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网游动漫 -> 少女伏魔录-> 第一章 落水

第一章 落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五月中旬,天气逐渐变得炎热起来。

    下午六点多,太阳正要下山,恰是一天中最清凉的时刻,蔚蓝公园成了周边小区最好的运动场所,许多附近的居民都趁着这难得的清凉,聚集在蔚蓝公园里运动、散步,显得十分热闹。

    方恒穿了背心和短裤,脚上穿着跑步鞋,加入了环绕蔚蓝公园中心湖慢跑的人流之中。

    他自顾自的跑着,身边不时有人超越过他,他也不在意,只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不急不缓,一边四下张望,欣赏着公园里的美景,享受着从湖面吹来的凉爽微风,显得十分惬意。

    正张望时,他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女孩,留着乌黑长发,身穿朴素的白色印花长裙,面朝湖泊,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看了几眼,倒是感觉这女孩挺漂亮的,比网上那些画了妆的女明星丝毫不差,但这种女孩估计追求者众多,轮也轮不到他,所以也没在意,很快就小跑着越了过去。

    然而,就在他刚刚越过去,没跑几步时,就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噗通一声水响,他回头一看,站在围栏前的女孩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湖面不断扩散的波纹。

    跳湖自杀?

    脑中刚闪过这个想法,就有看到女孩跳下去的人高声叫喊了起来:“有人跳湖自杀啦!快救人??!”

    他来不及多想,转身几步就来到女孩跳下去的位置,一翻围栏,就跳了下去。

    “有人下去了!”

    “快救人??!谁会游泳?”

    岸上的人这时才纷纷围了过来,但湖面上早已不见了任何人的踪影,只有余波激荡。

    一入水中,方恒便勉强睁开了双眼,只略微搜索,便看到了那名跳湖的女孩,正不断往湖底沉去。

    湖水让女孩的那一头长发飘舞了起来,她双手高高举起,仿佛是临死前对这个世间最后的眷恋。

    方恒快速的朝着女孩游了过去,很快就追上了她,然后伸出右手,想要抓住女孩举着的一只手。

    眼看自己的手就要抓住对方,方恒却发现,自己右手一直戴着的佛珠手串忽然发出了金色光辉。

    如此奇异的事情,让他不由得一愣。

    什么情况?

    他可不记得自己这戴了好些年的佛珠手串,还自带土豪金跑马灯效果的。

    也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见之前还闭着双眼,不断往湖底自然下沉的女孩,突然睁开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脸上青筋暴起,仿佛曲脉静张,面目狰狞,一扫之前岸上所见的漂亮容颜,宛若厉鬼一般望着方恒。

    她盯着方恒,嘴角翘起,露出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微笑

    骤见如此恐怖惊悚的情况,方恒只觉后背寒毛直竖,仿佛连湖水也一下降到了零度之下,冰冷刺骨。

    惊慌失措之下,他一口气没憋住,立即便有腥臭的湖水灌进了口中。

    他连忙补救,转身就想要逃离,只可惜,二人之间的距离十分接近,女孩只一伸手,就抓住了他转身时的脚,然后拉着他不断往湖底沉去。

    女孩的五指纤细,手掌很小,只抓住了方恒大半个脚踝,可不管他怎么挣扎,蹬腿,都无法摆脱女孩的拉扯,被拖着往湖底深处而去。

    此时方恒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但求生的欲望,让他还是在水中弯下腰,想要用手将女孩抓着自己脚踝的五根手指给掰开。

    然而,对方已然不是人,力量自然也不能用常规来推算,那五根白皙纤细的手指虽然看着柔弱,但力道却委实惊人,仿佛钢铁钳夹一般,死死的扣着他的脚踝,任由他怎么掰,也无法撼动分毫。

    到此时,他已经绝望了,氧气消耗完毕,肚子里灌满了水,意识也渐渐的开始模糊,可就在这时,他眼前忽然有金光大盛,遂即,即便是在水中,他也依然听到了一声不甘的凄厉尖叫声渐渐远去。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抓着自己脚踝的手松开了。

    只可惜,已经晚了。

    大脑缺氧之下,他的意识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

    蔚蓝公园因为环境不错,所以周边有不少高档小区。

    此时,在附近某座小区的一个房间,像是正在进行着某种神秘的宗教仪式。

    这是间占地不过二十平米左右的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可用的寻常家具,地面、天花板和四面墙壁,更是都贴着五色纸之中的黑色纸。

