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人仙难 天意三分,五尘魔 当年之事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人仙难 天意三分,五尘魔 当年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三道天意,分去三方,冥冥之中,因果早已种下。

    有过去便得未来,从未来可窥过去。

    李辟尘闭目静神,那人身八处,俱起纯阳,此时又有玄之有玄,妙之又妙的大道伦音在四方回响,同时引诸多仙人入定。

    那李辟尘口中念叨的清晰,在这些仙家听来却是半个字也不得明晓,然那种韵,让他们心中大静,只是如听天音道语。

    一道天意入身,是为列仙之说,一道天意入冥,是为陨落之说。

    而中间一道天意,却是遁去了不可知之地,遥?;擞星蚶?,直至落在那冥冥中的定数之上,同时又分化数方,引劫难群来。

    化人仙有劫,这劫无定数,皆是过去之中结下的因,此时都要来向李辟尘讨要那果,不论是仙家,还是凡人,亦或是魔道、诸神,只要欠下了因,那就要来取一次果。

    结下的因不重,那来取果的人便少了,如果重了,那便多了。

    .............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一世长恨,半世魔身。

    云原第六尘清州,此地坐落一个福地,一个魔门。

    福地居在明处,是石龙山藏鼎观。

    魔门居在暗处,是愁鸣谷五尘魔教。

    一福地一魔门,互相掣肘三千年,而此种,因果缘由可上溯至接近六千年之前。

    自太华代九思,九思化五尘,如今也有接近六千年的岁月,这般人间,沧海都不知化了几许又几许,桑田是起了一处又枯了一处,众生也同是换了一批又一批。

    五尘魔教,曾经也是福地之上宗,得万仙来朝,天外圣境亦有无上祖师开天辟地,而如今却堕入魔门,舍祖忘本,成魔而起,发大宏愿,凡得人间五尘真意者,皆可立地成魔。

    魔,这是人心中阴暗面的放大,不摒二十七阳,但却涨二十四阴,与鬼道有悖。

    若不是天外圣境大圣无法下界,若不是天外圣境中有魔圣护佑,五尘魔教早已泯灭在历史之中,在三千年前的大劫中,五尘早该陨灭。

    五尘魔教中人善变化,可作凡人模样,化人身五尘之真形,隐匿魔气;石龙山弟子善于炼鼎问道,鼎法有十,但却不擅辨认魔人之术。

    石龙山镇压尘清多年,五尘魔教一直隐匿在阴暗之处,不曾出去,行走无定。他们如今使的乃是曾经九思宗所用之福地仙阵,故此石龙山寻之不得。

    至于为何已经成魔还能施展仙法,这自然和苦界老祖脱不了干系,毕竟枉死城收钱办事,这是一向以来的规矩。

    愁鸣谷,名字听着让人心中难言,只听愁之一字脑中便有万般画卷铺展,然而真正的愁鸣谷,却是一派祥和,鸟语花香的地方。

    五尘魔教的弟子行走有礼,言语有数,也会二人对面而坐,谈道论法;也会居于池畔垂钓,静入阑珊。

    如果有凡人误入此地,定然会认为这方是真正的神仙福地,而非是魔教本宗。

    毕竟,哪里会有魔门作这种事情?哪里会有魔门之中是一派祥和之景?

    然而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其中关窍,一切流于表面,其中真意,仍是魔道。

    那一株大梨树下,有个少年书生在睡觉,他单臂托着脑袋,侧着身子,双眸紧闭,气息均匀而无定,时而急促,时而舒缓,时而消弭。

    嗡!

    忽然一道光影显化,一只手掌伸出,那肤色青白,不似活物。

    掌中带起煞气,一枚光篆刻印其中,只看一眼,便如同魂魄皆被摄取,五精俱都寂灭。

    唰啦!

    那侧卧的少年书生突然消失,只是一个呼吸,那伸出来的手掌就被折断,而那少年书生不知何时出现在这只手掌主人的身后,那躯干晃动,头颅已经没了。

    “老把戏了,说吧,什么事情?!?br />
    少年书生一只手扣着那头颅,一只手拿着那青白的手臂,此时张开口,一口咬了下去,把那手臂上的血肉都撕扯下来一块,而这书生则是细嚼慢咽,似乎在品尝佳肴。

    “魏有道先生唤你回去?!?br />
    那被少年书生提着的头颅突然开口,那双目睁开,其中满是淡漠,上下之唇开合,如常人般言语,然那头发披散,如同厉鬼般狰狞。

    “师尊唤我?”

