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欢喜人生-> 第38章 流言

第38章 流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欢喜是真不会纳鞋底,她上辈子那会倒是因为兴趣做过那种乡下很土气的棉鞋棉拖鞋,但那会鞋底都是买的现成的。

    当然,她来这儿也并不单单是为了学纳鞋底。

    纳鞋底并不是难事,难的是费力气,没一会,欢喜就能够做得有模有样了,她一边纳鞋底,一边安静地听着各种各样的八卦。

    村里的妇人讨论的事情来来去去就那么些,不是这家儿媳妇和婆婆吵架了,就是那家生了个大胖小子,而年轻一辈的婚事也是村里的大八卦,不可避免被提到。

    “大贵媳妇心也太凶了,五百块钱的礼金,亏她也张得了这口。整个云华公社,五十块的礼金都是顶天了。再说了,那赵春花又不是多能耐,也真是没脸没皮了?!?br />
    老宋家住得再怎么偏僻,这种事也是瞒不了人的,更何况宋家本来就没有瞒着的意思,反正丢脸的不是他们。因此,这会村民对这事的来龙去脉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大贵媳妇就是个窝里横,还不是看着欢喜是宋家的闺女,想要利用一把?还有那周小宝,看着吧,有这么个娘挑唆着,那孩子以后好不了?!?br />
    说话的妇人转头对着欢喜道:“欢喜啊,可别把这事放心上,你现在是咱宋家正正经经的闺女,上了族谱落了户口的,谁来都没有变卦的道理。你有咱老宋家疼,不稀罕他们周家?!?br />
    欢喜腼腆地笑了笑,表情有些迟疑地道:“其实我觉得……赵婶子要五百块钱,应该是有苦衷的?!?br />
    闻言,坐得近的几个妇人顿时便皱起了眉头,看着欢喜的目光也有点耐人寻味了。

    欢喜不是没发现,却低头当做没有发现。

    “欢喜啊,你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老话说得好,生恩不如养恩,你可不能做那白眼狼?!辈恢撬镏匦某さ?。

    “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欢喜被说得面孔涨红,支支吾吾道:“我只是觉得……春花姐姐的身体不好,可能需要很多钱?!?br />
    “什么意思?”一群妇人却是听得有些莫名。

    没听说过周春花的身体有哪里不好的啊,难道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吗?

    欢喜却是反过来一脸迷糊,“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你倒是说??!”有急性子的人忍不住催促道。

    欢喜抿着嘴一脸不好意思,小小声道:“不是说赵婶子当初就花了不少钱调理身体的吗?”

    顿了顿,她有些茫然道:“我也不知道赵婶子为什么要调理身体,但想来大家都这样?大贵婶子礼金多要了,那春花姐姐的婆家就不用再花钱给她调理身子了?”

    见众人的表情有些难看,她似是有些害怕道:“反正是要用来给春花姐姐调理身体的,钱在谁手里不是一样吗?”

    众人面面相觑,眼底却颇有深意。

    欢喜这个小丫头不懂,还当赵秀荷要钱是为了闺女,他们难道还能不清楚?

    在赵秀荷心里,给闺女调理身体,别说五百块,她连五块钱都不会乐意花出去。

    但是欢喜的话,大家却并没有当做笑话一笑而过。

    在场的人纷纷想起了当年的事,赵秀荷为什么会嫁给周大贵?

    因为她的身体底子坏了,老一辈的人说她今后在生儿育女上会艰难。所以她娘家虽然有意拿她多换礼金,可也没有人看得上她,眼见着要砸在手里了,她父母才不得不把她嫁给周大贵。

    后来,赵秀荷的身子果然有问题,根本怀不住孩子,使得她婆婆不得花钱给她调理身体。为了这事,周家几房可是没少生龃龉。

    那么赵秀荷的身体底子怎么会差的?

    因为她父母把她当畜生一样使唤,有好吃的也轮不上她的关系。

    再来看周春花,她的情况和赵秀荷何其相似?

    同样使劲地使唤干活,同样吃不到肉,同样看着干巴巴的。

    “我没记错的话,春花那孩子好像还没听说来例假吧?”一个老婆婆眯着眼睛问道。

    旁人听了吓了一跳,“应该不会吧,都二十岁了,或许是没往外声张呢?”

    “恐怕是真没来,没见她家弄草木灰?!闭馐焙蛎挥形郎?,却是要自己做月经带的,当然,条件好的都是买卫生纸,但显然周家是没那个条件的。

    这会的女孩子虽然例假来得晚,但也多是十七八岁就来了例假。当然,也不是说例假来得晚就是不能生孩子,妇人们这点常识还有的。

    但是问题是……

    不来例假就不会生孩子这种事,她们却是知道的??!

    “不单是春花,杏花跟梨花好像也没听说来例假啊,杏花今年十九,梨花的话……是十六还是十七来着?”不知是谁开口道。

    “是十七?!焙芸炀陀腥嘶卮鸬?。

    “那可也不小了,我们家阿芬十六就来例假了?!?br />
    “我孙女是十七?!?br />
    ……

    欢喜眨了眨眼,一脸无辜道:“什么是例假?”

    众人讨论事情的声音突然消失,随即有些尴尬地对视一眼,爱兰婆婆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是大人的事,欢喜还小呢,不懂也没有关系?!?br />
    欢喜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于是在赵秀荷一无所知的时候,有关她女儿的流言一点一点往外扩散,她几个女儿在婚姻市场上已经没有了行情,便是不要礼金,怕是也没几个人乐意娶她女儿。

    对此,欢喜是一点愧疚也没有,她觉得周春花几个还应该感谢她,否则的话,不知道要被赵秀荷称斤论两卖到哪里去。

    等到赵秀荷知道了这种消息,说不准还会对女儿好一点呢,至少会想着给她们吃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不过说实话,虽然还没见过其他“亲生姐姐”,但就看到过的周春花和周杏花,欢喜对她们还真没有什么好感。

    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周春花和周杏花就是这样了。

    欢喜回去的时候,奚万里正从屋里出来,睡得满头大汗,正抱着一桶井水准备往自己头上倒。

    “哎,等等等等!”欢喜连忙上前阻拦,抢过那桶井水道:“你不要命了?夏天的井水不知多冰,天再热,你这么往身上泼,也非得生病不可?!?/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