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欢喜人生-> 第100章 郁气

第100章 郁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欢喜没想到自己的猜测居然会那样准,就在她初二下半学期的时候,真的出事了。

    徐国红怀孕了!

    “你说真的?”欢喜一脸惊愕。

    她就说之前有什么地方不对,原来在这!是呢,这时候可没有***这东西。

    事实上,时隔一年才发生这种事,已经能称得上一声幸运了。

    欢喜原以为,这事闹出来徐国红要倒霉了,毕竟如今这种风气问题,男人不一定会被抓出来,但女人却绝对讨不了好。

    但是接下来的开展却委实超出了她的想象。

    “小婶娘你说啥?”欢喜一脸错愕道:“徐国红去报警了?而且还是告周博鹏强暴了她?”

    冯淑华点了点头,“这下周博鹏要倒霉了?!?

    欢喜有些愣神,许久才问道:“那孩子真是他的?”

    原以为冯淑华会点头,不想她却道:“十有八九不是?!?

    “什么意思?”欢喜有些懵。

    宋为民摸了摸鼻子道:“徐国红不知跟多少男人做过那种事,估计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孩子是谁的?;岢渡喜┡羰逡膊还且蛭八橇饺嗽谝黄鸬氖焙虮蝗俗财屏??!?

    欢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事实上,村里人的感想都和欢喜差不多,要说周博鹏无辜吧,他不无辜,要说他罪有应得吧,那也肯定说不上。

    不过……

    “徐国红干啥把事情捅出来?对她能有什么好处?”欢喜一脸疑惑道。

    她这样一闹,固然能够把自己撇清,让周博鹏倒霉,但自己也不见得能得什么好。

    闻言,冯淑华的表情有些古怪,犹豫半天才道:“这还不简单,要是不把事情闹出来,她怎么打胎?先不说自己折腾的话对身体会不会有害,便是顺利了,她怎么做小月子?”

    呃……说得真有道理。

    欢喜无言以对。

    这时候可不是后世,打个官司没有一年半年,过了一审二审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有关于周博鹏的结果很快就下来了。

    “要坐五年牢???”

    几乎是每一个得知的人,都是一脸惊讶。

    要知道周博鹏家里就老娘媳妇和一儿一女,他老娘还是常年生病卧床的,儿女都还小,这下家里没了一个壮劳力,日子就要难过起来了。

    在这么想着呢,就出事了。

    “不好啦,博鹏媳妇上吊了!”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把其他人都给惊着了。

    顿时,村里人都往周博鹏家赶去,宋有才更是急得脑门都冒汗了。

    到那的时候,博鹏媳妇已经被救下来了,只是看着却只剩半口气了。

    “博鹏家的,你可别想不开,再怎么艰难也就这五年?!?

    “是啊,哪怕不为了小哨,你也得想想小草,那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自己就这么眼皮一翻去了,小草到时候不得吃苦吗?”

    “你要是去了,这一家子可是都要活不下去的?!?

    ……

    村里的妇女你一言我一语地劝着。

    钱妹儿虽然是周博鹏的媳妇,却不是原配,儿女中也只有女儿是她生的。不过原配是她姐姐,当初她姐姐病重的时候,对着自己阿娘和妹子又是跪又是求,希望妹子能在她死后嫁过来,就怕自己去后来个厉害的后娘,让儿子过苦日子。因着这般,钱妹儿才会嫁过来,而她嫁过来的时候,周小哨还没有记事,所以说是姨母继母,但其实和亲母子没有区别。

    欢喜在一边听得有些……总之心情很复杂。

    她原以为钱妹儿是因为丈夫出轨才想不开,结果关注点在这儿的人居然只有她一个,其他人包括钱妹儿,在意的都是周博鹏去坐牢家里会少一个壮劳力?

    看钱妹儿的神色变化就知道,众人都劝到了点上。

    欢喜觉得自己是不理解的,但又觉得自己是理解的。试问如果没有金手指,她怕是也顾不上其他,只一心想要吃饱穿暖。

    ——在生存面前,爱情的存在实在过于渺小了。

    事情就这么算是过去了,一个月后,做完小月子的徐国红从县城医院回来了。

    除了徐国英,大概没有一个人是欢迎她的。但要说多痛恨,那也不至于,至少没有人会去特意针对她。

    对于徐国红而言,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徐国英本以为这次的事能够让徐国红得到教训,但是徐国红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虽然事情的发生有些出乎意料,但反正也没影响到她,人家医生说了,自己的生育能力不会受到影响。

    唯一的后遗症大概是……这次之后,再没有男人敢沾上她了。

    哪怕还是有一些色胆包天的男人会管不住下半身,但总归“生意”要比以往差上许多。

    不过她也不是特别放在心上,哪怕那些男人不再来找她,真不得已的时候,她并不介意用以往的把柄威胁他们给她好处。

    这一年的暑假,欢喜顺利收到了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而这一年,宋为民义无反顾地去了军队。

    唯一令欢喜有些担忧的是,本来说好会回来接宋为民的宋保家和奚万里不知为何都没能回来。

    一个月后,宋卫国的信过来了,直说部队里出了点事没赶上,信里一再道歉,并说有机会去宋为民所在的市部队看他的。

    欢喜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怪二哥,但她也没有因此放心。

    她非常疑惑,奚万里为什么没有给她写信?

    这几年,奚万里给他的信从来都没有断过,二哥写信回来必定附带着他的信。

    更令人忧虑的是,这次二哥的信中非常反常地根本就没有提到奚万里。

    B市军区

    宋卫国走进训练区的时候,看到除了奚万里之外的其他队友都倒下了,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奚万里像一柄利剑一般直直站着,一张俊脸冷得像是冰雕出来的一般,身上的煞气浓郁到令人心惊。

    许久,地上躺着的人不敢起来,他却转身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宋卫国叹了口气,开口道:“行了,别装孙子了,都给我起来了?!?

    话音刚落,那群队友一个比一个利落地爬起来了。

    奚万里再年少有为,他们这些队友也不是银枪蜡头,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这么多人?

    只不过是……不忍心对他出手罢了。

    他们却不知道,因为他们这样,奚万里心中的郁气愈发没有地方发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