    这位少年道人眉头一皱,此时把这头颅丢下,那啃了一半的手臂也摔在地上,嘴里嚼了嚼,叹气道:“若说人肉,还是刚满二八的女子和三岁半的孩童好吃,那肉质正鲜,不软也不硬,香气扑鼻,一口下去,血如浆涌,啧啧.....你这手臂太老了,回头去换个年轻女孩的?!?br />
    头颅滚落在地,如被枭首一般,听闻此话并无反应,而这少年书生笑了两声,转身离去,那脚步一顿,手里一道黑光打出,化作银针,直刺在湖畔钓鱼的那位书生。

    这针是一种阴毒之法,是自身之气所化,其中蕴含三浊,若是三清仙人中了,当场就要去了十年道行,法力大跌。

    而若是三浊魔人中了,那浑身气血顿时被锁住,届时此三浊搅乱他三浊,毁丹田破四海,断人修行之路。

    这针瞬息而至,此时那湖畔书生眼皮一抬,刹那之间一道浩荡魔气升起,把这银针震了个烟消云散。

    他再抬头,却已经不见了那少年书生,然而他并不在意,因为魔门之中本就是如此,不要说那些个论道的人,交谈的人,或是并行的人,那都是表面君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五尘魔教如今就是这样。

    彬彬有礼?

    别傻了,他是在准备杀你呢。

    识不破的人都死了,真心待人的也都死了,剩下的,都是笑里藏刀的主。二人论道,说不得一人突然就施展魔功,而另外一人就突然掏出魔兵,交手瞬息,又都坐回去,当无事发生,嘻嘻笑笑,如同全然不记得方才大打出手一般。

    愁鸣谷深处,此时这少年书生踏云而来,那前方只看一道山门矗立,上面刻印两个大字,乃是【乐府】。

    “人间仙境,天下乐土,可不就是这样么?!?br />
    少年书生笑嘻嘻,走了进去,这一番,行不多远,便连见女子行过,其中有凡女,有魔修,此时见这书生来,俱都问好,笑意盈盈,有的甚至目光之中暗含秋水,顾盼连连。

    “姑娘,可有时间随小生一并去否?”

    少年书生遇诸女,每逢一人便如此一问,若是女子问起去何处,他便答:“自然是去一同登那九霄之天,极乐之土?!?br />
    那女子一听,便是面色微红,只道:“倒是真不知羞?!?br />
    “我若知羞,那你便爱不得我了?!?br />
    少年书生这般一拢,那女子一靠,然这时候,远处那高大府邸中,突传出一声浩荡魔音。

    “乐清洛,还不进来!”

    这声一吼,那少年书生顿时哀叹一声,把那女子放开,那手在她琼鼻之上轻轻一剐,只道:“好姑娘,等我回来,再度春桥?!?br />
    话语言罢,乐清洛便直入府邸之中,此时在门前兜转,行至一处殿内,见到了他那师尊,便是那所谓的魏有道先生。

    这尊老魔气息平缓,双眸低垂,此时身前摆着一副竹简,当中三处碎的满地都是。

    “师尊怎么了?何故发如此火气?”

    乐清洛嬉皮笑脸,而这老魔抬起头来,不和他多言语,直接开门见山:“有一个仙人的劫来了,你去杀了他,取了你本该得的果子?!?br />
    “杀了他,你便可彻底入我门中,得我真传?!?br />
    “杀了他,去了太华一位人仙,你可得我真法?!?br />
    “杀了他,你的心愿也可以了却了?!?br />
    魏有道语气低沉,而乐清洛面显讶异:“哪里的仙人渡劫,居然让师尊许下这般.......”

    他话说到一半,便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这时候想起老魔的后半句,是取自己该得的果子。

    是谁,和自己有因果?

    乐清洛面色变幻,而老魔眯了他一眼,缓缓开口:“太华山的仙家.....这劫他们瞒不住,因果如何去瞒?只是我只能算出他在何处,其他的一概不知.....”

    “太华?!难道是.......”

    乐清洛面色变幻,突然变得极其狰狞。

    “仙门并不公平?!?br />
    剑囚谷弟子,不是仙人,凭什么他们能乘风驾云而来,我就要爬那三千通天石阶?

    仙门不公平,入门不公平,过试炼也不公平,凭什么自己不允许过去,凭什么?那九合钟本就是用来庇护我们的,凭什么算我们不过关?!

    仙不公平,我便投魔!魔门赤裸,这才是公平!谁都可以杀谁,谁也不得不杀谁,这才是公平!

    该死的太华山,该死的剑囚谷弟子,该死的守门人!

    当初....那领头的弟子,有一副清秀的面容,是他驾的云法,而且后来还和另一个弟子吵了起来。

    他似乎是叫......李辟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