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欢喜人生-> 第11章 心疼

第11章 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去地里割了几把韭菜,洗好切碎和剁好的肉以及调料拌好,宋大妹就招呼欢喜和宋为民包馄饨了。

    馄饨倒是不难包,别说欢喜有原身的记忆,便是没有,也难不倒她,除了一开始包的几个被宋大妹指出馅有些少,后面是越包越好,和宋大妹包的放一起都分不出来了,惹得宋大妹直夸她手巧。

    五斤馄饨别看多,但几个人没一会就包好了。刚好这会爱国把水烧开了,宋大妹便将包好的馄饨分两次下了下去。

    因为天气热,所以宋大妹做了冷面。这会的冷面自然不可能像欢喜印象中那样有许多配料,甚至按她的想法,要做冷面就应该用凉开水,可是宋大妹却是直接将煮熟的面条放到了冷水中。

    ——别怀疑,这里的冷水就是井水。

    要换个讲究的,说不准根本就吃不下这面。好在欢喜别看长着一张精致漂亮的女神脸,上辈子坐在轮椅上的那些年,也一直是个似模似样的名媛,但她骨子里却依旧是那个漫山遍野疯玩的假小子。

    更何况,仔细想想,这会不比后世,在小欢喜的记忆中,别说井水,便是路边随便一条水沟里的水也是干净清甜的,指不准比她上辈子喝过的冷开水要干净许多。

    弄好了面,宋大妹就开始弄油头汤。

    欢喜一开始还闹不明白什么是油头汤,后来才明白所谓的油头汤就是面汤。不过,这个面汤却是简单的很,烧开的热水里面放点猪油、酱油、麻油,再切点香葱也就成了。

    午饭做好了,宋大妹又决定去送饭,欢喜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说来到这么多天,她还从来没出去过呢,天天躲在房间里练习走路,都快闷坏了。

    于是,宋大妹拎着两个大篮子,宋为民拎了一个大篮子,篮子上又用布盖好,一行人浩浩荡荡去送饭了。

    “欢喜你小心点,田埂上的路窄,可别给摔了,爱国,扶着你姐?!币槐咴谇懊孀?,宋大妹还不忘招呼道。

    爱国脆生生应了一句,便过来扶她,但是却被欢喜拒绝了。

    “爱国你去抱凤贞吧,敬业他力气小,可别把凤贞给摔了?!被断财挠行┬木ú?。

    话说这会的人实在是太大胆了,居然敢让爱国敬业这么大的孩子抱婴孩?;褂蟹镎?,说是4岁,其实周岁才两岁多点的孩子,走在田埂上,已经好几次摔了,她自己不哭,爬起来拍拍膝盖继续走,旁的人也不以为意。

    若不是这时候欢喜才刚刚练习好走路,在田埂上有些自顾不暇,否则她早就忍不住去牵着她走了。

    宋家庄的地离得有些远,欢喜一行人走了十多分钟才到地头。路上,他们还遇到很多同村和他们一样来送饭的人,宋大妹和这些人都熟,打起招呼来一点都不含糊,很快就亲亲热热说起话来。

    “欢喜也出来了?”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欢喜,然后上来关心道:“如今身体可好?”

    “好着呢?!被断残γ忻械?。

    大家看着这样一点阴霾都没有的欢喜,倒是都笑了起来。

    “对,小姑娘就该这样,你以前是太腼腆了,周家那几个孩子才总是欺负你?!币桓龃竽锟诘?。

    “没错,小姑娘可不能太腼腆,在自个儿村上还好,等上了学,那可是要受欺负的?!?br />
    “就是,我们欢喜这么漂亮,皮小子就会挑你这样的捉弄?!?br />
    ……

    大人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调笑起来,欢喜知道大人逗弄小孩子的心思,倒是不生气,一直笑眯眯的。见她这样,本来准备跳起来反驳的宋为民倒也按捺下来了。

    很快,宋二柱宋三柱等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线中。

    “阿娘!”李玉珍最先发现他们的到来,远远地就对他们挥起手来。

    “出息!”宋大妹瞪了闺女一眼,“怎么就你在休息?”

    李玉珍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这不是太累了吗?”

    “你两个舅舅都从早上忙到现在了也不累,怎么就你累?”宋大妹白了她一眼,转头喊道:“二柱、三柱、淑华、建设,都快来吃饭!”

    回头,她还不忘埋汰自家闺女道:“连你哥都坚持住了,你呀,真是被我惯坏了?!?br />
    李玉珍赔笑,见她这样,宋大妹倒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而这会,宋二柱等人也已经回来了。

    看到自家爹爹黝黑的脸上淌满了汗,连脖子上挂着的汗巾都湿哒哒的能滴出水,欢喜顿时心疼坏了??上?,她倒是想要给他打盆水擦个脸,可惜没有盆也没有水。

    宋二柱却是习以为常地扯了脖子上的汗巾擦了把脸就坐到了田埂上,拿起一旁的搪瓷杯咕噜咕噜灌下半杯水。

    欢喜揭开竹篮上的布,盛了满满冒尖的一碗馄饨递过去,宋二柱接过一言不发地吃了起来,等一碗吃完,才缓过气来,对着一旁正在吃冷面的欢喜道:“欢喜,吃一碗馄饨吧,爹爹吃这一碗就够了,你的冷面给我?!?br />
    在乡下,一般有好吃的都是紧着家里的壮劳力吃的,农忙的时候尤其如此,因此才又宋二柱这样的话。

    欢喜闻言摇了摇头,“不用了爹爹,你吃馄饨吧,那个有肉,吃了你才有力气干活。我又不上工,吃冷面就行了,冷面也很好吃。而且我在家的时候已经吃过两个馄饨了,不信你问姑姑?!?br />
    她不是孩子,虽然这两个月天天番薯粥吃得都要吐了,馋肉更是馋得做梦都想到,但他知道自家爹爹上工有多累,冷面虽也不错,但却容易饿。

    “就是二柱,你自个儿吃吧?!彼未竺靡部诘?。

    她不是不心疼侄女,但她也心疼弟弟,她未出嫁前是做过双抢的,知道那有多累,也是因此,她今天包的馄饨,连自己和儿子闺女也没算在内。

    宋二柱犹豫了下,到底还是妥协了。他的年纪虽然不大,但伤了的那条腿到底还是拖累,平日里上工还好,双抢的时候其实颇有些吃不消。只是再怎么吃不消,有侄子和闺女要养,他也要咬牙做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