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八十八章 食仙果 吐浊化光,大荒言 武子化仙

第二百八十八章 食仙果 吐浊化光,大荒言 武子化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一声话唤得李辟尘微微一愣,看这两张小脸,不由得无奈一叹。

    “三十日,也辟谷餐霞,食气半数,也体悟了一次仙家法境,不过你们终究不曾修道,那五精不开,不能不饮不食?!?br />
    李辟尘又看了一眼列寅,自己这师弟穿着宽松的黄袍,那境界已至三火的极限,这几日进修,那三盏神火越发旺盛,而列寅本是食清气成就的妖灵,不曾吞食过有灵血肉,故此没有浊气,此番进步倒也快速。

    不理会正在闭目静静修持的列寅,李辟尘轻轻挪动,转过身子,此时就算是镇岳宫门前,也已经坐了许多的仙家,俱都在静静修持,也不好多说什么话语来,怕扰人清静,于是袖袍一转,那其中落下个铁壶来。

    姬紫云和庄周看的古怪,此时紫云伸手,口中嘀咕:“这不是剑囚谷的铁壶么.....”

    她边说着边把那铁壶的盖子揭开,那铁盖一去,顿时其中升起一阵烟云,却如同熟了的水,冒起白气,再看时,只见里面放着七八个大桃,还有一堆果子。

    二人看了,顿时惊诧,接着边上喜笑颜开,末了,又觉着有些古怪,便开口问:“师父,你甚么时候摘得桃子?”

    “是上一次,张木槿来时,我在山里摘得?!?br />
    李辟尘笑着言语:“紫云不知道,南华你也不晓得?”

    童子这才恍然,笑道:“原来是那张家姐姐的时候......”

    他想了起来,当初张木槿来时,李辟尘和张常确实坐在山泉边上吃果子来的,不曾想还装了一些放在铁壶里。

    姬紫云则是不晓得这事情,但看庄周表情,也约莫能猜到一二,心道莫不是峨眉山上的果子,师父摘了用来招待其他仙人的。

    当下二人便伸手从铁壶之中取果子来,这一枚灵果吃了,起码十日不用进食,李辟尘看二徒在那里啃着仙果,心中不由在思量,是让这两孩子在太华听道三年,再下山去,直接参与考核?亦或是听道一载,回峨眉静修二载来的好些?

    毕竟越是向后,那大道之讲越是晦涩,只怕后期都是人仙之论,自己这两个徒弟还不曾开辟五精,只是会些云雨之法罢了,修行只是凑合,但却并不算仙门子弟,若是强行听了道去,那后面距离二人的境界太过遥远,怕是会留下定形,日后成就恐会有限。

    修行之始,福地之中基本上都只是讲道不说法,法由自己从典籍之中学,这是真正仙家法门,根本不消担心会出现什么错误修行,走火入魔,故此让弟子自己摸索,这样修出的,才是属于自己的道。

    而当初李辟尘传道授法,是因为二人还不曾开始修行,此时只是选下目标,故此李辟尘也不曾传授太华之中云雨两本典籍真正的玄妙之处,那是要自己修行的,而所传的都是诸多弟子共同修行的部分,当然其中也有自己的理解。

    毕竟李辟尘自己造化混元,那云雨之法也不逃八卦之外,一位人仙指点,说出自己的法与道,只是让两人借鉴参考,而不是用来以此为模板修行。

    李辟尘这般思来想去,却终是摇摇头。

    “堵不如疏,我何必为此烦恼,这还是要看二徒的悟性?!?br />
    “当下山时,机缘自然会显?!?br />
    这就有些放手不管的意味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实在是因为听道之说玄妙,而悟道更是虚无缥缈,这谁也说不准的,与其做好规划,不如放开手脚,随缘再看。

    二徒丝毫不知他们那人仙师父正在为他们的未来思考,此时这两人,一少女一童子,在他铁壶中取了果子,正津津有味,细嚼慢咽的吞吃着。

    这边上俱都是仙人,此时都在入定悟法,若是发出点声音,那便惊扰了他们去,这实在是无礼了。

    两徒慢慢把手中仙果吃完,末了还有些意犹未尽,而此时,姬紫云忽然喉咙动了动,吐出一口浊气来。

    这一口浊气化出,姬紫云顿时感觉神情清醒了不少,便是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了本质的提升,而此便是听道之功,也是那灵果之劳。

    庄周擦了擦嘴,他一个童子,白发金瞳,看着格外特别,此时笑起来,却如春暖花开一般,只道:“真好吃,可惜,已经饱了?!?br />
    蝴蝶本就不吃多少东西,故此一个小果便饱了,而他早已在桃花树顶脱去凡气,此时也没有如姬紫云一般吐出浊气来,如果要化,恐怕是该退去羽虫之本相,真正化作一个“人”。

    唰!

    忽然,那宫阙外,不远处有一道神光化出,只看一尊仙影顶上聚集三清之气,化纯阳之光,此时凝聚出一朵道花来,却是正在化为人仙。

    又有一位人仙显化,这般动静惊醒了不少仙家,此时看那位仙人,只是静坐在地,于是许多仙人把目光投向他处,看他如何成法,只是聊以借鉴。

    这位仙家口齿轻轻张开,语气喃喃,却是在自言自语,那口中念诵的,则是自家宗门中的经文典籍,此时被他说出,在这化人仙的关窍上,居然有了一种近道的韵味。

    此时,只听得他讲:

    “吾求真道,坐于殿亭,殿广八尺,谓之八荒?!?br />
    “苦道难说,求真而悟神。日夜追逐,清起清落,法无常性,时时如水,静则上善,动则下恶;吾从水中求道,如捞镜月,只可看而不可近身也......”

    “人本荒野,是八荒居身,道乃源水,是以水灌八荒.....”

    这位人仙如此这般言语,那顶上一花悠悠而转,此时眉心却显化浩大清光,其中有一股亘古苍凉的意味,与寻常仙家不尽相同。

    这是一位仙人独有的道,这道是他过去的经历所凝聚而出,同时又想着他所想要求的方向而演化,此时念诵经文,是解析了其中的要意,故此凝聚清光,而聚四方纯阳,来此炼身化花。

    诸仙人观他得法,此番过去半日,那一花陡然大放光华,此时只见这位人仙睁开眸子,却有金雷突过,那身躯中,居然有一丝古老之气,如天荒异兽苏醒,那气血雄厚,如山如尘。

    “大荒山天行宗仙家?”

    有人这般开言,且对四周仙人解释:“是武仙一支,修以身炼荒之法,人身是荒原,法是沟渠,道是其中的水,这是他们修行的经要?!?br />
    这种言论听得新奇,于是许多仙人露出感兴趣的表情,而这般讨论又持续了些时日,对于此,李辟尘只是听了听,明白了其中关窍,便不再观视。

    现在,要看一看自己的小神通了,如此内视,可窥得一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