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北洋新军阀-> 第一百零五章.宝藏

第一百零五章.宝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今晚就是来做贼的!

    没带文孟这个偷鸡摸狗的高手虽然有点可惜,不过看样子庞大海年轻时候也不是什么老实青年,贴着墙根,这个半胖子很是轻车熟路的隐蔽在角落里,听了一会,回头就招了招手,旋即两个三姓百户所的亲兵快步跑过来,两人手垫着手,举着庞千户,咕噜一下翻了过去。

    又跟着进去两个,大约两分钟,几声假的不能再假的狗叫在门口响起,这个黑乎乎的大户门被推开,领着麾下二十几个亲兵,毛珏是当仁不让的向里走去。

    这儿真是太普通了,普通的都令人怀疑一进院子两个护院没等出声呢就直接被打翻在地,二进一个老妈子带着两个丫鬟也是刀往脖子上一架,就眼泪汪汪的闭上了嘴,最后都有点明目张胆了,晃悠着单刀,庞大海直接踹开了三进的院门,忽的一下,本来还亮着灯的里宅一下子灭了,变得昏暗一片。

    这房子很类似与那种日式平宅,也没太在意,庞大海是直接拉开了拉门,带着结果麾下凶悍的闯了进去,可旋即,里面就想起了扑腾扑腾的打斗声,没等毛珏回过神来,咣当一声巨响,呼着窗户纸的拉窗被个黑乎乎的东西砸了个大洞,那东西正好砸在了毛珏脚底下。

    脸上多了个脚印子,嘴角都给踹肿了,这货还在迷糊,看的毛珏直无语,一伸手把庞大海给拉了起来。

    “谁人偷袭老子!??!将爷稍后,小的这就去摆平里面的贼人!”

    脸差不点没丢尽了,伸手抄起刀子,这货又是呼哧呼哧往那个破洞里钻,可这次,还没等进去呢,两个亲兵叠一块儿砸了出来,把这货又是球那样砸在了底下。

    这会儿也懒得拉他了,对着身旁亲卫晃了晃脑袋,伸手把左轮拉了出来,毛珏也是寻着个缝隙溜进了这宅子。

    一个打八个的武林高手还真是存在,黑灯瞎火中,一个矫健的身影翻滚腾挪着,接到命令活捉,那些个亲兵也不敢下杀手,根本就捕捉不到这个高手的动作,鼻子,脸被一拳头一拳头打的开花流油的,不过这帮家伙也抗揍,被打出去了,转身又是再次钻进来。

    眼看着一时间也没打出什么结果来,冷不丁忽的一下,一个灯笼亮了起来,紧接着,两个人人影阴仄仄的显现在灯笼光下。

    “还打吗?”

    毛珏真感觉自己是绝对的大反派了,左手钳制着个七八岁的幼童,右手的左轮顶在他脑袋上,配上满脸的阴笑,怎么看都是电影里反面主角的典型,旁边的李元翼更是反派中的经典了,一把刀子架在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脖子上,两个大男人就这么钳制住两个小不点。

    那小男孩都吓哭了,眼泪汪汪强忍着没哭出声来,小姑娘倒是比他倔强不少,虽然眼睛里也是眼泪汪汪,却把小嘴儿撅的高高的,一头黑直长瀑布一样的流淌在背后,还在耳边挽了两个堕马髻,穿着和服,整个人就像个瓷娃娃那样,倒是有点后世古装偶像演员的范儿。

    不过甭管手段如何,这一个少女一个正太还真是蛇之七寸,看的那位大高手不得不猛地收住了手,旋即一口唾沫喷了过来,还用倭语大骂了一句。

    不过令毛珏意外的是,今晚自己才是反派主角好吧?这位高手的唾沫却是吐在了李元翼的老脸上,而且打了这么半天,八个大男人没拿下的,居然是个五十多岁左右的老妪!

    这个年岁出去碰瓷儿都够格了吧?这么能打?

    毛珏咋舌中,脸都丢光了的庞大海怒气冲冲甩着鼻血猛地把刀架在了那个了老妪的脖子上,几个亲兵一拥而上也是把她拿下。

    古代有句成语叫唾面自干,今个这李元翼就是如此了,非但没擦老脸上的唾沫,反倒是神经质一般的嘿嘿大笑了起来。

    “卑鄙叛徒!呵呵,哈哈哈哈!老夫这一辈子,已经背叛了我李朝多少次!是个下地狱都难以有颜面面见列祖列宗的小人了!背叛你这倭人泼妇又能如何?”

