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最强国防生-> 第二百九十七章 棚户区

第二百九十七章 棚户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躺在虽然宽大但依旧有些陈旧甚至有些脏的床上,沈耘久久不能入睡。

    心里头装着事情,不自觉地就开始翻来覆去,而这些动作,自然引起了同样难以入眠的秋少寒的注意。

    “怎么,心里有事?”

    明知故问,其实就是为了打开话匣子。秋少寒作为上级,自然明白有些事情如果自己不问,沈耘绝对会永远将这些装在心里。

    悠悠地叹了口气,沈耘低声回答:“是啊,这里的局势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当我看到扎哈的那个样子,我就在想,如果我的祖国变成这样,我会怎么做?!?

    这其实是每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第一次经历这些之后都会出现的迷茫。

    当年的秋少寒也是这个样子,作为过来人,躺在床上的他笑了笑:

    “如果你是担心这些的话,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秋少寒还以为沈耘想要临阵退缩呢,听到沈耘的话,他心里总算是落下一块大石头。

    带着几分轻松和严肃,秋少寒一字一句地说道:“别忘了,我们军人的使命是什么。保家卫国,不是一句空话?!?

    “如果祖国真的到了如利西比亚的这一步,那就说明,我们已经战死沙场?!?

    这句话,秋少寒说的斩钉截铁,显然经历了很多战火硝烟,秋少寒的内心已经磨砺得极为坚韧。

    沈耘没有作声,秋少寒知道,谁都有一个短暂的适应过程,沈耘的表现,已经非常好了。

    黑暗中,沈耘睁大了眼睛。

    此时他的脑海中不停地闪过韩玉华,还有双方的父母以及爷爷奶奶的影子。而这些影子后边,还有一连的那些老战友,学院的那些老朋友。

    最终沈耘还是沉沉睡去了,到底在候夫拉转悠了一天,体力消耗确实有些太大了。

    听着沈耘浓重的鼻息声,秋少寒笑了笑,终于也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穆阿勒为沈耘和秋少寒选择的房间,论位置,可以说是相当好的一间了。

    利西比亚时间早上七点,清晨的阳光照进这间屋子。

    由于一直在浅睡,周遭环境的光线变化,瞬间让沈耘睁开了眼睛。秋少寒早已经起来,此时正在洗漱??瓷蛟乓还锹蹬榔鹄?,吐掉口里的水,笑吟吟地说道:

    “怎么样,这一觉睡的还好吧?!?

    沈耘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随即迅速穿好了衣服。

    习惯性地将被子叠成了一个豆腐块,然而当他看到秋少寒胡乱叠成的被子之后,愣了一下,随即失笑起来。

    他忘了现在自己是以一名游客的身份来这里,所以一切行动最好还是不要暴露他军人的本质。

    豆腐块可是华夏军队的一块招牌,虽然穆阿勒一家未必知道,但最好还是小心一点。拆开了叠好的豆腐块,沈耘有样学样,将被子胡乱叠了起来。

    洗漱之后,走到院子里,穆阿勒早就已经起来忙乎,看到沈耘两人,热情地打着招呼。

    为了招待好两人,穆阿勒也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早上居然就让自己的女儿给两人熬了浓汤。

    至于味道嘛,利西比亚的食物,大体上还是有些偏意太利风格的。所以比起约翰国的黑暗料理,以及汉斯国的烤肠,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

    喝过汤之后,沈耘和秋少寒提出要出去逛逛。

    穆阿勒大叔是一再提醒两人小心,这才把他们送出门去。

    街上的行人依旧稀少,断壁残垣上炮火的痕迹有些早已被雨水冲刷的模糊不清。而有些应当是新近交战造成的,现在依旧浓墨重彩地昭示着它们的存在。

    走在这里,沈耘不好明目张胆地拍照,只是用心记录着这里的每一条街巷。

    将来真要派兵?;ふ庑┑哪承┥枋┖徒ㄖ?,少不得要计划一些比较安全通畅的道路供维和战士们通过。

    当然了,有时候某些有教育意义的景象,沈耘还是表现出一副游客该有的模样,认认真真拍摄了下来。

    不知不觉,两人就走的有些远了,而他们现在的位置,赫然是一大片帐篷。

    依照经验判断,这里应当是一个临时的安置点。

    虽然不知道是哪股力量做出来的,但显然他们也仅仅是安扎了这些帐篷,并没有继续进行?;ず凸芾?。

    在很多国家,棚户区往往意味着平民、混乱、卫生条件差……

    显然这些负面词汇用在这里,似乎也并不过分?;姑挥姓阶呓庑┱逝?,两人便已经嗅到了很多难以描述的气味。

    比起这些气味,嘈杂的声音更加让人难受。

    孩子的哭泣,大人的絮叨,壮汉的怒吼,妇人的低吟……尘世一切美好或者不美好的东西,都通过这些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

    沈耘忍不住对着这片帐篷拍了一张照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个愤怒地声音冲着沈耘两人吼道:“该死的外国人,我们不需要你们可怜,赶紧从这里滚出去?!?

    循声望去,居然是个个头比沈耘和秋少寒都高二十几公分的壮汉。

    此时他正凶神恶煞地看着沈耘,而因为他的声音,从好几个帐篷里瞬间走出几个健壮的男人,手里拎着扭曲的钢管,又或者手臂粗的木棍。

    身后有了人,壮汉喊的更加有底气了:

    “滚开,你们这些该死的外国人。要不是你们,我们的家园怎么可能会乱成这个样子。滚开,我们不想看你们做尽坏事还装出一副好人面孔的恶心样子?!?

    莫名其妙的敌意,让沈耘瞬间懵了。

    到这个时候,熟悉利西比亚局势的秋少寒才走到沈耘身前。

    “我们是华夏来的游客,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情况带到华夏,呼吁更多的人捐赠物资来帮助你们?!?

    “华夏从来没有参与过利西比亚的任何政务,希望你们能够保持冷静的态度?!?

    “我和我的朋友,都是真心为你们的遭遇感到痛心。希望你们不要误会?!?

    比起沈耘流利的阿拉伯语,秋少寒嘴里说出来的就有些土里土气还带卡文的了。

    然而这些话,却瞬间让这些壮汉放下了敌意,带着几分试探询问:“华夏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