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网游动漫 -> 少女伏魔录-> 第二十六章 遗产?

第二十六章 遗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是梦?

    睁开双眼,宋笺秋躺在床上,怔怔的望着天花板。

    这个梦太真实了,所见所闻历历在目犹在耳畔,可这终究是一场梦,刚醒来时,还能较为清晰的记得,但过了片刻后,脑海中对梦的印象,便逐渐变得淡薄起来。

    最终,只模糊的记得梦里大概景象和经过,倒是梦醒时最后那一句话,还残留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躺了好一会儿,她才叹口气,掀开被子就要起床,可才从床上坐起,就看到自己的手边放着一个吊坠。

    不是吧……?!

    虽然梦里很多场景都已经模糊不清,但却依然有几个场景比较清晰,其中就有个场景,是看到河里有许多金色鲤鱼。

    她记得,梦里面确实有一条鲤鱼从河里跃出了水面,落在了她的手中,化为了一个鲤鱼吊坠。

    她举起手中的吊坠细细打量,亦如梦中所见一般,这吊坠的模样是一条鲤鱼,它还保持着跃出水面时,鱼身弯曲的模样。

    这吊坠通体金黄,看上去像是黄金,摸着却像是玉石,给人一种似玉非玉,似金非金的感觉,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材质。

    这枚鲤鱼吊坠或许是因为它本身就是由活鱼变幻而来的,所以显得栩栩如生,要是放在手掌心,看着就像是一条鲤鱼幼苗一般停留在掌心处,一动不动的。

    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了,梦里得到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世界?

    又或者,那不是梦,而是现实?

    思来想去,宋笺秋感觉头都快搅成浆糊了,最后反正想不明白,干脆也就不再多想,船到桥头,顺其自然吧!

    起床,刷牙洗脸,站在镜前,用牛角梳简单的将头发梳理得顺畅一些,望着镜中的模样,依然还是感觉有些陌生。

    她的头发乌黑而浓密,盖过了耳朵,差不多快要披肩了。

    虽然她喜欢长发女孩,但她自己可不想留长发,所以准备过段时间去剪一下,有个一指来长就比较适合了,这样打理起来才不麻烦。

    洗涮完毕,回到房间穿上衣服,她便下了楼。

    意外的,今天在餐厅里看到了宋文成,看来应该是不用上早班,就打了招呼,一起坐在餐厅里吃早餐。

    今天的早餐是饺子。

    一家三口一边吃着饺子,一边闲聊,倒也其乐融融,十分温馨。

    吃完饭,上班的上班,出门办事的出门办事,又只剩下宋笺秋一个人在家。

    可她也不愿在家闲呆着无聊光看电视,所以在林玉琴离开之后,她锁了门,带上大门钥匙,也出了门。

    她没有犹豫的沿着小区干道往外走,不久之后,就站在了以前居住的公司宿舍楼外。

    这宿舍楼并不属于公司的,而是公司从第三方那租来的;有很多公司都在这里租了房间,安排员工居住。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也还好,可实际上,这栋楼里,居住的不仅有周边公司,还有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和一些初到牙山市,还在找工作的人,甚至还有一些说是在找工作,但实际上一直游手好闲的小混混。

    简而言之,这栋楼里租住的人鱼龙混杂,又没有摄像头,即便是锁着门,也是经常丢东西,只是因为丢的东西都不怎么值钱,不是茶杯就是热水壶,又或者是随手放在桌上的烟等小物品,所以也就没人报警,最多骂骂咧咧的埋怨一阵,却是毫无办法。

    她会来这里,自然不是还想着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诉同事,让他们相信自己,而是纯粹过来取回自己留在宿舍里的一些行李而已。

    毕竟,她突然好几天不去上班,恐怕现在公司已经把她当作自动离职了吧?

    反正才上了半个月班的新员工,估计也就是直接炒了了事,就是不知道她这么多天不在,放在宿舍里的行李会不会被人偷走,又或者有谁发现她失踪而报警,最后都当作证物带走。

    所幸,这些行李也不过就是几套衣服,和衣服放在一起的银行卡里也同样没多少钱,只有另外一张,被她隐蔽存放起来的银行卡里,才有她以前辛苦存起来的工资。

    这些可都是她的血汗钱,可不能就因此而丢在宿舍里,怎么说也是要拿回来的。

    宿舍楼大门就是两扇破铁门,也没有人守着,外人基本上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根本不会有人阻拦。

