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梁山之梦-> 第三百八十五章 杨再兴对韦扬隐

第三百八十五章 杨再兴对韦扬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咦!哪里来的这般呱噪?”杨再兴正觉和索超厮杀的不过瘾,如今这索超又有归顺的意思,自是不能再与他厮杀,正寻摸着要不要去大名府厮杀一回,冷不丁地听见这么一个声音,心中暗暗窃喜,便是勒转马身回了一句。

    “哈哈……果然是群不知死为何物的贼寇,今日遇到我韦扬隐,还敢这般大放厥词,哈哈……”一阵狂笑声由远及近,终是行到了许贯忠等人的跟前。

    “韦扬隐?”许贯忠大感意外,做为梁山军师的他,自是知道这韦扬隐是何人的手下,怎么不知他为何会在此处,却是转头看向索超。

    索超不由得羞愧的低下了脑袋,在他这等军官看来,本州有事,却要其他州府将官过来支援,却不是军人的耻辱,只是看见的眼神,他还是开口道:“却不是那梁世杰搞出这等事来,由汴京蔡太师下得钧旨,调左近州府将官来援,这厮便是其中之一……”说完,他还是略有担心地看了一眼杨再兴,“这厮的武艺着实了得,当日校场之上,不仅连败其他州府将官,更是与那汴京来传旨的八十万禁军副总教头周昂打成平手,这位小兄弟虽能胜得我,可遇上这韦扬隐,怕是…”

    “那可未必!”许贯忠见索超才投向梁山,便已然想到杨再兴的安危,心中颇觉欣慰,面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手中却是不自觉地举出一枚响哨,暗暗使劲弹了出去,顿时便是听见一阵鸟叫之声响起。

    韦扬隐也好,索超也好,以为这只是林中寻常的鸟叫之声罢了,可杨再兴却是知道这鸟叫声乃是许贯忠在呼唤余化龙与高宠,心中暗暗责怪许贯忠多事的同时,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银枪,“适才就是你这厮在这里大呼小叫,当真是狂妄至极,还不速速来小爷枪下领死!”

    韦扬隐却是一愣,他心道自己已经够狂妄了,不想却遇到一个比自己还要狂妄上几分的少年,不由怒极反笑,“好极,好极,某行走江湖多年,从未遇到这般口臭的小子,今日倒是见识了,”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某倒要看看,你这小子的手上的功夫,可有那张嘴厉害,闲话少说,接我一枪!”手中的五指开锋三棱镔铁枪举起一道令人窒息的狂飙,如同开山巨斧一般,照着杨再兴当头砍来。

    索超是使斧之人,眼见韦扬隐以枪做斧,掀起的声势竟然远胜于他,心中不禁骇然,不禁脱口而出,“小心??!”

    杨再兴不知听没听见他的叫声,即便听见了,也会做没听见一般,毕竟韦扬隐这一击,骇得他浑身上下的汗毛倒竖,一股凉气自心头升起,根本不敢有丝毫的隐藏和懈怠,手中的银枪如同洒出无数的繁星一般,照着韦扬隐的镔铁枪刺去。

    “叮叮?!?,一连串金铁交加的声音,杨再兴固然被韦扬隐枪上蕴含的劲力震得双手微微发麻,而韦扬隐一样是被杨再兴密集的枪点化去了自己的劲力,硬生生地将可劈开山河的一击化解开去,成了虎头蛇尾。

    韦扬隐固然是轻轻地“咦”了一声,然而更多的却是面上挂不住,在他看来,自己的力有万钧的一枪,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下来,与奇耻大辱何异,只是他却不敢再将枪做斧用,而是直接一枪当胸捣来。

    杨再兴虽说不惧怕力大的对手,但是比起力量来,他还是更喜欢与人较量枪法与技巧,如今韦扬隐枪进中宫,让他心中也是一松,手中的银枪舞起一团枪花,便是迎了上去。

    两人一旦斗起了枪法,立时斗了个旗鼓相当,杨再兴使的杨家枪法,本就是最适合战阵厮杀的枪法,再加上与林冲、王寅等人的对练,让他对杨家枪法有了不同的认识,隐隐走上了一条与前世不同的道路,在干脆利落的同时,更是化出朵朵枪花,对着的无不是韦扬隐的要害;韦扬隐的枪法,据说是得了三国时蜀汉五虎上将之一“神威天将军”马超的枪谱,自行苦练所得,马超的枪法本就是大开大合,最重的便是力量、气势、体力,而这三样偏偏就是韦扬隐最不缺,当真是任你千变万化,我自一枪砸去,便是化解的无影无踪,让杨再兴也是徒呼奈何。

    二人斗了约莫五、六十招,杨再兴到底年轻了些,比起正处巅峰的韦扬隐来,气力还是有所不济,渐渐地落于下风,索超在后面见了,连忙寻摸起自己的蘸金斧,就要上前救援。

    许贯忠见状,不禁奇怪地问道:“索牌军,你这是要做甚?”

    索超看了他一眼,见他满脸镇定,不由的一跺脚,伸手一指杨再兴,“我的许先生,这位小兄弟显然不是那韦扬隐的对手,虽然索某的武艺不如他们,但上去搭把手,总比看着小兄弟横死当场来的好吧!”

    许贯忠一愣,心中只觉得暖流流过,笑着摇了摇头,正要开口时,就听见身后的人声伴随着马蹄声而来,“此事就不饶阁下费心了,有我们兄弟在,定然不会让再兴兄弟有事!再兴兄弟先去歇歇,容我来会会这位高手!”

    索超听见声音,正想回头去看,只觉得一股劲风自身旁刮过,再看时,就见高宠手持碗口粗细的虎头錾金枪,不由分说,照着韦扬隐胸前就是劈胸一枪。

    韦扬隐大惊,连忙舍了杨再兴,回枪横在胸前,挡下了这一枪,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枪会是如此沉重,虽然挡了下来,但在不知不觉中却是吃了一亏,韦扬隐掀开这一枪,暗暗松了松发麻的左手,口中亦是喝道:“来者何人,本将枪下不死无名之鬼!”

    高宠却是看都没有看他,转头对着杨再兴说道:“再兴兄弟,你且稍事歇息,看我来对付这厮!”

    杨再兴点了点头,甩了甩已然麻木的双手,“兄弟,你要多加小心,这厮的力气可是大得很,依我看,纵然不及鲁大哥,也是足堪比武松兄弟!”

    “哦?那我倒要好生领教一番”,高宠听了,不惊反喜,眼中燃起斗志的火焰,手中的的虎头錾金枪舞出一朵枪花,“我正愁没人给我松松筋骨,就让我来看看这厮的力量吧!”

    用力地一夹座下马,口中虎吼一声,直接便是将錾金枪做刀斧使,在空中抡了一个半圆,照着韦扬隐砸去,瞧那架势,分明是要和他比一比,看谁的力量更大一些。

    韦扬隐气急反笑,亦是将自己的镔铁枪抡起,心中打定了主意,定要去下这不知好歹的小子的性命,两杆本因为做为技巧较量的兵刃,却是做为刀斧在半空猛然相交,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传来,高宠和韦扬隐竟然同时被震退三步,此番力量的比试,二人竟是平分秋色,不分伯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