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五十九章 雨蒙蒙 庄周梦蝶,南华外 蝶梦庄周

第二百五十九章 雨蒙蒙 庄周梦蝶,南华外 蝶梦庄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李辟尘轻轻颔首,对白蝶开言:“雨法乃水之一道,江河湖海皆是水,雨入水中归元真,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只打个斗笠,披上蓑衣,看细雨蒙蒙,看镜湖涟涟?!?br />
    “这倒是挺合乎你的心意,心中静谧而无杂念,也算是悟逍遥之道的开始?!?br />
    白蝶打个稽首,此时李辟尘又道:“此番过后,你随我入观,我传你雨水之法,待三年之后,第二次弟子传试,你与紫云同上太华,拜入仙山四脉?!?br />
    言罢,李辟尘又想了想,道:“既法已定,也该有个姓名,总是唤你白蝶,倒是不好?!?br />
    “且自己想想?!?br />
    白蝶听得这话,微微思忖,对李辟尘道:“我与师父相遇在村落,见在田野,得道在路畔,那河道中,水稻葱葱,这般说来,有人有田也有房屋村子,立土而广。是一个‘庄’字?!?br />
    那手指向南天门,继续言语:“师父前言,南天门内太华仙,南天门外凡尘人。一道南天门,仙凡如大梦?!?br />
    “南天门下得师传法,太华山上求道问真,取南华二字?!?br />
    言语至此,李辟尘猛地抬起头来,那目光凝起,盯着白蝶。

    隐隐之间似乎有什么丝线被连接起来,李辟尘心中暗呼,这般巧合,难道这白蝶是.....

    白蝶拜了拜南天门,没有注意李辟尘的神色,只继续言语:“弟子妄言,还教师父取笑了,这般,弟子便自唤庄南华?!?br />
    话语落下,姬紫云没有反应,而寅虎只是念叨了两句,却不知道,李辟尘此时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大浪。

    饶是清静经有定神之效,饶是李辟尘心境已修到四境同归,此时仍旧目光凝聚,几乎呼喊出来。

    庄南华......南华真人......

    李辟尘看着眼前的孩子,白蝶化人入道门,求问逍遥两世人......

    “.....庄周?”

    庄周梦蝶,他见到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徜徉于天地之间,无拘无束,飞过南山北海,然突然一道惊雷乍起,让他清醒,惊慌不定之间方才知道他是庄周,但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李辟尘心中慨然,这真的是巧合吗,南天门,庄周梦蝶,这都是传说中的故事,然却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眼前。

    眼前的白蝶是庄周,是他的前世,还是一场大梦?

    庄周梦我,我梦庄周?

    李辟尘有些迷惘了,这一刻那心境居然波动起来,当听见庄南华三字之后,那脑海中,万千的念头就开始纷纷席卷而至,在叩问他的内心,告诉他这是虚幻,不是真实的岁月。

    大道至理皆是虚幻,荣华富贵不过眼前云烟,一切都是假象,只要醒来,就能窥见真实的世界,也能看见真实的人。

    李辟尘的身子有些僵硬,这一刻,真灵似乎要隐隐睡去,似乎睡去就是醒来,能窥视到真实的天地乾坤。

    就在这一瞬间,那一道天音忽然回响起来,正是清静经,而那声音,似乎正是李辟尘自己。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br />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

    如雷霆、如圣音、如厉喝!

    似当头一棒!

    李辟尘猛地回过神来,刹那之间,心中转过千百念头,那虚幻真假的心境破碎而去,只剩下清静经在回响,而当中,一道混元灵光显化,乃是八卦所聚。

    人身八卦对于混元八卦之盘。

    原来不知何时,八卦混元身居然被调动气息,李辟尘这才发现自己的丹田紫府都在颤动,再听清静经的声音,刹那间便明白过来!

    “人劫第九难第八劫,黄粱梦!”

    心中颤动,李辟尘长出一口气来,那背上已经被冷汗浸透,又在霎那间被化作云雾散去。

    自己差一点便入了劫中,第九难光阴最是凶险,不知不觉便入了大劫,幸亏清静经的修持,这才把自己从那大梦之中拉扯出来。

    李辟尘思忖:“我是魂魄第四境同归,神与天地合,又在这时候看见白蝶化庄周,想起庄周梦蝶之话,所以才入了黄粱梦劫?”

    “庄周梦蝶正是神游天地乾坤,我与天地相合......原来如此,差一点便着了道,当真是处处凶险,一动一作皆有因果缘法,不知不觉便入了劫难之中?!?br />
    “不成人仙算不出自身之劫,而在成就人仙之前也只能感应到成仙之劫何时来,我尚且境界不化人仙,而来的又是第九难,故此感应不到,若是没有清静经,怕是刚刚一坐便要百年过去了!”

    李辟尘长呼出一口气,此时白蝶正在下方看着李辟尘。

    “庄南华....好.....不过我再为你取个名字吧,你且记得就好,不消多说,平素里只我唤这个名字?!?br />
    李辟尘看着眼前的白蝶少年,目光有些慨然,只道原来庄周梦蝶不是神话,而是他真的是一只蝴蝶。

    “南华....我再为你取个名号,便只是一个周字?!?br />
    “周为困之田野,原本你囚在村落庄户之中,隐在田野之中不得其法,若非那仙人行过,你开了灵窍,又遇到了我得了缘法,便要与寻常蝴蝶一般蝶陨在那田野之中,故此是困于人间不得超脱,最多只是活的潇洒些罢了?!?br />
    “这个周字,是你的隐名,庄周,困于身而不得行,但心作南华,故此游天荡地,只求道问大逍遥?!?br />
    “南华是仙名,周是隐名?!?br />
    白蝶拜谢:“南华晓得,庄周晓得,多谢师父?!?br />
    童子起身,退到一旁,此时姬紫云抬头,正与李辟尘目光对上。

    李辟尘看她行止,那眸光中明显显化不一样的光彩,知道她悟了些道理出来,于是便问去,开口言,同时语气充满惊叹:“紫云,四十九日入定,不饮不食,只汲三清,吞霞吸雾,确实是远超我的料想!如今你身中八脉已开,此时隐而不发,待雷音一响,便是齐齐显化?!?br />
    “那么,你悟到了什么道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