    宋笺秋毫无阻碍的进了门,径直上到了三楼,站在了以前住的宿舍门口。

    今天是星期二,现在也正是上班时间,整栋大楼里,要上班的已经出去上班,不用上班的,也都出门去了,显得十分的安静。

    如果是真正的小偷,自然是需要撬锁才能进去,但作为曾经在这间宿舍居住过的人,她自然知道,在这宿舍外面是藏着一把备份钥匙的。

    她先是解开缠在窗户栅栏上的一根细铁丝,将一端放出十多厘米拉直,弯成勾,然后来到门口过道里的一个被堵塞废弃的排水管前,将细铁丝探了下去,根据手感搅动几下后,很快就把藏在这里面的钥匙给勾了出来。

    她用这把钥匙开了锁,一推开门,一股浓郁的烟味便扑面而来,差点让从来不吸烟的她窒息,连连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脚。

    站在原地往里面看,只见房间里的窗户紧闭着,隐隐能够看到一股淡青色的烟云缭绕。

    整个宿舍,也就只有她一个人不会抽烟,以往的时候,住在同一寝室的人还会稍微顾忌到她,开窗抽烟,或者出去抽,而现在她一不在,这宿舍里简直是乌烟瘴气,站在里面简直就跟在仙境一样。

    虽然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耽误,但她还是站在门口等了片刻,感觉这股烟气消散的差不多之后,才捂着嘴走了进去。

    即便如此,宿舍里也依然充斥着一股很浓郁的烟臭味,她不得不加快脚步,来到自己睡的床前看了下,倒是不由得一呆。

    只见她原先睡着的下铺此时空无一物,别说行李背包什么的,就是连铺着的床单和凉席,都被席卷一空,只剩下一面光溜溜的床板。

    这算什么?打劫吗?

    她确实想过自己突然消失不见,宿舍里的东西可能会被人偷,可却也不至于偷这么干净吧?什么都没给她留下来,感觉就像是她自己打包走人了一样!

    谁干的?

    虽然不愿怀疑,但她还是不由得第一时间想到了同住在这个宿舍的另外三名同事。

    说实话,她跟这三名同事相处的时间不长,就跟她在公司里上班一样,才认识了半个多月,总体而言,感觉还不错,至少在她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之前,相处的还算愉快,虽然各有优缺点,但也不是不能忍受的。

    可现在,她才不见几天而已,东西就被一扫而空,就算是小偷,也不可能偷的这么干净吧?

    更何况,其它几个床铺的东西都还在,小偷偷东西难道就光指着她的床来偷吗?

    她皱了皱鼻子,基本上已经猜到情况是如何的了,可偏偏,她却什么办法也没有,连报警都不可能。

    “喂!”

    正当她在心底叹气,想着自己还好有所预防时,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吓了她一跳。

    她扭头望去,就见一个将一头长发染得花花绿绿,脸上画着浓妆的女孩依靠在门口,脸上表情像是没睡饱,又像是不耐烦似的,用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

    见宋笺秋望过来,女孩便继续说道:“小妹妹,你妈妈没告诉你偷东西是坏小孩吗?”

    “……”

    这女孩她倒是认识,叫凌芷卿,就租住在隔壁的房间,性格豪爽大方,经常来串门要烟抽,还时常请客,招呼人去喝酒吃烧烤,因此即便是当时才来不久的方恒,也跟这女孩混的很熟。

    不过熟归熟,到目前为止,别说她,就是同楼层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这女孩究竟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这女孩也才租住在这里不过一两个月,每天的生活习惯也很简单,基本上就是宅在屋子里,只有晚上才会出来聊天打屁跟人交流,再加上化了一脸浓妆,根本就让人无法看出原本的样貌。

    但俗话说得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即便是这样的女孩,似乎也有人喜欢,在她变成宋笺秋之前,就听说这里有人想追凌芷卿,可也不过是个流言,具体是谁还不知道。

    她当时倒是有点八卦,还认真打探了一番,但最终还没得到结果,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看到凌芷卿出现,宋笺秋不由得想起了一些事,变得有些走神,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听到对方的话后,她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来帮我哥哥拿行李的?!?br />
    “你哥哥?”。

    “嗯,叫方恒?!闭飧隼碛墒撬渭闱镌缫严牒玫?,如果被人撞见,就自己把自己当哥哥,虽然这样做感觉有些别扭,但总比被当成小偷好。

    “唔,这小子好像确实叫这个名字?!绷柢魄涞阕磐?,走进了屋里,相较于宋笺秋难忍这屋里的烟臭味,凌芷卿倒像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对于这个女孩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宋笺秋倒是感觉有些意外。

    她以前虽然经常跟着他们去吃宵夜,但其实在一堆人中,存在感一直比较稀薄,加上对这种喜欢浓妆艳抹,染头发,还整天跟一群男人混在一起的女孩没什么好感,所以刻意保持距离,半个多月来,基本上就没说过几次话。

    可即便如此,凌芷卿竟然还能记得她原本的名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