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网游动漫 -> 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八十四章皇城圣院(55)

第四百八十四章皇城圣院(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韩凌霄是真心实意想要留纪东跟自己喝几杯的,自从他被人算计之后,他已经好久没有心情喝过酒,此番纪东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好消息,他自然很想多喝几杯庆祝庆祝。

    然而,此时听到纪东竟然有事要离开,他却也没办法过分挽留。

    “既然贤侄急着要离开,那本府也就不便多留了,等它日晚霜那丫头回来,本府一定要跟你约个时间喝个痛快?!?

    目光闪烁了半晌,韩凌霄似乎是终于做了某些决定,这才对着纪东道。

    他看得出纪东是真的有事在身,而且似乎还是比较急的事情,就算他再怎么挽留,恐怕也未必留得住,而且还很有可能会让对方为难。

    “好,那咱们就说定了?!蔽叛?,纪东也是微微一笑,“好了,韩伯父,小侄这就先行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着,他便是对着韩凌霄拱了拱手,随后便要段身离开。

    “贤侄且慢??!”然而,就在纪东还没来得及段身之时,韩凌霄却是突然抬起手来,阻止了纪东的动作。

    “恩?不知韩伯父还有什么吩咐?!”听到对方叫住自己,纪东不由得微微一滞,随后便是略带好奇地问道。

    “贤侄此番帮了本府这么大的忙,如果就这么空着手离开的话,你让本府今后如何与贤侄面对?它日传扬出去,恐怕本府也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

    将纪东叫住,韩凌霄不由得摇了摇头,同时满是感慨地道。

    他的心下真的感触颇深,纪东给予他的帮助,其实完全可以拿来跟他做一笔交易的,事实上,就算是让他倾尽所有,他都会愿意交换纪东手里的十几颗解毒丹,以及纪东承诺于他的彻底解毒之法。

    可纪东居然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毫不犹豫地把好处给了他,把希望也给了他,这等大义凛然之举,恐怕是他从来都不敢去想的。

    然而,纪东可以什么都不索取,但他作为最大的受益者,却是绝对不能什么都不表示,否则的话,他又如何对得起纪东的一声伯父,如何承受得起纪东对他的馈赠?

    心里想着这些,他突然间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枚储物戒指,随后,他又将这枚储物戒指贴在了自己所佩戴的储物戒指上面,显然是在段移什么东西到这枚储物戒指里。

    “这…………”眼看着韩凌霄拿出储物戒指段移物品,纪东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却是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意思。

    很明显的,对方这是想要给他一些报酬,表达一下对自己的谢意。

    “好了,贤侄,这枚储物戒指里面是本府的一点儿心意,还请贤侄务必收下,否则的话,本府绝对难以安心,贤侄的馈赠,本府也绝对不敢要了?!?

    说着,他便是直接拉过纪东的手,将储物戒指直接放在了纪东的手心之上。

    “韩伯父这是做什么?你这简直就是为难小侄??!”看着对方递过来的储物戒指,纪东是真的很想拒绝,可对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好像已经没办法拒绝了。

    “无妨,这是你应该得的?!卑诹税谑?,韩凌霄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真心实意的谢意,继续道,“贤侄,不管你能否找到彻底解毒之法,你都将是我韩凌霄的朋友,它日若是有用得到本府的地方,本府绝对不会推辞?!?

    “韩伯父言重了,既然如此,那小侄就把这礼物收下就是?!币×艘⊥?,纪东抖手间将对方赠予自己的储物戒指收好,这才接着道,“韩伯父,小侄这次真的告辞了,韩伯父保重??!”

    话音落下,他却也不再跟对方多说什么,身形一闪,便是瞬间离开了大殿,那等恐怖的速度,竟是连韩凌霄都没能看得太过清楚。

    “嘶………好快的速度??!”

    眼看着纪东说话之间就已经从大殿当中消失不见,韩凌霄顿时心下一凛,却是没想到纪东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厉害,真是一个厉害的年轻人,晚霜那丫头能够结交到如此天才,倒也着实是她的荣幸,也是本府的幸运!”

    看着纪东消失的背影,他的心下简直就是说不出的复杂。

    他是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但话说回来,纪东的出现,着实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希望,如果纪东真的能够帮他彻底解毒的话,那么届时,他一定会为纪东再备一份大大的大礼!

