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最强国防生->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为什么要叠豆腐块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为什么要叠豆腐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沈耘自然不怕违规,因为他可没有老??心鄄莸氖群?。

    他怕的是战士们有些招架不住,毕竟这干柴烈火的,出点啥事那都不是他和龚指导员能够承担的。

    各班级集合讲评的时间没有超过半小时的,毕竟初期学生需要注意的一些东西,基本上都很简单。这里不是军营,不会遭遇和首长上厕所碰到一起的事情,更不会遇到什么站岗执勤之类的问题。

    让各自带回之后,便轮到今夜的主体,教官亲自示范学生怎么整理内务。

    沈耘本来想跟龚指导员回去的,不过回头看了看还在女生宿舍楼跟前逡巡不前的战士,沈耘忍不住吼了一嗓子:“够给我滚进去,赶紧教完出来。记住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所有住有新生的女生公寓,请各位同学配合新生军训工作,谢谢大家?!?

    然后,沈耘和龚指导员便听到不少女生宿舍楼里纷纷传来关门的声音,但与此同时,不少阳台上也传来莺莺燕燕的声音:“兵哥哥,不要怕,我们看好你哦?!?

    原本想走的沈耘无可奈何地留下了,他最终还是决定,去宿舍楼转转。

    当然了,女生宿舍这种龙潭虎穴,他是不会去闯的。

    沈耘与龚指导员分开,两人各自来到一栋宿舍楼下,沈耘选定的,是新生公寓的最后一栋,三十三栋。这一栋里头住着上千新生,从一楼开始,沈耘巡视着每一间宿舍的情况,遇到有学生对着被子发愁,沈耘也适时进去帮助教学。

    如此这般,直到上了四楼,一踏过最后一个台阶,沈耘便听到附近一个宿舍里,传来非常响亮的声音:“教官,为什么咱们要把被子叠的这么整齐?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难道真的像网上传言一样,是为了泯灭咱们的个性?”

    听到这个声音,沈耘眉头皱了皱。匆匆循声来到这间宿舍,沈耘一眼便看到被询问的士兵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一连最为内向的一名士兵,同时,也是最守纪律的一名。

    显然面对这个问题,不善言辞的他,是没有办法以准确的词汇来回答的。所以,这名战士现在只能脸红脖子粗的看着学生。

    沈耘走了进去,几名学生依旧一脸的不服气。而发现沈耘的身影,这名战士迅速向沈耘行礼,随即低下头,对沈耘说道:“连长,我给咱们一连丢人了?!?

    拍拍这名战士的肩膀,沈耘摇摇头:“丢人?不存在的。你做的已经足够出色了。这个问题,对你来说,或许也确实不好解释。现在,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今天你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牢牢记住,因为,往后你可能还会面对这样的问题。到时候,你替我铿锵有力地告诉他们,为什么?!?

    ”软件学院,陈海涛。我记得没错,你应该叫这个名字。入校之前,自学过编程没有?“

    金陵大学的软件学院,在全国都是排的上号的。在东南这片区域,几个省,多所重点大学,没有能比得过它的。

    这个歌陈海涛,显然是有些学生的傲气。听到沈耘的询问,略带几分得意朗声回答:“是?!?

    “那我来问问你,if……else……本身有没有意义?”

    “报告,有,这是判断语句,可以判定布尔表达式的真假执行?!?

    “判断哪个布尔表达式?”

    陈海涛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因为沈耘还没有给他一个表达式,所以他现在单纯就是if……else,并不带有其他任何的额外含义。。

    “那我现在再问问你,给你一个布尔表达式,它泯灭这两个单词的个性了吗?小子,如果能够被一个几分钟时间叠好的被子泯灭掉的个性,那就不是个性,纯粹是懒惰,借口,毛病?!?

    “教你们叠被子,整理内务,就是要在你们保持个性的同时,学会顾及整体和纪律性。因为我可以保证,当你在军训之后,这个所谓的好习惯,将会被你迅速抛之脑后,然后过上网络上流传的猪狗不如的生活。到时候,你敢说,你的个性被泯灭掉了么?”

    沈耘将身后的战士拉倒前面。

    眼神很是凌厉地盯着眼前四个学生:“他的个性是内向,不爱说话。你觉得,因为叠被子,他将个性泯灭掉了么?如果有,那么你们现在面对的,就不是跟你们耐心的解释,而是五组共两百五十个俯卧撑。你们不要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就可以质问你的教官。因为,在他们面前,你们还嫩呢?!?

    “现在,立刻给我整理内务,还有什么废话,一句是个俯卧撑。我随时恭候你们的问题?!?

    聪明人总会选择趋利避害。何况,论起专业性,这个四个软件学院的生瓜蛋子给他提鞋都不配。

    陈海涛四人果断选择了屈服,因为他们都很明白,这个中尉可不是他们的教官。最近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国防生被训成狗的消息,主角之一便是他们软件学院的一位学长。

    几个人轮番在干净的地面上,将被子一下一下捋平,然后很是小心地叠起来,将每一个角都叠成直角,抚平每一道褶子。随后小心翼翼地将被子送到床上,最后一个个整理好自己的桌子和洗漱用具。

    看到这个样子,沈耘这才开口:“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的个性泯灭了吗?是不是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只知道自己是服从命令的机器了?”

    没有人回答,沈耘的声音越发宏亮起来:“促使一个军人舍生忘死,除了被你们视为洪水猛兽的纪律,还有对胜利和荣誉的渴望,对指挥官的深度信赖。没有人能够养成服从命令的天性。我们军人,只是因为特殊的身份,特殊的十名,将服从命令视为天职。是命令大于天的职责,不是洗脑之后的傻白甜的性格?!?

    沈耘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宿舍,而早就因为这里头的声音吸引过来的同学们,忽然就为沈耘的答案,开始鼓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