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五十八章 长生法 逍遥一叹,玉蝴蝶 雨收云断

第二百五十八章 长生法 逍遥一叹,玉蝴蝶 雨收云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谢师父点化?!?br />
    童子行礼,直起腰来,那双瞳孔呈现辉煌的金色,而睫毛却呈现雪白的色泽,此时轻轻颤动,配上那俊秀面容与一身白袍金裘,若是放在凡间,不知要让多少女子神魂颠倒。

    然他自身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连带着,那身侧,寅虎无动于衷,紫云只是低头,只有李辟尘微微颔首,笑了笑:“好俊的孩子,不消谢我,当时能抗我三声散去,已是得了缘法?!?br />
    “白蝶,你修持二十一日,看桃木遥遥,雪落花天,今日南天门前,我当问你,若是修行,你想求何道?”

    李辟尘盯着白发孩子,后者微微沉吟,轻轻拱手:“敢问师父,有甚么道可求?”

    白蝶眨了眨那金色的瞳,连带着雪尘般的睫毛也轻轻抖动。

    李辟尘手掌微动,那之中,化出风雨雷云四气来,其中雷光莹莹,其余三法要弱了许多。

    “我太华山中,修天时,晓天数,明天辰,问天心,掌天气,乃行天之道,代天而走,其中主修乾坤四法,一为风,二为雨,三为雷,四为云?!?br />
    李辟尘指尖轻动:“风之法,上游九霄,下看幽黎,乘风御气,观天地之间?!?br />
    白蝶拱手:“敢问师父,可得逍遥否?”

    李辟尘听他言语,反问:“你所谓逍遥,何为心中所求之逍遥?”

    问逍遥,这种询法倒是新奇,李辟尘不由得想起西游记中,孙猴子向菩提问长生的事。

    修道者多为道去,所求长生久视,逍遥为心之所往,然许多修行者皆有心无力。

    白蝶又是拱手,他的礼数非常周全,如人间有德行的士子,虽然容貌身材仅仅十岁,但心性极其老成:“逍遥者,身不受天地所束,心不被万道所窥,只道乾坤寰宇,大千万处,皆可畅游无碍,那神也不得阻挡,那仙也不得追随,那魔也不得来见?!?br />
    “逍遥者,看天而知四季之轮转,观地而知万物之生辰,人与天地皆合一,却又超脱而去,打作比喻,却无恰当之说,只道是一滴从天外来的雨,是一道从混沌中吹来的风?!?br />
    “乾坤未生我已生,天地未现我已现?!?br />
    白蝶如此说,这番言语,让边上姬紫云抬起头来,寅虎目光露出讶异之色。

    “你这蝶妖,不过刚刚化形,居然能懂这等言语?”

    寅虎上下打量白蝶,后者摇摇头,面色淡然,无有波澜,只道:“师兄不知,我于田野之中曾见一仙走过,听他于乾坤论道,与万物作声,那不久之后,师父便来,我停师父身上,听师父与那郭家小虎言语,何为心,何为仙,何为行,何为法侣财地,如此颇有感悟,只道原来仙也会死,神也会灭?!?br />
    “我等生于天地,只道乾坤茫茫,只追逐长生二字,但我细想,是长生重要还是逍遥重要?”

    白蝶转过头去,又看向李辟尘:“师父在上,弟子且以为,若长生不能久视,那不如逍遥一世来的更好?我即天地,天地即我,而我又高于天地.......”

    李辟尘微微动容,不曾想自己与郭小虎所讲的一点灵言,居然让这只白蝶有了此等感悟,甚至让他出现如此心境,可以说,那一言点化的不是郭小虎了,而是这只白蝶。

    一只蝴蝶,寿命极短,所思考的应该是如何活下去,而这只白蝶想的,居然是如果不能活下去,那不如活的精彩一点?

    逍遥,逍遥,长生与逍?;ハ嗔?,却又可以拆分开来,互不往来。

    白蝶所求之逍遥,乃是真正的大自在,大逍遥,神与心身皆不受乾坤约束,便是天尊来此,大圣当前,也如无物,这种玄妙境界,不可言语。

    然这种境界如何可得,便是天尊也难以达到,白蝶所问,倒是超出目前所见太多,却是有些急躁了去。

    李辟尘心念至此,摇摇头:“可得长生,逍遥,若是你所说这种大逍遥,不可得?!?br />
    白蝶轻问:“敢问雨法可得否?”

    “不可得?!?br />
    “敢问雷法可得否?”

    “不可得?!?br />
    “敢问云法可得否?”

    “也不可得?!?br />
    李辟尘摇头失笑:“白蝶啊白蝶,你虽听我之言,思我之语,观我之行,但这般道理,天下说通了,那也不曾有几个人达到?!?br />
    “莫说人仙地仙,便是天仙大圣,乃至天尊,也不得有这种大逍遥,你不行法,如何得道?不得道,如何得逍遥?”

    白蝶恍然,只是叹一声:“弟子羞愧,好高骛远了些?!?br />
    李辟尘哈哈一笑:“你想求道,想得逍遥,正确无比,但看的太远,非力所能及?!?br />
    “不过你也无须灰心,我且告诉你吧,我曾灵化清风,神游大千,路过云原北海之时,曾听见一尊大魔呓语,言明有一境界名为‘叩天门’?!?br />
    李辟尘目光摇?。骸斑滴侍烀哦现煲?,明道本心,人人之念皆不同,我且以为,如果能叩天门,那便得了小逍遥,至少在云原之中,已是了不得的境界?!?br />
    “这不是空谈,曾经我遇过一人,他神通盖世,为道而痴,那心失去,却强行寻到天门,然乾坤不看他,故此不为他敞开大道之门,而他也是果敢,言明既然天地不入,那他便永不叩那天门!”

    李辟尘慨叹,这番说的,正是无心道人。天地阻他入门,大道拒他于外,无心不可行天,然无心不叩天门!

    回首大道何处?可笑可笑,群仙万魔皆来笑,说他痴来且狂,窥不得真意,走的是外道旁门!

    白蝶听完李辟尘所言,那金眸微动,雪眉淡眨,躬身行礼:“弟子明晓,既如此,弟子以法行道,以道求逍遥,还请师傅传授雨法?!?br />
    雨打蝴蝶。那雷让蝶恐,那云太高渺,而那风则是大敌,只有雨,在落下时,蝴蝶可藏起身子,不用担心有人吞食自己,不用担心飞鸟的袭击,而蛙只能在池塘中仰望自己,如果爬不上树来,那就全然无用。

    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