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最强国防生-> 第二百七十章 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第二百七十章 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放下文件夹,沈耘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秦司令员找他来的目的就算不说,此时他也能够猜出来个九成九??删褪且蛭夥荽厦?,反而让沈耘在还没有听到任何明确指示之前,心情就显得异常沉重。

    “我知道,对于一个刚结婚三天的小伙子来说,这件事情压力确实很大?!?br />
    敲了敲桌子,唤回沈耘的注意力,秦司令员脸上带着几分严肃:“你可以选择不去,我不会因此对你有任何看法。毕竟我的要求,确实有些出格了?!?br />
    秦司令员越是这样,沈耘的心情就越沉重。

    作为军人,面对命令如何能够说不去。就算秦司令员这么说,他也不能这么答应。

    沈耘吞了口吐沫,嗓子干涩地出声:“报告首长,我想问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

    “讲?!鼻厮玖钤焙苁撬斓卮鹩?,他倒是也想听听,沈耘到底会问什么问题。

    “我想知道,为什么会选我?”

    带着几分小心,沈耘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显得有些冒昧,但是这个问题沈耘必须要搞清楚。对他一个真正只有一年基层部队经历的上尉来说,这个任务确实难度有些大。

    秦司令员显然已经预计到沈耘会问这个问题,表情也放松了一些,希望能够让沈耘同样轻松一点。

    “为什么?你是军人世家出身,对于这样的命令,来自家庭的抵触不会很大。这个原因够不够?”

    “你本身精通米国语言,在军校里也选修了国际关系和军事外交,这些都是执行这项任务最需要的学问,这个原因够不够?”

    “军区很多高层,包括我本人,对你都抱着十分的期待,这个原因够不够?”

    三条理由,让沈耘无可辩驳。点了点头,沈耘起身回答道:

    “报告首长,我希望,给我三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如果这项任务的基本内容可以透露,我希望可以跟我的家人商量一下?!?br />
    如果,沈耘的任何一个家人只是普通人,秦司令员都不会答应。

    但就因为他一家全都是军人出身,所以秦司令员对此有万分的信心:“这个没有问题,我可以代表军区党委同意你的请求。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只有三小时?!?br />
    沈耘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匆匆下了楼,从门口的值班室将自己的手机取回,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沈耘拨通了老爸的电话。

    “小耘,到军区没有?玉华从回来一直在哭,刚才累的睡着。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沈耘妈妈在接。

    显然一家人都在韩玉华家中,此时也许几个大男人都在闲聊,所以才让沈母接了电话。

    沈耘的声音有些低沉:“妈,您先把电话给爸,我有事情,想跟他们商量一下?!?br />
    在韩玉华家中,听到沈耘的话,沈母愣了愣。

    沈耘向来是非常有主见的人?;旧洗有〉酱笙噬儆懈依锷塘渴虑榈氖焙?。甚至在高考结束报考志愿的时候,也算是如此,偷着填了志愿。

    但这个时候,居然破天荒的打电话过来说要商量事情。

    面对韩母关切的询问,沈母摇了摇头:“沈耘打来的,要找他爸商量事情?!彼低曛?,便走出房间,将电话送到沈耘老爸面前:“小耘打来的,有要紧事?!?br />
    沈父嘿嘿一笑:“这小子,不会是忍不住离开咱闺女,想要商量着调回来吧?!?br />
    “臭小子,说吧,什么事情,让我去找门路求人情的事情我可不做啊,事先申明?!?br />
    沈父带着几分调侃,冲沈耘嚷嚷了一句。

    但沈耘一句话就让他变得有些严肃:“爸,有个任务,需要我跟家里所有人商量一下?!?br />
    任务?

    沈父追问了一句,得到沈耘的肯定之后,这才确信没有听错。

    能让沈耘专门打电话来家里的任务,想必一定不简单,沈父将免提打开,冲自家老爷子和韩伏虎打了个手势。

    “就在刚才,我们军区秦司令员专门找了我。他让我看了一个文件,上边有联合国的决议和利比西亚请求军事援助的外交照会?!?br />
    其他人还没发表意见呢,老爷子先喊出了声:“混账东西,这么重要的文件,你怎么能擅自向外透露?赶紧回去打报告认错去,这事儿我们不听了,一切决定你来做?!?br />
    搞不好就要泄密,老爷子深知对一名军人来说泄密意味着什么,类似这种级别的机密,绝对会上军事法庭的。

    “爷爷,这件事情我已经征求了秦司令员的同意,才会跟你们说。我现在就是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以及玉华……”

    提起韩玉华,沈耘的声音瞬间弱了下来。

    他知道这事儿最对不住的就是韩玉华,两人刚刚说好了韩玉华会经常去看他,结果还没出一小时呢,自己这里就不得不变卦。

    不仅是老爷子,也不仅是沈父沈母,韩伏虎和韩母听到最后一句话,也瞬间变得沉默起来。

    确实,这件事情无论他们怎么做决定,对韩玉华来说,都极为不公平。

    客厅里六个人,同时将目光汇集在那紧闭的房门前。

    他们不知道的是,韩玉华此时正背靠着房门,眼泪忍不住地涌出眼眶。

    哪怕是睡着,她的潜意识依旧极为敏感,刚才睡梦中听到沈父将手机外放后沈耘的声音,她就已经从睡梦中醒来。

    所以沈耘说的每一句话,其实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韩玉华当然心里清楚沈耘能够打电话过来问,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已经是沈耘能够争取到的最大限度的自由了。

    这种情形,她在家里也经历过好几回。当初韩伏虎多次一只脚踏进家门,接到电话后便匆匆离去。有时候甚至十天半个月不见人,连个电话都不打。

    可是每当韩伏虎自豪地说自己是个军人的时候,韩玉华心中的委屈就少了很多。

    当年那些班里的同学听到自己爸爸是个军人,那种崇敬的目光到现在韩玉华都还记得。

    强自忍住了泪水,眼角通红的韩玉华起身打开门,在一家人愧疚的目光中,走到沈父面前蹲下:“爸,我能跟沈耘说几句话吗?”

    沈父在沈耘面前,从来都是个笑嘻嘻的老头子。但这一刻,这位当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汉子,将手机递给韩玉华,转身就捂着脸流下了泪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