    “有了这十几颗解毒丹,本府却也不用担心得罪那些该死的家伙了,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他们还如何跟本府耀武扬威??!”

    自从中毒之后,对方每年才给他一次解药,并以此来不断威胁他,如果不是因为他一直坚持要见对方的幕后之人,而对方的幕后之人又迟迟没有现身的话,他恐怕早就已经被对方吸干了……………

    纪东并不知道韩凌霄此时在想些什么,等到出了东都府的府衙之后,他便是直接朝着远离东都府的方向掠去,准备前往下一处目的地。

    “这位府主大人倒还不错,不过也幸亏我找了晚霜姑娘作为桥梁,若是没有晚霜姑娘这层关系的话,事情恐怕很难进展的如此顺利?!?

    一边朝着东都府之外走去,纪东的心下不禁暗暗感到庆幸,可以说,这次能够跟韩凌霄这么好的交流,最主要的原因都是在韩宛霜身上。

    “对了,也不知道这位府主大人为我准备了些什么礼物,倒是不防看上一看?!闭馐?,他不由得想起了韩凌霄适才交给自己的储物戒指,在他想来,韩凌霄作为东都府的一府之主,出手应该不会太过寒酸才是。

    心里想着,他便是将自己的精神力缓缓地探入了手上的储物戒指当中,并且继续朝着韩凌霄赠予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探去。

    很快,一片戒指空间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当他看到了这片小空间里面摆放的物品之时,正在行走之间的他不禁猛地停了下来,脸上尽是一片的震惊之色。

    “好家伙,这………这就是东都府府主的手笔么?这也太夸张了吧?”下意识地瞪大了双眼,这一刻,他着实被对方的这些回报惊到了。

    在纪东想来,韩凌霄作为一府之主,给他的报酬当然不会太过寒酸,只是,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这位府主大人的手笔了。

    看着储物戒指里面三种颜色的三大块儿金属,还有那几乎捆成了捆的天材地宝,他实在有种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的感觉。

    三大块儿金属,那足足有五尺见方的一大块儿亮银色的,显然就是珍贵的秘银,而那块儿三尺见方的紫色金属,自然就是更为珍贵的紫金了。至于最后那块儿将近一尺见方的黑色金属,无疑就是更加珍贵的乌金!

    “好家伙,看来这位府主大人是把自己最珍贵之物全都给了我?。?!”

    咽了口吐沫,纪东对于那位府主大人赠予自己的这些报酬,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

    那块儿秘银就不说了,后面的一块儿紫金和一块儿乌金,竟是比他从黑衣男子那里扫荡到的还要多,而这些珍贵的金属若是拿出去出售的话,天知道能够卖出怎样的价钱。

    “那位韩伯父这是要干什么?就算东都府再怎么富有,这样的资源恐怕都不可能有更多了吧?他把这些东西全都给了我,这是要告诉我,他已经把身家性命全都压在我的身上了么?”

    激动过后,纪东不由得稳了稳心神,梳理起韩凌天的想法来。

    他心里清楚,眼前的这些资源,即便不是韩凌天的所有私藏,恐怕也已经超过对方身家的七八层了,而对方把这些珍贵的宝贝全都给了他,这里面显然是有着极为深层的含义的。

    用最简单的想法来猜测,那就是对方已经把宝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而这也的确是最有可能的情况,毕竟,韩凌天想要解毒,好像也想不出还有别的办法了。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他赠予韩凌天的十几颗解毒丹,其价值倒也完全不在这些宝贝之下,所以,哪怕只是单纯的交易,对方也根本不吃亏。

    “也罢,这些宝贝放在他身上,却是还有可能会被那些黑衣人敲诈了去,倒还不如放在我的身上来得安全,另外,我想要从丹阵宗那里得到火焰神阵,这些东西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短暂的思忖之后,他也就慢慢变得坦然起来,他心里清楚,对于现如今的韩凌霄来说,这些身外之物根本已经毫不重要,毕竟,如果连命都没有了,他要这些东西又能干嘛?

    “啧啧,这灵植灵珍也不少,可惜就是奇珍少了点儿,但这对于我丰富我的炼丹材料库,倒也是不错的补充?!?