    这种纸,一般只用在白事和祭祀中,用以制作各种纸制祭品,寻常人是不会用这种纸来做什么用,更别提还将整个房间的墙壁,都用这种纸覆盖起来。

    这些覆盖了整个房间的黑色五色纸上,用朱砂写满了散乱、潦草、毫无规则,仿佛咒文一般的诡秘字符。

    这些字符微微发出红色的光亮,在黑色五色纸的衬托下,仿佛用鲜血所写一般,显得尤为显眼瞩目。

    而在这房间的中心,一名三十多岁,身穿绸褂和黑色长裤的中年人,正双手捏着一个古怪的手印,盘膝坐在一张蒲团上。

    地面黑色五色纸上所写的鲜红咒文字符,都是以他为中心围绕。

    除了这些诡异的咒文之外,在他的面前,还摆放着一只小巧的玉色香炉,香炉里插着两根黑色的线香,左右另有两根粗壮的白色蜡烛。

    两朵小小的火苗是这间房里唯一的光源,但它的光亮却打了折扣,仿佛受到了无形的压制,明明火苗很大,却照不亮这间房,只能将光亮维持在香炉周围一小块区域。

    借着这诡异的光亮,可以看到香炉前躺着五具不到巴掌长的小巧人偶。

    这五具小人以脚底为圆心,躺成了一个圈。

    其中的三具,都是光着头,没有五官,身上穿着小小的的纸衣。

    然而,另外两具却不是这样了。

    这两具特别的人偶不管是外表还是模样穿着,都是惟妙惟肖,其中一具为穿着西服革履的男性,另一具,则是留着乌黑长发,穿着白色印花长裙的少女。

    少女人偶面容精致漂亮,微微阖着双眼,如果撇去体型大小的话,恍惚间,让人还以为这小少女是活着的,只是身体缩小了十几倍而已。

    在周围微微发出红色光辉的照耀下,盘膝坐在蒲团上的中年男子面容模糊不清,香炉前的五具小巧人偶,更是增添了这房间里诡异恐怖的气氛。

    房间里一片寂静,这样的情况也不知维持了多久。

    然而,就在湖中方恒右手腕上戴着的佛珠手串金光大盛之时,两根白烛火苗忽然一阵抖动,两根独特的黑色线香突然折断,香炉前以脚底圆心躺着的五具人偶中,那具少女人偶忽然燃烧起了火焰。

    这火焰不同于寻常的火焰,释放的不是普通的光亮,而是绽放出金色光辉。

    光辉中,隐隐有飘渺的佛音显现,措手不及之下,中年男子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模糊的面容几乎一下变得狰狞。

    随着这口鲜血的喷出,整个房间写在黑色五色纸上的鲜红咒文,同时光辉大亮,猩红色的光芒迅速汇聚起来,与火焰燃烧时绽放的金色佛光进行对抗,

    但终究,佛光微弱,红光很快就取得了上风,并将其与火焰一起压制了下去。

    最终火焰熄灭,佛光消失。

    然而如此,已经晚了。

    仪式被打断,受到的伤害无法避免,除了中年男子身受重伤吐血之外,受到损毁的,还有那具漂亮的少女人偶。

    只听轻微的咯吱声响起,被烧得漆黑的少女人偶身上迅速出现裂痕,遂即四分五裂,成了破烂。

    中年男子缓缓睁开了双眼,脸上除了受伤后的苍白之外,还有杀意和怒色。

    他恨恨的一拳捶在地上,面目狰狞,怒火难掩的吐出了两个字:“佛门??!”

    …………

    “怎么样?还有救吗?”

    “120怎么还没来?”

    “大家不要围这么近!让开些!让开些!”

    “我是医生,大家都让开!”

    湖边的堤岸上满是水迹,俩名浑身湿透的年轻人也站在人群中,关心着自己救上来的人是否安好。

    围观群众闹哄哄的,透过人缝,可以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给躺在地上的人做急救,边上一个中年女子半蹲着,在中年男子的指挥下做帮手。

    圈内的人忙着救人,圈外的人则议论纷纷,首先就有人质疑起来。

    “奇怪,刚才我明明看见的是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先后跳了进了湖里,怎么现在救上来的是个小女孩?”

    “你看花眼了吧?”

