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最强国防生-> 第十七章 为欢送会填一把火

第十七章 为欢送会填一把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间,欢送会的时间就到了。

    再过两天,退伍的士兵们就要统一离开军营,回到地方,开始他们全新的生活。

    虽说是欢送会,可是,大家伙儿心里却并不算欢乐。相反,这心里还有些酸酸的。三排几个要走的老兵,这几天一直抢着打扫宿舍的卫生,破天荒地给大家洗臭袜子。

    用他们的话,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一回了。如果还不好好做点什么,在大家心里留下点什么,生怕大家都把他们给忘了。

    其实不止是三排,全营全团,甚至全军,这几天都是这个样子。

    谁都不会阻拦,也不想阻拦。

    因为谁都知道,拦着,似乎也没用。

    一大早团部的大操场里,就搭建起了舞台。至于沈耘这些出演的人,倒是没有地方演出那么多的调调,依旧是等到训练结束,这才施施然过来彩排。

    几天来坚持不懈的排练,这时候终于派上了用场。编曲的事情,到底还是交给了文工队,听听效果,沈耘不得不说到哪里都有人才,这个编曲就非常有感觉。

    夜色初定。

    偌大的操场上,各单位按照划定的区域就坐。沈耘他们这些表演的人,则被安排在舞台左侧,既可以观看节目,又能直接登上舞台。

    当刘团长和政委相继为欢送会发言后,晚会便在文工队一双非常漂亮的主持人主持下,拉开了帷幕。

    三排的节目,沈耘的独唱被放在了节目单最当中。而合唱,居然被放在了最后压轴。

    团里的期望,不可谓不高。三排的儿郎们非但没有因此觉得有压力,相反,正是因为这份看重,个个充满了信心。

    沈耘两世为人,从来没有经历过上千人面前露脸的场面,这里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姑坏阶约赫饫锬?,手心里有些汗涔涔的。

    不得不说,部队的男儿们,唱歌虽然在音准等各方面有问题,可是听来却别有一番韵味。

    就算是一曲流行歌曲,居然也能唱出铁血的味道来。沈耘心里,暗暗感谢将自己发配到这里来的老爷子。当兵,不就是在这种氛围下,不断提高荣誉感和爱国感么。

    就在沈耘还愣神的时候,台上主持人已经开口:“流年似水,军魂永存。下面请欣赏被称为军中利刃的一营一连一排一班全体战士带来的合唱《铁血军魂》。请二营一连三排沈耘同志作准备?!?

    《铁血军魂》是抗战时期产生的一首歌曲。

    是当时著名音乐家田汉先生为纪念某场战役中,为掩护当地百姓撤退,死战到底最终差点打散了建制的解放军部队,亲自作曲并填词的歌曲。

    虽然歌词通篇都是四六骈体古文,可是因其朗朗上口又慷慨激昂,差点都被引作解放军军歌。

    沈耘被三排的战士推了一把,清醒过来,匆匆上台等候,耳中却仔细聆听着这首传唱不衰的歌曲。

    “泱泱华夏,铮铮脊梁。

    仁风远播,大化周行。

    硝烟忽起,外辱顿生。

    大好男儿,何恤我身。

    保境安民,天降大任。

    执我矛戈,护我乡亲。

    将军百战莫惜命,

    且听黎庶痛哭声。

    ……”

    那是一种若为家国不恤身的精神,也是他们这些军人的精神。沈耘胸中忽然就被引出一份豪迈。

    一首歌,不过短短几分钟。到底,让沈耘紧张不已的演出,就要来临了。

    主持人怎么报幕的,沈耘并不是听的很清楚。但一句“欢迎”,台下哗哗哗的掌声提醒他,该上台了。

    深深吸了口气,将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沈耘缓缓走上去,看着台下密密麻麻麻的身影,行个军礼:“下面,一首《蝴蝶飞飞飞》,献给将青春和热血洒在这里的我们?!?

    台下,刘团长与政委笑笑。虽然刘团长这种上了年纪的不是太喜欢这样的歌曲,可是台下一千多人,大都是二十几岁的大好青年,社会上流行的什么,他们自然也喜欢什么。

    太过严肃的主旋律歌曲固然是军营的主题,可是神韵这种轻快的调子,对一场晚会来说,未尝不是亮点。

    粗浅易懂的歌词,让士兵们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似乎从歌词里,他们也看到了自己擦拭钢枪清扫宿舍的情形。

    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一首歌听完,比之前更为热烈的掌声响起。沈耘在台上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这首歌,到底没有被自己的紧张给毁了。

    正要敬礼走下台去,却被走上台来的主持人给叫住。

    “请稍等,沈耘同志?!?

    老练的主持,做出这样奇怪的举动后,朝着台下解释:“沈耘同志这首歌,是专门为欢送老兵退伍,独自填词作曲的。不知大家,觉得好不好?”

    “好?!?

    “妙不妙?”

    “妙?!?

    沈耘忽然觉得,这怎么,跟拉歌越来越相似了。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众目睽睽他想溜走都不可能。

    “那再来一首,要不要?!?

    沈耘愣住了,台下不少知情人都愣住了。按照晚会流程,应该没有这个环节才对啊。

    政委笑笑,看着刘团长:“又是你搞出来的幺蛾子吧?!?

    刘团长笑笑:“别瞎说,什么叫幺蛾子。我是看这小子肚子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我敢打赌,那天他绝对藏私活了?!?

    “这个我信??墒羌让挥猩蠛?,又没有排练,你就不怕他把晚会给搞砸了?”

    “怕?我怕什么,就算怕,也应该是那小子怕?!?

    可是战士们却不知道,只以为这是事先安排好的,一个劲叫着好。甚至还齐刷刷喊起了口号。

    “一二三四五,我们等的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好着急?!?

    咳咳,沈耘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主持人,可是得到的却是一个下巴微微朝台下一点的动作。

    好吧,沈耘这会儿终于知道,自己是被谁给坑了。不过,既然如此,那他也不介意为晚会填一把火。

    “事出突然,请各位战友给我一分钟的时间,让我与乐团沟通一下,精彩,马上到来?!?/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