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网游动漫 -> 少女伏魔录-> 第二十章 斗法

第二十章 斗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夜色渐深,方恒没有再玩手机,而是盘膝坐在了床上,看着摆放在面前的经书。

    《金刚经》即便是对佛教没有研究的人,对这本经书也是如雷灌耳。

    这也要多亏了那些灵幻类的电影了,不管是道士还是和尚,遇到什么妖魔鬼怪,都是大念般若波罗蜜,妖魔鬼怪便一个个惨叫着烟消云散。

    这般若波罗蜜,其实就是金刚经中的降伏其心篇,简称《心经》,全经只有一卷。

    一般人如果不是信徒的话,即便知道这本经书,也根本就不会去了解它,除非是研究佛法的,又或者对佛教有兴趣的人。

    方恒自然是属于那类知道名字,但不知道具体内容的凡夫俗子,现在之所以知道,只不过刚刚他在翻看这本经书之前,推了下度娘而已。

    简单而言,金刚经确实是佛家驱鬼消魔的法门,林典让林玉琴晚上念了经书再睡,或许就是看出林玉琴不是简单的做噩梦,而是被恶鬼缠身,念这经文,或许能够驱鬼?

    不过,林玉琴可是普通人,也从来不信佛,难道普通人念经也有效?又或者,有用的是这本经书,而不是念它的人?

    在林玉琴把经书带回来之后,他就知道,对方并没有把这经书放在心上。

    果然,到了晚上,林玉琴就把经书忘记在客厅里了,而他倒是对经书一直念念不忘,见林玉琴忘记了,他便在上楼的时候,把经书带上了楼。

    现在,他就要看看这经书究竟有什么特异之处了,如果能够让他获得与手上佛珠沟通的力量,那以后恐怕他就要多看佛经了。

    金刚经因为在很多灵异鬼怪的电影里出现过,所以不了解的人,还以为这经书写着的满是咒语之类的,可实际上,《金刚经》仅是一个总纲,全名叫《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往下细分,则有个许多短篇。

    而根据度娘上所写,即便是《金刚经》也有多个译版,也不知道手中这本是哪个译版。

    不过,这都只是细枝末节的小事,方恒也没心思去深究,只翻开了这本经书,开始观看起来。

    人们常说的《金刚经》,其实就是跟孔子的《论语》一样,是佛与菩萨摩诃萨的对话。

    只是,这样的对话往往蕴含着世间道理,佛法大智慧,寻常人也就只能照着书念念,便称之为诵经,而想要真正理解它,也就只有那些佛法高深,研习众多佛经一辈子的得道高僧了。

    因为之前通过网络已经对《金刚经》做了一些了解,所以在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方恒也没多感觉意外,只是慢慢的翻看,里面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如烙印一般,记在了心里,而他看着的时候,竟然有种空灵明悟的感觉,就好像知道了很多道理一般。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沉迷其中。

    也就在这时,门外隔壁的二楼小客厅里,一阵缥缈虚无的婴儿啼哭声骤然响起,其中还夹杂着着一阵像是呢喃自语,模糊不清的低沉念咒声。

    婴儿的啼哭声高亢刺耳,像是一根根钢针一般,刺穿耳膜,扎进脑中。而男子的念咒声,乍一听清晰可辨,可仔细听时,却又感觉十分模糊,不觉让人头晕脑胀,神志模糊起来。

    正在睡梦中的宋文成和林玉琴,便在这婴儿和男子交替的声音中,陷入了噩梦,并在床上无意识的挣扎着,面露痛苦之色。

    二楼小客厅里黑雾弥漫,远比上一次所见的还要浓郁,粘稠得犹如污泥沥青一般。

    它们在地上流淌,看似缓慢,却在仅仅片刻的功夫,便占据了整个二楼,并迅速的往别墅的其它地方蔓延过去。

    刚才还沉迷与经书中的方恒,早已被这股散发着浓郁恶意和恶臭的景象所惊醒,回过神来,房间里的灯光早已不知在何时就已经熄灭,仅剩他右手戴着的佛珠手串,散发出淡淡的佛光,照亮了一小片区域。

    而摆放在面前翻开的《金刚经》上的字,不知是否受到佛光照耀的关系,竟然一个个发出金色光辉,浮现于书页之上,如同水面的树叶一般,无波自动。

    虽然外有厉鬼欺压而来,但此时的方恒与上一次时的表现,却是判若两人,心中丝毫不觉害怕和恐惧,反而充满了怜悯和愤怒。

    怜悯的,是这婴儿本来生而纯净,天真无邪,但此时却身不由己,成为鬼婴,被人操控,做着谋财害命之事,令人心生怜悯。

    愤怒的,自然是针对鬼婴身后操控之人,竟然如此冷血狠毒,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畜养鬼婴,并以此手段谋财害命,简直天理难容!