    “不可能!不仅是我,很多人都看到是一男一女俩个人!那女的二十出头,男的也大概二十岁左右。是那个女的先跳了,然后那个男的路过,也跳了下去,大概是去救人?!?br />
    “难道是有三个人跳湖了?”

    “可湖里已经没人了??!”

    一名浑身湿透的男子一边拧着自己衣服上的水,一边说道,说完,又问另一名同样湿透的男子,问道:“我下去只找到这个小女孩,你呢?”

    “我也只看到这个小女孩?!?br />
    “这就奇怪了!”

    周围几个看到了整个过程的人都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忽然打了个寒颤,说道:“该不会是见鬼了吧?”

    “见鬼?你开玩笑呢?”虽然同样是困惑不解,但有人却不信这个:“这大白天的……真要见鬼了,还能活着上来?”

    “也是……”

    几人都觉得有道理,而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忽然发出一声欢呼声:“醒了醒了!”

    “没事了吧?”

    “醒了就好!快问问她怎么会掉湖里去?她的父母呢?”

    迷迷糊糊睁开眼,耳边传来的是杂乱的欢呼声,而第一眼看到的,则是一名虽然人过中年,但依然略显帅气的大叔。

    我没死?我得救了?!

    方恒脑中闪过这两个念头,遂即才明白过来,自己真的没死,肯定是在他入水之后,岸上的人见他迟迟不浮出水面,于是就又有人下水来帮忙了。

    所以,他得救了!

    一种死里逃生,重活一世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感觉浑身无力,却依然支撑着地面,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对劲。

    手怎么这么???!

    支撑着地面的手短小而纤瘦。

    衣服怎么这么大?!

    背心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几乎都要拖到膝盖上了。

    自己怎么这么矮?!

    他虽然已经站起来了,但面前的中年大叔半蹲在地,却仍然差不多跟他的脸平行。

    他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对方语气温和的问道:“小妹妹,怎么样?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

    小妹妹?大叔!你搞错性别了吧?我一个大男人,大庭广众之下,你对着我叫小妹妹?

    方恒张了张嘴,想说话,可却感觉喉咙里一阵火辣的疼,结果引来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咳啊咳,似乎一咳就停不下来了,一直咳到低头弯腰,引来一阵呕吐,但什么都没吐出来,只吐出一些酸水。

    边上的中年女人焦急的问道:“老宋,这怎么回事?”

    中年大叔眉头拧了起来,见小女孩咳得难受,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边探手摸了下对方的额头:“感冒了,在发高烧!得赶紧送医院!”

    “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有人话音刚落,就听到远处有警笛声传来。

    “来了来了!”

    卷着呼啸声,救护车赶到了现场,护士抬下了担架,落水的小女孩很快就被扶了上去,送上了救护车,而刚刚给小女孩做急救的中年大叔和中年女子,也都跟了上去。

    救护车只稍作停留,便又呼啸着离开了现场,只留下现场的一群人议论纷纷,疑惑不解。

    事后,依然有人报了警,怀疑湖里还有俩个人没救上来,然而在经过一两天的搜救之后,却丝毫不见任何踪迹。

    那名报警的人差点被当成报假警,但好在信誓旦旦说还有俩个人没上岸的人有不少,统统做过笔录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然,这是之后的事,而此时,救护车正赶往附近的医院,车上的医生护士看起来似乎对跟上车的中年男子很熟,其中随车的男医生还笑道:“还好宋主任在场,做了些急救,不然这小女孩就危险了?!?br />
    说完,看了眼坐在宋文成边上的女人,问道:“这位是宋主任的夫人?”

    “嗯,这是我老婆,林玉琴?!彼挝某尚ψ沤樯芷鹄?。

    “你好!”

    “你好!”

    双方友好的打过招呼,随后重点还是躺在担架上的小女孩身上。

    此时随车护士给小女孩戴上了氧气罩,又正给她测血压,打针,能做的都给做了,接下来也就只能尽快送到医院去抢救了。

    “奇怪,这小女孩怎么穿着一件成年人的背心?”随车医生这个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疑惑。

    这小女孩看起来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赤裸着双脚,身上只穿着一件成年男性的背心,这背心两边的肩带只勉强挂在小女孩身上,除此之外,这小女孩里面什么都没穿,基本上与赤、裸着没什么两样。

    “这个就不清楚了?!彼挝某善涫翟缫炎⒁獾秸獾?,但他却不知道原因,只能摇头回应。

    随车医生也只是奇怪而已,见宋文成不知道,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