    将目光从三块金属上面移开,他不禁扫了一眼一旁那些各种各样的灵植灵珍,还有少数的几株奇珍异宝,眼底同样闪过满意之色。

    眼下的他已经对炼丹提起了兴趣,而想要炼丹,最基本的就是要积累炼材,他现如今虽然已经有了大把的炼材,但他将来炼制的丹药会越来越多,需要的炼材自然也就越来越庞大,所以当然不会嫌多。

    “相比来说,这柄黄金级神刀倒是显得微不足道了,今后有机会的话,就段赠给晚霜姑娘好了?!?

    除了金属和灵草之外,对方还给了他一柄黄金级下品神刀,这样的神兵利器在对方眼里可能是至宝,可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黄金级下品神刀,真的已经拿不出手。

    “东西都收了,看来我必须要加快进程,早日把圣灵丹炼制出来才行?!苯窳κ栈?,他这会儿难免有种肩头的担子更重了的感觉,心里想着,他便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直奔下一处府域掠去…………

    由于时间并不宽裕,纪东也懒得去街市当中购买脚力,干脆就自己步行前往下一处府域,而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他全速赶路的速度,自然是任何的脚力都难以比拟的。

    何况在这等赶路当中,他还能够很好的练习自己的游龙身法,使得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难以捉摸。

    就这样,脚下飞掠的他,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便是离开了东都府,并且来到了一座同样十分繁华的府域——西都府!

    跟东都府相比,西都府的繁华富庶可谓是丝毫不让,甚至于是犹有过之。

    纪东倒是没时间欣赏西都府的景致,几乎是刚一踏上西都府的地界,他便是直奔西都府的府衙赶去。

    很快,他便是来到了西都府府衙之所在。

    “好壮观的府衙,竟然比东都府的府衙还要精致,看来这西都府府主倒是比那位韩伯父还会摆谱?!?

    来到府衙的近前,纪东大致的扫了一眼眼前的高大府邸,随后便是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些个一府之主都想把自己的地位凸显出来,所以纷纷把自己的府衙弄得如此富丽堂皇,却不知他们治下的一些偏远小镇,如今还在为生计而烦恼,这样的对比,却是让人难免有些感慨。

    不过,这些事情并不是他所能改变的,他这次来,乃是为了帮助西都府的府主,等这边事了,他还要在西都府寻找那黑衣人护法的踪迹,而要在偌大的西都府当中找到那黑衣人护法,天知道还要花费他多久的时间。

    心里想着这些,他便是悠悠的来到了西都府府邸的大门前。

    “什么人?”

    刚一来到门前,守门的两个护卫赶忙上前拦住了他的路,同时大声喝问道。

    “二位有礼了,在下李瑴,有要事要求见府主大人,还望两位代为通传一声?!毖奂礁龌の郎锨?,纪东幽幽的停下身来,对着二人便是拱手一礼道。

    “李瑴?没听说过!”听到纪东自报姓名,两个守卫都是皱了皱眉头,却是在心底里思考着是否有听说过这号年轻人,可惜的是,他们想了半晌,好像也没想到西都府有叫这个名字的年轻天才。

    “小子,府主大人日理万机,又岂是什么人说见就能见的?走走走,别在这里捣乱,否则休怪我们兄弟不客气?!?

    说着便是推了纪东一把,倒是丝毫都不客气。

    说起来,他们守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像纪东这样的年轻人,他们见得并不少,不过基本上全都被他们打发走了。

    “恩?”

    被守门的护卫这般一推,纪东也没有躲闪,不由得微微后退了一步,眉头却是已经皱了起来。

    纪东倒是没有想到,以自己现如今的身份和实力,竟然也会在两个小小的守卫面前吃瘪,不过,他倒也并没有因为两个守卫的无礼而生气,毕竟,这二人职责所在,即便态度上有些问题,但也无可厚非。

    “二位,在下找府主大人的确有要事相商,还请二位费心,前去代为通秉?!蔽攘宋刃纳?,纪东不禁把姿态放的更低一些,再次对着二人恳求道。

    “小子,你难道听不懂我们的话么?府主大人事务繁忙,哪里是你这等小人物说见就见的,识相的就赶快离开,否则我们兄弟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见到纪东竟然还不离开,并且依旧吵嚷着要见府主,两个守卫的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尤其是纪东此时谦卑的态度,更加让他们认定了纪东并非是什么大家族子弟,所以说起话来也就越发的不客气起来。

    “两位可要想清楚了,我要找府主大人商议之事,可能事关整个西都府的生死存亡,若是被你们耽搁了,你们恐怕承担不起!”

