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雷神皇-> 第225章 坑坑坑(为龙龙老大加更)

第225章 坑坑坑(为龙龙老大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听说你这什么……七星楼,是彩虹之城第一阵法器具店铺?”无论在哪个世界豪门二代有人中俊杰自然也有米虫。

    这俊杰之人各有千秋,可坑爹、坑家族的败类却是同样蠢得雷同。

    “诸多同道过誉……”

    “行了,行了,别拿那些敷衍话语污我耳朵。我来你这里就是要买一套云朗真人渡劫之时用过的那种名叫……”

    “少爷,是天罡地煞大阵!”旁边一位一脸狗腿子形象的老人矮着身子出言提醒。

    那副做派之标准足以列为天下仆役的典范。

    可李云龙不敢轻视,这位可是修为等同于海月心的血丹中期修士。

    那位油头粉面的兔爷状少爷只是一个血气期后期小修士罢了。

    “少爷我会不知道?要你多嘴!”少年一脚踢在那位血丹中期屁股上,以他的脚力不被震断骨头那都得让血丹中期修士拼命压制自己的真元血灵力才成。

    可是辣眼睛的一幕发生了,那位血丹中期修士熟练的挨完一脚、晃悠着坐倒在地。

    这换来粉衣少年哈哈大笑。

    李云龙不忍直视,众多的血婴期大佬也是强忍笑意——却没有人让神识力量露出任何的波动。

    一个暴怒的神识力量被李云龙感知到,这是那位盔甲男!

    联想到从多位手下那里得到的彩虹城新鲜时事,李云龙心里已经为某位大佬默默点灯祈福。

    辛辛苦苦无数年,最终生产出这么一位绝世妖娆小主……能够养到这么大,盔甲大佬的内心想来十分坚强!

    可这位现在是在整个彩虹之城高层修士面前丢脸,李云龙能够感受的到那有着坚强内心的神爹怒意越来越重。

    为免遭大佬的怨念这池鱼之殃技能的覆盖,李云龙决定就是血亏也要让这位小主满意的赶紧走人。

    “天罡地煞大阵对于主阵之人最低的修为需要的是……”接着李云龙展开三寸不烂之舌把小主往晕里忽悠。

    而在那请柬约定的场所,彩虹之城众多的阵法师聚集。

    一个个酝酿着气氛,就是为了第一时间给‘黑山散人’一个下马威。

    时间如水流逝,众多大有身份的阵法师端着架子,如同一座座神佛雕像,努力维持着形成的一种强大的力场。

    一柱香时间,两柱香时间……

    月上中天,月儿又下去了。

    好些修为仅仅血河初期的阵法师汗流浃背,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这种意志力量的消磨往往比真元血灵力的损耗负担更大。

    “黑山小儿!胆敢无视我等!”那位第二阵法师怒意冲天的引导着众多阵法师心中的恨意。

    “黑山道友确实过分了,连我等联名邀请都请不来……”

    “如今他眼里那还有我等同道中人……”

    一个个满脸愤怒之色的阵法师开始对黑山散人口诛笔伐,更有甚者已经开始酝酿众人联手挤压七星楼生意。

    “本来老夫觉得,黑山小子天赋出众,是一个可堪造就的阵道人才。老夫有意助他汲取众多同道宝贵经验成就无上阵道,今日看来其心性却是不成!”似乎隐隐回应那些要对七星楼采取措施的言语,第二阵法师眼神森然起来。

    “对,我等当……”

    接下来在暗中有人有意的安排引导下,对黑山散人对七星楼孤立的决议通过。

    并且各位阵法师将发动自己的人脉力量影响阵道资源的上下游供应链条。

    他们要在根本上铲除七星楼继续壮大的任何外部条件。

    一番嘴炮打完,众多阵法师告辞离去,路上被冷风一吹,身上不禁出现了罕见的一丝凉意。

    “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好像是自己既想做强盗又要立功德牌坊……”突然而来的自醒很快被阵法师们埋到了心里犄角旮旯深处。

    作为阵法师同行,他们经过多年来的观察发现黑山散人身上掌握着一种很是了不得的阵法传承体系。

    没错,是阵法体系而不是和他们一般,只是掌握着一些散碎的阵道知识和阵图。

    两者区别极大,这些阵法师往常对于一些手段总是藏着掖着,生怕别人摸清了底细,因为他们手里的东西很少而且是术的范畴。

    只要拿到手里,按图索翼就能够掌握,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彩虹之城一个小有名气的阵法师。

    而黑山散人手里的是一种能够让一个有天份的初学者完美的掌握全面的阵道知识,能够随心而发、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布设恰到好处、灵活运用法阵的阵道培养体系。

    长久以来黑山散人能够抢占彩虹之城高端客户就是靠他的法阵‘更适合’这三个让无数阵法师扎心的字眼。

    尽管黑山那厮平日里有意‘藏拙’

    所出售的阵法器具或者是出手给人摆阵不拿出全力,可他们是谁?

    精明睿智着呢!

    利令智昏,阵法师们满满心思都在惦记着黑山散人掌握的阵法传承。

    什么道义?什么廉耻?全然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老友可能确定这一次性法阵能够将老夫送出彩虹之城?”阵法师们离开,那位血丹期的第二阵法师却是端坐在主位未动。

    出声之人在他对面,两人相对而坐共饮琼浆。

    “放心,经我多年来的观测又是拿出我独门的阵道传承手段,此法百分百成功。若是失败道友只管向高层修士坦白,责任全在老夫总行了吧?”两人之间似乎在进行很是秘密的交易。

    “好,就依道友意思。我已经让弟子在城外的镇上做出我在那里的假象,等我把该送的东西送到那小家伙手里就飞出城去。老友可要把握好激发各种布置手段的时机,好坐实了他私通海族和叛逆修士的罪证,别让老夫这一趟白折腾!”阵法师对面那位修为更高,是血丹期圆满。

    “一切尽在掌握!莫让那位等急了,去把东西送上吧?!闭蠓ㄊθ馓鄣哪贸鲆恍┎牧?,里面赫然就有让对面那位血丹圆满修士眼前一亮的三块滚雷石。

    比起李云龙现在手上的那一块,这三枚不但体型大了一圈,色泽也是深重了三分。

    好久没有加更过了,看到龙龙老大的支持力度,我感觉罪孽深重。特此略表心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