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女生小说 -> 疯妃传-> 第一九九章 禅茶(上)

第一九九章 禅茶(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大慈恩寺最著名的,除了前唐皇家寺院、译经圣地等官方的历史地位,还有三样现在最脍炙人口的东西:五百钱一碗的素面,后院桃林的大水蜜桃,和所有寺僧都比别处更擅长的:沏茶。

    本寺方丈湛空大师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禅茶一味。

    茶之清苦、提神、解渴、去热燥,与打坐修禅念佛的静心需要,极是相得益彰。

    尤其是本朝太祖发明了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清饮方法,大得释家的心意。因此,尤其是京城的寺庙里,大部分僧人都极爱饮茶。

    外寺的僧人,大多仍旧沿袭前唐的“煮”法:碾茶成粉,加入各种香料调试,最后在茶汤表面点出清雅画面,实在是视觉加味觉上的非凡享受。

    然而大慈恩寺却因为招待过太祖太多次,绝大部分寺僧都更爱清饮多一些。

    也因此,在清饮的过程中,如何控制投茶量、水温、沏入茶碗中的手法,以及这些手法与各种类型的茶叶的匹配方式,成了大慈恩寺僧人的独家绝活儿。

    所有来大慈恩寺的香客,几乎都要喝上两杯才心满意足。

    刚刚被佟静姝纠缠上时,秦煐不胜其烦,简直就想一走了之??墒窃谒丫蛔约郝钆艿那榭鱿?,秦煐想起寺里那清苦微甘的清茶,又有点儿舍不得走了。

    既然周謇说了要去见高僧,秦煐想,去就去吧,也不错。

    这位高僧所住的,并不是众僧聚集的僧寮,而是在极偏僻处的一个小小院子。

    “周表兄,这种地方也能被你找到?你厉害??!”秦煐好奇地左顾右盼。

    周謇兴致极浓,小声道:“万不可说与旁人。若是让我祖母听见了我又乱跑乱认识人,她又该禁我的足了?!?br />
    扬起一边的嘴角嘎嘎地怪笑,秦煐回头看着风色道:“你听见了?这事儿要是传到姑祖母耳朵里,咱俩都得被周表哥剁了!”

    风色正巧低头看路,闻言抬头,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小人绝不外传?!?br />
    周謇看他一眼,笑道:“你们俩都是我信得过的,不然我也不会带你们来。来,来,进来。他院子里服侍的小和尚新换了一批,个个伶俐非常。而且,都沏的一手好茶?!?br />
    秦煐被他说得咽了一口口水。

    周謇忍不住笑着调侃道:“三表弟,我还是头一回看见有什么东西能让你馋成这样呢!”

    秦煐看了他一眼,露出少年独有的被戳穿时的羞恼和尴尬。

    但心里却轻轻一动,这的确是自己第一次在周謇面前真的没能控制住自己。

    他竟然发现了……

    风色却觉得奇怪。

    他家殿下的脾气,暴躁急躁火躁。要说他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失态,那肯定不对;但是,他随时随地都在控制自己不要失态,却是真的。

    周小郡王一向以细心体贴闻名,怎么会说这才是第一次呢?

    小院子里的小和尚看到周謇,会心一笑,合十欠身,问道:“小公子,你又来了?这次要喝什么茶?”

    周謇哈哈地笑,折扇展开,潇洒风流:“自然是你们最好的茶!你师父在吗?”

    小和尚摇头:“师父去看二圣三绝碑了?!?br />
    周謇有些失望:“白跑一趟?!?br />
    “你们师父可说了何时回来?”秦煐忽然出声问道。

    “哦,师父说,转一圈。大约两三个时辰吧?!毙『蜕锌蠢聪胍鹂?,故意把时间说得很长。

    越是如此,秦煐越不愿意走:“表兄,你刚才不是说又累又困?你在这里歇歇脚,我出去走走。兴许就碰上大师了呢?”

    周謇张口结舌:“我,什么时候,又累又困……???”

    但接着就被秦煐抓住,连推带搡地塞进了小院子里最大的一间屋子。

    果然,那间屋子里铺着精致的蔺草地板,墙上悬着一轴顾恺之真迹山水小品,佛龛里是木雕的弥勒佛,螺钿点漆条案,琉璃茶器。一看就必是小院主人自己的屋子。

    秦煐看着这些装饰就愣住了。

    这里,怎么有些眼熟?

    然而他根本没多看半眼,就将周謇摁在了地板上,低声笑道:“这个窝儿不错,表兄且小憩一觉。我出去转转就来?!?br />
    周謇还来不及反应,秦煐已经带着风色撒腿溜得不见了。

    呵呵呵笑了三声,周謇收起了嘻嘻哈哈的神情,神情端肃地在佛龛前跪好,拿起案上的一卷《金刚经》,清清朗朗地念诵起来。

    一时秦煐回来,闯进来就看见他在念经,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周表哥,你还干这个哪?”

    周謇把经书放回去,呲牙咧嘴地原地换成箕坐,一边揉自己半酸麻的腿,一边低声笑道:“我就不信,你在宫里,没被押着去陪皇后娘娘念过《金刚经》?”

    秦煐顿首臭了脸:“求你了。别提这个?!?br />
    周謇嘿嘿地笑。

    “可是听说姑祖母天天礼佛时,寻不见茹惠,也是要揪着你一起的?”

    这回换周謇脸色微白。

    两个人且说笑,又过了一会儿,外头响起了一片小和尚的迎接声:“师父回来了?!?br />
    两人对视一眼,忙都站了起来。

    主人不在家,客人们不告而入,这个行止可不怎么令人欢迎。

    这院子的主人倒是丝毫不以为忤,见着他二人,愣一愣,仍旧慈眉善目,呵呵笑了起来:“这是哪里来的一对仙童?倒是好皮相?!?br />
    周謇彬彬有礼:“又来打扰大师,还望恕罪?!?br />
    秦煐学着他双手合十躬身:“小子见过大师?!?br />
    僧人抬手:“不必客气。贫僧法号湛心。不敢当大师二字,小施主直呼其名便好?!?br />
    “是,湛心师父?!鼻責柫⒓凑兆?,顿一顿,又道:“小子姓秦名煐,家中行三,湛心师父可唤我小三郎?!?br />
    湛心眼中异彩闪过,捻须颔首:“秦小施主一片真纯心地,很好,很好?!?br />
    周謇却愁眉苦脸起来,忙打断他们:“我今日带这个好友前来,是因为他于茶中三味颇有心得。大师可否亲手为我等沏一回茶,大家品鉴?”

    湛心笑呵呵地答应,转身去取茶叶。

    秦煐瞅他背对自己二人,笑嘻嘻地伸头过去,悄声问周謇:“你是不是来蹭了几回茶了,却没告诉人家你的真名实姓?”

    周謇瞪他。

    “这大和尚这样年轻,至少还能再活三十年,早晚会知道你曾经妄语骗他,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秦煐做个鬼脸,得意非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