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最强国防生-> 第十四章 评审们哭了

第十四章 评审们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连,不,不止是一连,整个二营的人都觉得最近一连三排搞的神神秘秘。

    晚上匆匆开过班会,一个个都躲在那片树林子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有几个好奇的跑过去,结果半路就被人家拦住了,只是断断续续听到是在练歌。

    所有人都感觉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一连三排,以前那可都是音乐盲区。距离上次参加营级文艺汇演,那都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表演的还是个反应军旅生活的小品。

    程天鑫在办公室里,听着宋钺说起这个事情,有些气的牙痒痒。

    “一群混蛋,就知道跟着那个沈耘胡闹。三排唱歌,那不是瞎搞么?他能唱出花来?还不如来一段格斗表演,也算是有点名堂?!?

    宋钺笑了笑。

    时间过去这么多天,程天鑫还是耿耿于怀的样子。说真的确实是有点偏见了。

    “老程啊,行不行,不是你我说了算的。再过两天,就是初审的时间了。我听一连长说,这沈耘可是被报了两个节目,一个已经暴露出来了,还有一个却还藏着掖着,你就不觉得好奇?”

    “好奇个毛啊。我就盼着这群家伙不要给我闹什么幺蛾子就成。到时候让我下不来台,你还不是跟着受累?!?

    “行行行,我知道你是评委之一,还紧挨着团长坐着,到时候,哈哈哈?!?

    宋钺是个天性开朗的人,不然也不会跟程天鑫这个暴脾气搭伙。一番调笑,让程天鑫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心里却盘算着初审结束,该怎么收拾沈耘。

    小树林里,尽管三排压低了嗓子唱,但是沈耘听在耳中,却越来越满意。

    这么深入人心的歌曲,他就不信这群家伙没点动情的意思。只要动情,唱歌的效果就出来了。那时候还提什么嗓音,纯粹靠情怀好不。

    “好,就这个样子,继续保持,咱们这第一个节目,你们自己说,有没有信心?!?

    怎么可能没有,这群家伙每天唱歌都哭,没信心都对不起透红的眼睛。

    听着底气十足的回答,沈耘得意地笑笑:“那就好,记住了,除了初审,任何时候,都要保密。不给他们来个大的,都以为咱们三排是弱鸡?!?

    谁想当弱鸡。

    沈耘这么一说,三排全体官兵肯定会憋足了劲,就等着欢送会那天震撼全团呢。这可是全团露脸的好机会。

    “排长,那咱们另一个节目呢?”

    经过几天的相处,沈耘一贯的努力和平易的态度,彻底征服了这些家伙,这会儿虽然是询问,未必没有担心的意思。

    荣誉感一旦被培养成形,这种东西哪怕走出军营都会表现出来。沈耘很满意自己现在的处境,点点头:“你当你们排长是吃素的,老子也憋了好久了,心里有团火,先借欢送会发发?!?

    “哈哈哈?!?

    沈耘的话惹起一阵哄笑。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沈耘心里有什么火,毕竟他们也是惹火的一部分。不过如今总算是彼此接纳,相互没了芥蒂,倒是也好了很多。

    团部,大礼堂。

    此时的大礼堂外整齐地站着来自各营的节目报送队伍,按顺序逐个走进大礼堂,向节目评审表演节目等待审核。

    比起其他队伍紧张的申请,三排可是鹤立鸡群的。一个个虽然限于队伍纪律不能交头接耳,可是各个嘴角露着笑容,压根没有半点其他表情。

    宋钺心里其实很期待。

    沈耘这小子到底弄了什么节目,让这群先前跳的特别欢的家伙,变成了捋顺毛的驴子。

    等了差不多半天,终于轮到了二营。

    一连二排的两个战士看着走进礼堂的一排队伍,手里头汗涔涔的。想想来前排长说的话,他们心里就有些惴惴不安。

    “我不管你们怎么样,但是一定不能比三排差。不然来就给我加练?!?

    加练,是战备师官兵的噩梦。想想一天的训练已经足够累人了,还要被加练,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可是看看三排这些家伙,乖乖,到底是无所畏惧,还是底气十足。他们不敢想象。

    抱着这样的心态,岂能不被刷下来,垂头丧气走出来的他们,看着三排全体昂首阔步走进礼堂,硬是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加油?!?

    大礼堂观众席最前排以团长为中心,各营主官和团部宣传部以及部分团属文职艺术家。

    看着三排全体走上舞台,刘团长不禁笑出声来:“吆喝,程天鑫,你小子大手笔啊,居然带了一个整排上来。药师呆会儿节目不好,你小子就等着我收拾你吧?!?

    刘团长当然知道这是沈耘带的队。

    可正是如此,就要给沈耘加码。若是任他上来胡闹,岂不给团里丢脸。

    程天鑫瞬间脸黑了,看着站在最中间的沈耘,眼睛里都恨不得冒出火来。

    不过,这些沈耘都看不到。舞台距离观众席第一排最少都四米呢,加上刺眼的灯光,这会儿下边的领导还真如上台前他安慰士兵的一样,各个如大白菜一般。

    “请开始表演?!?

    虽然仅仅是审核,可程序依旧按照正式演出一样,主持人走出来,串了词,边走下舞台。

    “送战友?这名儿倒是应景,不过以前没听过有这么一首歌啊?!?

    刘团长心里泛着嘀咕,朝另一边坐着的一位团属歌唱艺术家递去询问的眼神。

    这位当然知道刘团长的意思,摇摇头,苦笑着低声说道:“我也不清楚,恐怕是他们自己写的?!?

    自己写的?刘团长摇摇头,一群当兵的糙汉,能写出什么好歌来。也就这个名字有点意思。

    “送战友,踏征程?!?

    刘团长原本有些松懈的身体,瞬间坐正,眼中不可思议地看着台上三排全体。

    一句句轻缓的歌声,浑然没有现在部队里流传的歌曲那么慷慨激昂??墒?,为什么忽然就想起当初上战场的时候,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

    “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思绪千回百转,可是歌曲却像那流水一般,瞬间就到了结尾。一时间刘团长的内心,瞬间被那些如今早已不再的笑脸淹没。

    然后,又化作泪水,一滴一滴落在橄榄绿的常服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