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百八十九章 方寸天 雨落桃仙,顷刻见 花开一念

第二百八十九章 方寸天 雨落桃仙,顷刻见 花开一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人身如炉,那成人仙就是炼丹,炼兵,炼气,那是把之前所有的修行都融汇在一起,最后锻造出一枚无暇的金丹。

    李辟尘炼就混元一气,聚八道八法,四阴四阳为一身,又因已经吞过李长生的金丹,炼化过纯阳气血,这人仙之躯远胜于寻常人仙。

    此时那目光低垂下来,是真灵开始在身躯中“游荡”,那灵飘飘荡荡,只看眼中金电疾光,那景色一转,又回到心桃木下。

    大桃树,根须虬结三千里,然这只是心中所看,却是大梦也是大真,那绯冠盖天,有桃花瓣悠悠落下,染了前方的镜湖。

    真灵落地,化作本我,此时目光看着前方镜湖,又仰头看看那桃木,不由得笑起来:“我念神通,却还要再见一次真我与道我吗?”

    “真我已逝,道我在前,我窥当下神通之道,如何还要再见二圣?”

    本我哈哈大笑,那声音震彻乾坤,在这方梦真中回荡。

    他盘坐下来,一如之前化人仙般,背靠心桃,面对镜湖,那目光转动,看这方寸之间,那遍地都是芳华。

    “外观其形,形无其形;”

    “远观其物,物无其物?!?br />
    “三者既悟,唯见於空;”

    “观空亦空,空无所空;”

    “所空既无,无无亦无;”

    “无无既无,湛然常寂;”

    “寂无所寂,欲岂能生;”

    “欲既不生,即是真静?!?br />
    本我开始念诵起《清静经》来,这是其中一段,此时被他言出,似乎在冥冥之中引起什么共鸣一般,那整片方寸山河,都开始回荡这道声音,一人言,渐渐变成十人言,继而越来越多,那声音也越来越洪亮,慢慢的,那四周刮起风来,那天上卷起乌云,其中下起雨来,雨点打落桃花,而忽然间,一道惊雷划过云巅,发出隆隆的声音。

    风声雨声雷声,诵经声。

    而此时脱离心桃之处,再看真正李辟尘所处之地,那身躯之中,开始隐隐有琉璃光华游动,就像是鲤鱼,就像是龙蛇,就像是.....一团变幻无形的水流。

    混元一气游荡,在身躯中造化万千,以显化小神通。

    那脑海中,响起宁真人所讲述的道,此时用来借鉴,那说的,是自然,是一切原初的道理。

    “.....道为自然,自然为道,这天地乾坤之中,处处皆有道,然一人道不同,数人道相悖,这千人万人,大道皆是不一样,你的道,在他身上可能是魔道,而他的道,你修行了,或许根本没有用处......”

    李辟尘双目中阴阳光华流转,那心桃木下,本我开口,与本尊同时言语:“我的道,我的法,我的神通......”

    “炼就混元返先天,一气造化阴阳巅?!?br />
    神通自生,非是自己所选,那是自身修行的道,在结合所修行的法、术所造化出来的,不以修行者的意志为转移,这是天生的神通。

    如很多神灵,自先天一诞便拥有伴生之宝,或者天赐神通,因为他们是自然而然的,从道中自然诞生出来的,是遵循着意志,是天的意志或者地的意志所造化,亦或是如先天根本源气至宝一般,是某处方寸山河的道与规则汇聚,所弄出的,养育出的神异生灵。

    人仙,把自身以为炉,把所修行的法与道都熔炼在一起,回返先天的境界,成就“仙人”,是得以小长生,故此可以生出小神通来,不过人仙的小神通,一般来言,都不是攻伐所用,是自身对于修行之道的阐述,是心神的具象化,而大神通中,多是攻伐争命之法。

    这是因为洞玄化守缺,神通自生,而洞玄正是开辟人身仙天的境界,此时化守缺,是在混沌仙天之中开辟净土,故此所诞生之神通要有强大之威,其中对应的含义正是“开天辟地”。

    这开天,开的是人身仙天;这辟地,辟的是人身净土。

    化了人仙,是炼化自身之道,小神通是阐道;化了守缺,那是要向地仙进发,是要开天辟地,造化人身仙天,故此施攻伐之神通,是在对抗虚天,对抗混沌。

    李辟尘思想曾经,自己所见之大神通,不论是“千里山河”,还是“缩地成寸”,亦或是“五鬼搬山”、“借尸还魂”,其中都有一种向天争命的意志,亦都有造化乾坤的力量,这便是大神通,一施展开,那是天地变幻,日夜倒颠,玄妙非常。

    混元一气在身躯之中回转,那混元大丹在悠悠旋转,此时看那心桃木下,本我口中诵经不断,而李辟尘自身端坐宫阙门前,一动不动,却渐渐有一种玄奥气息散发出来。

    那地上,泥土渐渐蠕动,那宫院之内,灵木仙树开始摇曳。

    心桃木中,那天上的暴雨越发的大起来,而那风更是如真正“疯”了一般,开始呼呼的吹,似乎要把这颗根虬三千里的大桃树连根拔起,而那天上的乌云也汇聚的越来越厚,其中雷光不断的闪烁,带着电与火,咔嚓一下,劈在混沌和虚妄之中。

    狂风骤雨,雷打乾坤。

    如有神在怒吼,如有仙在发威,如有妖在天上擂鼓,如有魔在肆虐天地。

    然而即使如此,本我依旧在缓缓念诵经文。

    那风声暴戾,没有挡住清静经的声音。

    那雨声盖天,没有挡住清静经的回响。

    那雷声镇世,没有挡住清静经的念诵。

    那云声浩浩,没有挡住清静经的言说。

    本我坐在树下,任凭那风吹雨打,任凭那雷啸云滔,只是笑着,在那处念诵自己的经文,在言说,在明法,在问道。

    终于,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风停住了,那雨也消失,那云远去,那雷也散无踪影。

    一轮太阳冉冉升起,自东而出,光照南天,是造化一道混元之气。

    那本我停止了念诵经文,此时睁开眸子,那真人间中,李辟尘同时睁开眸子,那阴阳之光缓缓散去,转而恢复原本的黑眸。

    此时在心桃木下,此时在镇岳宫前,只看绿芽破土,只看神木招摇。

    此时正是!

    ......

    白泥青影碧波塘,天惊石破桃如妆;

    春风梦醒花意盎,仙宫道前漫神芳。

    ......

    李辟尘微微笑起,那手指在地上轻轻沾染一尘,那刹那之间,只看尘土之中,绽放万千神芳。那身边,不断有小木破土而起,仅仅顷刻,便是百花齐放。

    一念花开,遍地神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