    眼见这二人居然油盐不进,明显没有为自己通报的意思,纪东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寒,加重了语气道。

    “事关西都府的生死存亡?哈,小子,你是在这里说梦话么?难道你以为我们二人是三岁的孩童不成?”

    听到纪东之言,两个守门的守卫顿时笑了起来,看向纪东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一样,“小子,你这一套早就有人用过了,念在你为我们兄弟调剂气氛的份儿上,我们也不为难你,这里不是你能呆的地方,赶快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显然,他们是把纪东的话当成了纪东想见府主的借口,却是不可能相信就是。

    “你们………”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纪东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摆到最低,却没想到这二人反倒是变本加厉,这一刻,他刚刚被压下的怒气,却是不由得再一次窜了起来。

    “怎么回事?谁在这里大吵大嚷的?!”

    就在这时,一声满是不爽的喊声从府邸当中传了出来,声音未歇,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形,便是从府邸当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大门前。

    “队长,这个小子想要见府主大人,还口口声声说有要事要跟府主大人商议,我们兄弟赶他走,他不但不听,竟然还顶撞我们?!?

    眼看着年轻男子走出来,两个守门的守卫都是赶忙弯下腰来,对着来人满是讨好地道。

    “哦?竟然还有这种事?”听到两个守卫之言,年轻男子不由得挑了挑眉毛,随后便是将目光看向了台阶上的纪东,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眼。

    “你要跟府主大人商量事情?府主大人正在忙于政务,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好了,我乃是府主大人的侄子,一定帮你把话传道,只不过么…………”

    扫了一眼台阶上的纪东,年轻男子嘴角一挑,一边说着,他却是一边伸出手来,拇指和食指不断地捻动着,眼底尽是一片你知道该怎么做的表情。

    “啧啧,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想不到竟然还能在这里遇到这家伙?”纪东没有马上回答对方,而是不由得多看了眼前的年轻人几眼,眼底尽是一片的怪异之色,因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认得,正是当初在府院之争当中跟他发生过冲突的西都学院吴尚峰!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在镇狱山之时,他还狠狠地收拾过此人,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活了下来,而且明显已经恢复了伤势。

    “呵呵,我的事情必须要当面跟府主大人说,却是不牢阁下帮忙传达,还是请阁下命人去通传一声吧,免得耽搁了大事,对谁都不好?!?

    嘴角一挑,纪东不禁将双手放到了背后,一脸笑容地道。

    “恩?小子,你这可是有些不识抬举了?!奔郊投绱说牟慌浜?,甚至还用这样一种眼神看着自己,吴尚峰的面色微微一寒,双眼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

    他当初在镇狱山受了重伤,却是整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调理得差不多,可惜的是,他的身体已经落下暗疾,将来的成就恐怕都已经有限,所以才不得不放弃了加入真武圣院的念头,跑到了西都府府衙来历练。

    原本,他养伤的这段时间就窝着一股子的火,来到府衙之后,却也没少仗着身份之便发泄自己的抑郁之气,眼下,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竟然也敢跟他这般说话,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府衙的大门前的话,他恐怕早就出手把对方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啧啧,也好,你不是想要见府主大人么?那就随我来吧!”面色一闪,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便是对着纪东道。

    “哦?如此就多谢阁下了?!碧轿馍蟹逯?,纪东也是挑了挑眉毛,随后便是拱了拱手,悠悠的跟着对方进了西都府的府衙。

    “啧啧,这小子要倒霉了啊,招惹谁不好,竟然要招惹这位?!?

    “活该他倒霉,我们兄弟让他滚蛋他不听,这一下,恐怕他想要安然离开都不可能了??!”

