道,事关云原天下气数!那人仙论道,神人论道,地仙论道,你若输一阵,便去一分气数,这事关金庭,对于这峨眉道人来讲,也事关镇岳!”

    “到那时刻,仙魔不斗,神妖皆来,乃是云原千年一次的大会!如何可疏忽以???你此番觉他是善,若是十年之后,他心性大变,在论道之上辩理败你,再于斗法一道上将你杀死,你又如何去诉说?”

    “每过千年,九玄便有一次论道,届时那魔也来,那神也至,那妖也齐齐见。徒儿,你不曾见过九玄论道之景,无法想象其中真影,而此次三千年大劫将至,此一辩为下次九玄之说定下伏笔,虽我也不曾参与过这般盛会,但见过其中真影,知晓其中是何等庄严肃穆?!?br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