    他这些话都是用汉语说的,听的那猫脸老太太倒是惊疑的瞪着他,而知晓内情的毛珏,则是唏嘘的摇了摇头。

    没有天生的大奸大恶之徒,这个李元翼,也是当年一步走错,旋即步步走错了。

    也没理会那老太太愤怒的眼神了,老家伙比这日本小妞的脖子,转过脸对着毛珏点着头说道。

    “小毛将军,这就是当年海对面倭寇要老朽庇护的那几个人,随着她们来的,还有一大堆东西,此间下方建有密室,应当就埋藏在底下,将军富贵,老朽的全族姓名也一并交托将军,请!”

    还真叫家贼难防,这位当年就是李元翼花银子打造的,虽然把人接过去之后为了撇清关系,他是连这附近都没有靠近过,不过机关位置却记得一清二楚,把那日本妞推给个亲兵,踹开旁边一座屏风,在地板上拧了两下,嘎吱嘎吱的声音立马响起,地板裂开,一道向下走的楼梯显露了出来。

    “好家伙,藏的真深啊!”

    前面提着灯笼,手里还抹着鼻血,庞大海是一马当先的先行下去探路,一句话没说完,就听他一声冷抽气,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儿了,毛珏赶紧跟着下了去,拿着灯笼晃了两下,他的眼睛亦是跟着花了。

    亲兵依次点燃了地下室内的油灯,差不多二十多平米的地下室金光闪闪,十来口箱子敞开着,露出来的全是那种日本古代的金币,小判金与大判金!

    靠在墙角边上,一个古怪的旗帜模样东西依靠在那里,糖葫芦靶子那样的木大头上,插满了纯金打造的葫芦而这旗帜依靠的地方,巨副的图案雕刻在墙上,上面是扑克牌里草花差不多的叶子,两边两个是五瓣,中心是七瓣,下面是巴掌那样张开的三头大叶子,黑色的纹路映在白色的布匹上,显得神秘而庄严。

    真是财帛动人心,金铜迷人眼!就算毛珏,也是看着这一屋子金光闪闪愣神了一会,这才重重咳嗽了一声,把那些迷糊的亲兵都给惊醒过来,庞大海青了一块的眼睛想旁边狠狠一撇,这些亲兵又是赶紧退了出去一分钟都不敢多待,这么密室中,就剩下了毛珏,庞大?;褂欣钤砣?。

    似乎就连这李老东西都不知道,当年他运送的物品里头,居然有如此多的黄金,老家伙都是失态的把手插进了箱子内,抓起来一大半金币,不可置信的看着。

    不过这趟来,钱不是主要目的,强忍着眩目,毛珏走到了那金葫芦底下,挨着金币箱子的旁边,放的是一堆堆黑色书箱,随意拿起一本翻开,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日文,他是一点儿也看不懂。

    “这几个人,究竟是谁?”

    丢下书,按耐不住好奇,毛珏再一次回头问道。

    老脸上弥漫着奇怪的神色,似乎想哭,似乎又想笑,好半天,李元翼才重重的摇了摇头。

    “老朽真不知道!老朽甚至连当年俘获老朽的倭寇将军是谁都不知道,为了贪这一命,出卖了我李朝,然后越陷越深,本来就我老头子一条性命,如今却搭上了全族几千条人命,这么些年,老朽也只是被动的接着他们的命令,这些人是谁,老朽是真不知道?!?

    “看来只能把东西搬回去,慢慢翻译,才能揭晓了,不过坐拥巨金,这一老两小的地位绝对是不低!只要他们在本将手里,倭寇那面应当是投鼠忌器,轻易也不敢对你出手!”

    “多谢将军了!”

    不管那个民族,背叛了自己民族的,下场都不咋的,就算这李元翼七老八十了,还得担忧随时会被吵架灭族,死都不敢死,也是可怜,怪就怪当年万历朝鲜战争时候他的一念贪生了,没有再和这老家伙多说,毛珏是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还在那这金币搁嘴里咬的庞大海脑袋上。

    “还不快盖上!招呼弟兄们往回搬!”

    “知道了,将爷您瞧好吧!”

    搬金子可是积极性来的一匹一匹的,上去砰砰砰就把那些箱子盖上,庞大海兴奋的甚至都要飘了,不过该着他今晚倒霉,刚关好一排钱箱子锁好,要走向下一排时候,这货一下子摔了个狗啃翔,刚止住血的鼻子又摔破了,气的这货抬脚就要揣过去,然而这一脚还没落下,毛珏紧张的声音又是响了起来。

    “住手!”

    丝毫没管年糕那样趴地上的庞大海,毛珏不可置信的快步上前,一条一米五六多长黑色的五桅杆大帆船模型被他捧了起来,那船模做的惟妙惟肖,就连炮位,缆绳都是精细清楚,在那船模型底下还压着个书箱,翻开第一本,上面的汉子片假字毛珏是勉强读懂了一行。

    《南蛮船谱!》

    “发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