    “也不知道队长是否会给他留一条命………”

    等到纪东跟随吴尚峰进了府邸,门外的两个守卫不禁兴奋的谈论起来,同时默默地为纪东默哀三分钟…………

    跟着吴尚峰进到府衙当中,纪东也不出声,就这般跟在对方的身后,随意的观看着周围的景致。

    “这西都府的内部装饰可要比东都府奢华多了,看来这西都府的府主大人应该是个有品位之人,却是不知道,眼下的这位府主大人究竟在忙些什么,竟然连接见我的时间都没有………”

    一边跟着吴尚峰往里走,纪东几乎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精神力扩散开来,直接朝着那最高最大的建筑扫了过去,而很快,整座建筑当中的景象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入眼处,大殿当中可谓是歌舞升平,一个个衣着暴露的舞姬正在大跳热舞,而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则是坐在大殿上手左拥右抱,恣意地欣赏着下面的舞蹈。

    “这…………”

    看到大殿里的景象,纪东的脚步都是不由得微微一滞,整个人都难免有些回不过神来。

    “有没有搞错?这……这就是所谓的忙于政务?这也太……………”脸皮抖动,这一刻的他,实在是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纪东的脸色简直就是说不出的难看,他着实没有想到,这位西都府的府主大人所忙的政务竟然就是这个!

    这一刻,他对于这西都府的府主大人,简直就是失望至极。要知道,这里可是西都府的府衙,并非这位府主大人的私宅,在这里声色犬马,无疑有些过分了。

    “咦?小子,怎么停下来了?你不是要见府主大人么?!”

    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吴尚峰第一时间发现了纪东的异样,随后便是笑着回过头来道。

    “行了,把你这幅恶心的嘴脸收起来吧,我知道你把我带进府来根本就是不怀好意,有什么手段,尽管用出来就是?!?

    见到吴尚峰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纪东也懒得再跟对方演戏,他早就看出来了,这吴尚峰根本就没打算带他去见西都府府主,而之所以把他带进来,根本就是想要对他不怀好意罢了。

    “呦呵,小子,看来你倒是还不傻,不过,既然你早就知道我的目的,竟然还敢跟我进府,看来你还蛮有种的?!?

    听到纪东竟然一口就说出了他的阴谋,吴尚峰不禁微微一愣,但随后便是笑了起来。

    虽然被纪东看出了自己的目的,不过,眼下已经到了府衙内部,这里已经是他的天下,他想做什么,谁也别想阻止!

    “本少爷也不难为你,这样吧,现在跪下来跟本少爷磕头认错,说不定本少爷还能让你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他正愁没有地方发泄自己一直没能发泄完的怒气呢,眼下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他当然不会跟对方客气。

    “看来真武圣院没有把你吸纳进去,实在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像你这等败类,就算加入真武圣院,恐怕也只能是为圣院抹黑罢了?!?

    听到吴尚峰之言,纪东不禁摇了摇头,脸上尽是一片的嘲讽之色。

    当初在镇狱山,他因为一时心软,所以并没有要了此人的命,现在看来,他当初的做法实在是有些欠妥,像这种人,就算让其留在世上,也无非就是到处害人罢了。

    “放肆,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给我去死吧?。?!”听到纪东竟然当着他的面儿提起了此事,吴尚峰顿时有种失去理智的感觉,二话不说,他的手里便是多出了一柄长刀,直奔纪东的头顶斩了下来。

    这一刀又快又狠,而且二人之间的距离又十分的临近,他这一下突然发难,就算是修为超过他一个层次之人,恐怕都未必能够躲得过去。

    “哎,看来不给你一点儿真正的教训,你永远都不会懂得收敛,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必要跟你客气了??!”

    眼看着吴尚峰的长刀对着自己斩来,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厉芒,身形一动之间,他便是已然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现身之时,他却是已经来到了吴尚峰的身后。

    “做一个普通人,了此残生吧??!”身形出现在吴尚峰身后,纪东眼底蓦地闪过一道狠色,随后便是一拳轰了出去。

    “嘭?。?!噗?。?!”伴随着一声闷响,吴尚峰的身体直接定在了那里,脸上尽是一片的惊恐之色,与此同时,他的浑身上下所有的气息都是一下子散了开来,整个人都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噗?。?!”软倒在地上,吴尚峰紧跟着便是喷出了一口鲜血,就连鼻孔和耳朵都有一丝丝的鲜血溢出,看起来简直就是骇人不已!

