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六十四章 掩天机 雷师天诰,吕重绫 白鸾羽衫

第二百六十四章 掩天机 雷师天诰,吕重绫 白鸾羽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方武英师弟,顾秋海师弟,你二人不必去西方天门,此天门自有太华峰真传前去,你二人所要做的是其他之事?!?br />
    李元心嘱咐下去:“你二人一雷一云,施展‘雷师天诰’的神通,以此遮蔽天机,三日之后,待其余七人离去,你二人便在青霄殿内起法?!?br />
    雷师天诰是一种遮蔽天机的神通,需要两人施展,一者为雷一者为云,勾连天地,可遮蔽天机,让大神通者算不出、窃不得天数,是瞒天过海的无上妙法。

    两位人仙施展,坐定青霄殿中,外人不得窥视太华之数,便是寻常地魔也算不出、窃不得被遮掩的是什么天机,因为在他的推断中,天数并不曾发生变化。

    魔对仙有诡计,仙对魔亦有奇法。

    两人听完法旨,皆上前半步,打个稽首:“领首座之命?!?br />
    至此九仙皆分配完毕,李元心又交代一些事宜,且取出九枚玉令,上刻太华二字,正是用来昭告其余大洲飞升者自家身份。

    而且这玉牌也有神异,其中蕴含地仙一法,可于关键之时用来保命,不过诸次行去,都用的虚天大遁符,只要能成功把此符掏出,除非地魔亲来,否则谁也不可能冲入虚天之中去截杀。

    然如果地魔动了,那地仙也会出面,届时仍旧僵持,故此地魔不可能出手。

    而即使同有虚天大遁符,但追击者也不知道前者去往何处,便是借助符篆入了虚天也无用,依旧寻不到半点踪迹。

    九仙各领法旨下山,三日时间是为准备,而方武英,顾秋海二人则留在青霄峰中入定,静待三日之后起法遮天。

    李辟尘出了大殿,吕重绫同行。

    这孩子个头与李辟尘相仿,二人看上去都不过十六左右,但仙人外貌不能以常理推断。而且在李辟尘感知之中,这孩子和自己相同,也是半个身子列在仙班,但境界并未达到真正的人仙之境。

    “或许和张木槿一样,还未斩断尘缘,也或许是有什么秘法....但他气息并不如我......”

    李辟尘瞥了一眼吕重绫的眉心,那滴鲜红的水滴印记显得格外明显,想起之前李元心所说,此次行事,以自己与吕重绫法力最高,便心中明晓,这孩子定然不想看上去那么羸弱。

    此时吕重绫与李辟尘一同前行,见踏红尘等候在外,顿时两眼放光,直道:“这是辟尘师兄的坐骑?!好神骏的马儿!”

    “师兄?你.....”

    李辟尘听他这般称呼,微微一愣,自己在诸人仙之中应该是入门最晚,而且修行也是最短,虽也是玄裳白袍,列在人仙之位,只是境界不达,但这吕重绫同为一境,居然唤自己师兄二字?

    此时吕重绫见李辟尘不解,笑道:“敢叫师兄知晓,师弟入四脉比师兄还要晚一年,之前一直在外观中修行,不曾来至太华?!?br />
    “外观修行,你师傅是......”

    吕重绫微微一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家师陈汤?!?br />
    李辟尘听得此言,当场大惊。

    “陈汤不就是太华雨尊吗!好家伙,一脉之主亲徒,是在外观磨练?”

    李辟尘这般想,又问他:“你在哪个观里修行?”

    吕重绫挠了挠头:“是白龙观?!?br />
    如果此时孟荀在此,只是一眼估计就能看出,虽然有挺大的变化,但眼前的吕重绫,可不就是当初引他入白龙观的那个童子吗!

    只是这年纪变得有些大了,如今不过两年半,便是多加一些也才三年,当初那十岁童子,如今却已成二八之年,真是奇怪至极!

    李辟尘恍然:“是崇阳子前辈的外观,原来如此?!?br />
    吕瀑乃积年人仙,定在玄光之境修持,压制修行,这种法门在多脉之中都有,一如当初的江陵云与苏忘归,二人都是压制修为而持道,待一朝破境,立时化作出窍之神人。

    远方一声鸾鸣,打断二人谈话,此时踏红尘昂首,突看天空中,一只白色鸾鸟舞动风雨,缓缓落下,那色泽如雪,羽翅如云,此时低头,忽然见到李辟尘,当时就是一声极其欢喜的鸣叫。

    “咦....这鸾是....”

    李辟尘看了看,一拍脑袋:“你不就是当初那只上峨眉山偷吃果子的白鸾么?”

    白鸾鸣叫两声,显得极为欢喜,而吕重绫走到白鸾身边,听得这话,颇有些尴尬,那清秀小脸微微升起一丝酡红,只对李辟尘不好意思道:“原来白衫儿曾经去师兄山峰处偷吃灵果,是重绫管教不周.....”

    “非是你管教不周.....这鸟儿当初来时脖颈上还挂个牌子?!?br />
    李辟尘看了吕重绫一眼:“你什么时候把它从鸿鹄峰领来的?”

    “是七日之前?!?br />
    吕重绫笑了笑:“当时重绫前去鸿鹄大峰,正见这只鸟儿扑棱着翅膀落在一株千年公孙木的枝头,与其他仙禽似乎颇为不合,那些果子它看也不看,只是昂着头,自己左顾右盼?!?br />
    “守峰师兄和我讲,这只鸾鸟似乎经常点卯不到,让守峰师兄颇为恼火,次次惩罚也无效用,便索性不再理它,任由它去,反正脖颈上挂着个牌子,也飞不出太华地界去?!?br />
    “然这只鸟儿似乎还很喜欢捉弄守峰师兄,当是我觉得好玩,再说那些个仙禽似乎也不喜欢它,就把它要来,却不想,守峰师兄直接一口答应,连道让我快些带走,再也不想见到它?!?br />
    李辟尘听完,哈哈大笑:“可以想象,守峰师兄如何个恼火场景,确实是,这些仙禽打也打不得,骂也骂无用,尤其是这种刺头,也就只能放任自流了?!?br />
    这只鸾鸟听见李辟尘这样说,顿时昂首鸣叫起来,然而那神情却不是恼火,而是有些骄傲,似乎总是出逃,捉弄守峰弟子是一件很值得它骄傲的事情。

    这种模样,就是李辟尘见了,也不由得想把这家伙剁了吃肉,那神情上全是兴奋和欢喜,当真是皮的不行,就和个毛孩子差不多,这般想来,守峰师兄每日是生活在何等水深火热之中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