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欢喜人生-> 第94章 受伤

第94章 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欢喜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蛘咚嫡飧鍪焙?,整个宋家庄的人都知道了。

    村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人人自危的气氛,往常大家去镇上或县城,往往都是家里的女人带着孩子去,甚至是独自一人去,如今要么选择结伴去,要么让家里男人送过去。

    总之,大家都谨慎起来了。

    隔了几天,又传来消息,生产队里被抢的那辆拖拉机找到了。据说是在吴家村那边的山脚下找到的。

    “听说部队里已经派了人过来?”

    “真的?”

    “那可不,要不然那逃犯怎么会丢下拖拉机?大家都说他是往山上逃了。要不然在外面,一辆拖拉机能有什么用?部队里可是有车的,那人可不要逃进山里,才有可能逃走吗?”

    “那我们是不是不用担心了?”

    “应该吧?!?

    ……

    村里人议论纷纷,宋二柱特意交代欢喜道:“这几天先别去山上,等那逃犯抓到再说?!?

    欢喜点了点头,她并不打算以身犯险,再怎么自持身手不差,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和那些真刀实枪的军人比拟。

    更何况,对方是杀过人的,欢喜虽然觉得自己不差狠劲,但她前后两辈子都没跟杀人犯对上过,心里不是很有低。

    欢喜以为自己不上山就不会有事,但意外来得却是那么快。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欢喜正给养在屋后的羊喂草。如今家里已经有四只羊了,两只是当年李建设送过来的,两只是他们的后代。

    几年来,这几只绵羊给家里贡献了不少羊毛,欢喜趁机给家里人每人织了一件羊毛衫,另外如羊毛袜羊毛帽羊毛手套的更是少不了。

    也是因此,她对着几只绵羊很是上心,每天晚上都要过来看看,生怕被人偷了。要知道,去年隔壁蒋家村就有一户人家辛辛苦苦养大的猪被偷了。

    正当欢喜要转身的时候,一只手陡然从后面掐住了她的脖子,她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去抓脖子上的那只手。

    “不许动,不许出声?!钡统了谎频纳粼谏砗蟪鱿?。

    欢喜身形一僵,似是有些害怕得颤抖,背后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的目光却已经沉了下去。

    “家里的粮食在哪里,用手指给我看?!蹦腥丝诘?。

    欢喜闻言不动,后背上却有尖锐冰凉之物抵了上来。

    对方居然手里有刀!

    欢喜微微垂眸,随后妥协地伸手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对方看了看厨房的位置,又看了看其他几个房间亮着的灯,低声问道:“厨房里有人吗?”

    欢喜摇了摇头。

    那人依旧极为谨慎,用刀抵着欢喜进了厨房。

    这年代没有油烟机,因此厨房往往都设在比较边角的地方,因此家里人并没有发现欢喜出了事。

    奚万里却是例外。

    他对欢喜总有着本能的关注,这种关注源于当年的好感,也源于欢喜不同于一般孩童,在他眼里是一个特殊有趣的存在。

    所以一些连宋为民都没有注意到的小事,奚万里却注意到了。

    欢喜虽然不是洁癖,但也是个爱干净的,所以每次去羊圈看了羊,她都会到屋前吹吹风,把身上那股羊圈里的臭味给吹掉,然后再回房间睡觉。

    但是今天……

    奚万里耳朵动了动,小丫头似乎进了厨房?

    他直觉有些不对,站起身就打算出去。

    “你去哪?”宋为民皱眉问道。

    这次宋保家回来是带着阮心爱的,奚万里自然没办法和他住一个房间,本来是要和宋卫国住一个屋的,但是宋卫国原来住的那个有大床的房间在宋为民长大之后归了他,宋为民原来那个只有小床的房间留给了宋卫国。虽然也能临时换一换,但宋卫国觉得麻烦,索性提出让奚万里和宋为民住一个屋。

    奚万里不是怎么在意地答应了,至于宋为民……他倒是想要拒绝,但说不出正当理由,只能被认为是无理取闹,他索性也就不说了。

    奚万里头也每回,“我去小便?!?

    听他这样说,宋为民也不说话了。

    奚万里放轻脚步走到厨房门口,里面很安静,但是却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像是……

    他透过门缝看过去,只看到一个高庄男人的背影。

    这一刹那间,奚万里选择了相信欢喜,于是下一刻他蓦地推门喊道:“谁在里面?”

    欢喜几乎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哪怕身后的人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失神,也足够她反应了,一个后空翻,她的腰肢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角度在半空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出现在了逃犯的身后,逃脱了那把刀的威胁。

    谢天谢地,这人刚刚为了装米,已经松开了掐着她的脖子。

    于此同时,奚万里手中的匕首已经疾飞而出,从背后射中了那逃犯的胸口。

    可惜,仓促之间动手,没有插入心脏,而是插入了他右胸的位置。

    欢喜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不想这人却是极能够看清形势,连犹豫都没有,二话不说就逃了。

    欢喜下意识要追,奚万里连忙拦住道:“别追了,部队的人很快就要来了,他逃不掉?!?

    说完,他低头去看欢喜的脖子,随即眸光一深,果然,自己刚刚没有看错。

    “他掐你脖子了?”奚万里的声音有些冷。

    欢喜倒是没在意,点了点头道:“上来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话一说出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奚万里微微蹙眉,“别说话,估计是喉咙受伤了。我那里有药酒,我去拿点给你擦擦?!?

    欢喜点了点头,刚刚没觉得,这会她的脖子却是火辣辣疼了起来。

    奚万里回房拿药酒,自然要被宋为民询问,这一问之下,就知道欢喜受伤的事儿了。

    至于其他人,自打知道那逃犯是杀人犯之后,宋二柱、宋保家和宋卫国就每天晚上都会和村里的壮劳力一起轮流巡逻。而这一天,刚好就轮到了他们三个。

    那逃犯估计也是看准了这点。

    而宋为民和奚万里,前者是因为还未成年,而后者,他却是不放心欢喜,拒绝了生产队的提议特意留下来的。

    宋为民的嗓门有些大,阮心爱也被惊动了,她这会本来都已经睡下了,听到声音披了件衣服就跑出来看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