    “不?。?!我的丹田,我的元丹……………”一口鲜血喷出,吴尚峰就像是疯了一样,激动的大喊大叫起来,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就连喊声都变得有些苍白无力。

    “哼,这下看你还如何作恶!”眼看着瘫倒在地上的吴尚峰,纪东的身形已经再次显现了出来,同时一脸冷峻地道。

    他这次没有再给对方机会,适才这一拳,他直接毁了对方的元丹和丹田,也就是说,从今以后,这吴尚峰只能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生老病死了。

    “嗖嗖嗖?。?!”

    就在这时,西都府府衙当中的护卫显然是听到了这边的声音,说话之间,便是足足有十几人从四面八方飞掠而来。

    “队长??!”

    “少爷??!”

    十几个人影从周围赶来,第一时间便是看到了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吴尚峰,而见到这位大少爷在那里哀嚎,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微微一惊,下意识地呼喊道。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吴尚峰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丹田被毁,元丹碎裂,他很清楚,从现在起,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了,而这一切,全都是眼前的纪东所赐!这一刻,他真的恨不得把纪东碎尸万段,却也难解他的心头之恨!

    “杀?。?!”

    听到吴尚峰的指令,十几个护卫都是微微一愣,不过,吴尚峰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们也不敢违背对方的命令,几乎就是略作迟疑,十几人便是对视一眼,然后一齐朝着纪东冲杀上去。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眼看着十几个护卫朝着自己杀来,纪东的脸色顿时微微一沉,随后便是猛地吐气开声。

    “嗡?。?!”随着他这一声低吼,一道能量波纹以他为中心,直接朝着周围荡漾开来,而还没等靠近他的十几个护卫,就像是一个个撞倒了铁板上一样,直接被掀飞开来。

    “噗噗噗…………”十几个身影高高的抛飞开来,与此同时,每个人的嘴里都是鲜血狂喷,那等景象,却是相当的壮观!

    “砰砰砰砰………”

    说话之间,十几个护卫纷纷摔落在地,每个人的脸色都是说不出的苍白,眼底更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骇然之色。

    “这………这…………”

    眼看着十几个护卫竟然连纪东的身体都没有碰到,就被纪东的一声低吼震得纷纷吐血,原本还在那里大喊大叫的吴尚峰顿时张大了嘴,却是连吼叫都忘到了一边,而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究竟是招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嗖?。?!”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破风声传来,说话之间,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便是从远处飞掠而来,很快出现在了战场之上,并且满脸冰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突然间出现的中年男子身形高大,而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和气度,明显不是适才的十几人所能比拟的。

    这个时候,中年男子的目光扫过全场,最终落在了躺在地上虚弱不已的吴尚峰身上。

    “贤侄??!”看到躺在地上,明显受到了重创的吴尚峰,中年男子的目光不禁微微一凝,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骇然之色。

    他的实力摆在那里,自然一眼就看得出吴尚峰是被人废掉了元丹,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废人,而一想到那位府主大人对自己这个侄子的重视,他的心里就难免有些凝重。

    作为西都府府衙的护卫统领,整个府衙的安全自然都是由他来负责的,眼下吴尚峰在府衙里被人废掉,他这个护卫统领又如何能够脱离干系?

    “孔叔叔,孔叔叔为我报仇??!此人擅闯府衙,还废了我的元丹,孔叔叔一定要杀了他??!”

    见到这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吴尚峰的眼底顿时闪过一丝亮芒,随后面目狰狞地怒吼道。

    “混账??!”听到吴尚峰之言,中年男子顿时怒气上涌,猛地将目光看向了对面的纪东,却是恨不得一掌将纪东拍死。

    说起来,他倒是并不怎么相信吴尚峰的话,这段时间,他早就知道吴尚峰是个什么德行,甚至于对方被废掉,他其实都是暗爽不已。

    可问题是,对方竟然在他所管辖的范围内被人废了,这简直就是要他的命??!一想到此,他便是把自己的所有怒气全都段移到了纪东的身上,这一刻,纪东是怎么进来的,又是为了什么会出手,却已经全都不重要了。

    “年轻人,你下手也未免太重了些吧?难道你不明白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么?!”双眼紧紧地盯着纪东,孔叶北却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因为他心里清楚,纪东能够在瞬间废掉了府衙当中这么多的人,显然不会是一个庸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