    方恒面露怒色,佛珠手串似有感应,爆发出更加强烈的佛光。

    在佛光照耀之中,方恒额间隐现莲花,微微阖眼,嘴唇微动,不闻其声,却有诵经声传出。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召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br />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br />
    “舍利子,……”

    初时,声细如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咏诵经文的声音越发洪亮,一半未至,原本的声音早已被淹没,所闻之声,犹如千百僧人齐声诵经,佛光一时间照亮了整个房间,并透过门缝,照映了出去。

    骤然间,房门无人自开,只见门外黑雾涌动,犹如臭渠污泥,粘稠如浆,漆黑如墨,可在受到房间里的佛光照射之后,便如同冬日初雪,遇光则化,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消退,重新缩回了小客厅里。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克星出现,鬼婴的啼哭声显得越发的嘹亮,而夹杂在其中的诡异念咒声,也越发急促,凄厉起来。

    佛光与黑雾,咒声与诵经,犹如两强相遇,在狭小的小客厅里展开了激烈的对抗。

    只见佛光中,一名名口诵经文,身披袈裟的僧人浮现。

    黑雾之中,一个飞眉怒目,面目狰狞,愤怒无比的鬼婴也隐现出来,举着一双肉乎乎的小手,张开的五指却露出锋利尖锐的指甲,朝着对面的一群和尚张牙舞爪。

    无数的触手从黑雾之中伸出,想要攻击佛光之中的僧人,然而却都在佛光照耀之下,如红铁入水一般,冒出阵阵青烟,开始融化起来。

    佛光护体的僧人便在这样的攻击之中,一边诵经,一边前行;每前进一步,黑雾和鬼婴便后退一步。鬼婴怒目而视,不断嘶吼,然而却始终无法对局面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不仅是鬼婴如此,便是男子低沉的念咒声,也由最初的清晰可闻,变得模糊不清,逐渐的被诵经声盖压过去,直至弱不可闻,最终消失不见。

    本来就处于下风的鬼婴,在失去了咒声的支持之后,登时发出一声惨叫声,裹挟着滚滚黑雾,眨眼间便消退无踪,还了小客厅一片清明。

    也就在鬼婴败退之后,距离宋文成家并不算远的一栋楼房的一个房间里,王义廷只感觉一股恶臭黑雾扑面,几乎令他窒息,好半天他才将这股黑雾给压了下去;轻轻的一吸,盖在脸上的黑雾便从鼻孔嘴巴吸了进去,消失不见。

    缓缓睁开双目,王义廷眼中没有眼白,也看不到眼瞳,只有一片漆黑,几秒钟后,这种情况才消失,重新恢复了正常人的眼睛。

    然而,这样的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他便骤然间从口中喷出了一大滩黑血,泼洒在了地面和面前的小矮桌上。

    王义廷一脸菜色的捂着胸口,一手擦拭着嘴角残留的鲜血。

    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白天去检查的时候,发现鬼婴受到的伤害并不大,更多的像是受到惊吓,蜷缩在了法阵之中,不敢出来。

    对于这种情况,他也搞不清到底是谁做的;宋文成和林玉琴显然是不可能,早在这之前,他就对这夫妻俩做过调查,知道二人的身份和情况,才敢以古董中介的身份,假借贩卖古董,实则偷偷将鬼物附着于古董之上,每晚偷取夫妻二人的精气神,以此来修炼驯养鬼婴。

    那个新来的陌生女孩?

    倒是很可疑,毕竟之前鬼婴几次摄取精气,都是平安无事的,也就是这个女孩出现之后,鬼婴才受了惊吓。

    然而,不管是前天还是今天的接触,他都没在这女孩身上察觉到令他警惕的气息,是女孩修为太过高深?还是本来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两种猜测,他更倾向于后者,毕竟,修为高的人,往往年龄也很大,不可能出现十几岁的女孩,修为却能高过那些老妖怪的!

    所以,造成鬼婴受伤,受到惊吓的,很可能不是那些自诩人间正道的秃驴或者道士,而可能是某件被赋予了道术,又或者是开过光的物品。

    不然的话,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了鬼婴的存在,肯定会直接消灭,而不是仅让它受点伤,就放过它。

    不过,他在宋文成家二楼小客厅翻找时,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新物件,要么是收藏起来了,要么就是这个物件是吊坠项链,佩戴在身上的。

    没有找到目标,他也不宜呆太久,便选择了离开。

    本打算在晚上的时候,自己直接操控鬼婴,破掉宋文成家可能存在的法物灵宝,然而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一个佛法高深的和尚!

    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一番交手,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一把米,不仅鬼婴被消灭,更是连他自己,也因此受到牵连,如果不是他见机不妙,果断撤退的话,恐怕情况就不会仅仅是吐口血那么轻松了。

    要知道,这鬼婴与他性命双修,一损皆损,一荣俱荣,主动放弃之下,基本上就像是自残一样,斩了自己的双手双脚,损失严重。

    而即便如此,他也依然受到了鬼婴的反噬,身受重伤,一时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在想想,鬼婴受伤这事,应该是个圈套吧?就是为了吸引他现身吗?现在的和尚都这么阴险狡猾了?

    不管如何,现在他失去了鬼婴,还受到了驱鬼秘法的反噬,短期内是无法报仇了,而且,即便是养好了伤,以他目前的实力,也无法报仇,还是得找帮手,或者提升自己的实力。

    王义廷想着,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