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女生小说 -> 竹马饲养记事-> 第二十五章 学期末

第二十五章 学期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事情顺利结束,孟嘉越和班主任说了一声,就招呼一起帮忙的同学回到位置上。一班的队列里面顿时又是一番热闹,没参与的同学纷纷都在打听刚才发生了什么,说话声音太大,纪律班长管了几次都没压下去。

    孟嘉越这里也有人趁机询问,不过他就一句话打发:“找扣子?!?

    要是再多问他就只笑不说话,能看得提问的人也不好意思再问,纷纷转头去问其他人。

    有几个女生还在那里抱怨说班长不近人情,撅着嘴巴不乐意。阮榆听到了还奇怪,明明孟嘉越很好的,哪里不近人情了?

    她偷偷说给孟嘉越听,还表示疑惑,孟嘉越看看她,转开头笑得半天直不起身。

    阮榆恼了,生气地喊道:“孟嘉越?!?

    “好了好了,看节目,咱们班的舞蹈表演自己班的怎么能不看呢?”孟嘉越咳嗽一声,转过脸坐直了身子。

    “早看过好多遍了?!比钣芑氐?,眼角余光一闪,正好看到左边的女生冲她翻了个白眼。

    阮榆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小心翼翼的往周围看了一圈,说话的说话,看节目的看节目,倒没有人真盯着她看。

    孟嘉越没坐多久,等舞蹈表演结束后,他又带着刚刚从主席台上下来的同学去找扣子,因为他们对服装比较熟悉,知道扣子是什么样子的。

    孟嘉越离开没一会儿,阮榆忽然感觉有人在自己背上拍了一下,很轻,她几乎都以为是错觉,扭头往后面看看,班里同学全部都在看着主席台的方向。

    阮榆没找着拍她的人,只好转过头继续看节目,但是没一会儿又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在笑,不是那种正大光明的笑声,更像是捂着嘴的偷笑。

    开始阮榆还没在意,但是那笑声却一直持续着,还伴随着窃窃私语,弄得阮榆浑身不自在,又往后面看了好几次,可每次当她一回头,笑声和说话声立刻就不见了。

    次数多了阮榆也有点慌,不知道是自己哪里又不好了,得罪了人,心里一乱,顿时节目也看不下去了,下意识就抬眼去找孟嘉越。

    孟嘉越没离太远,和一部分同学正在队列周围转悠,他们把附近一圈都转过来之后,终于在隔壁班一个同学的脚边找到了丢失的扣子,众人都松了口气。

    之后所有同学都陆续回到位置上了,孟嘉越把扣子交给班主任后也回去了,但还没走到时候,阮榆左后方一个女生看他过来,立马偷偷从阮榆背上抓走了一张纸条,孟嘉越和那女生对视了一眼,几乎瞬间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作弄人的小把戏,只不过被作弄的那个完全不知道,阮榆还在眼巴巴地望着他,孟嘉越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没有声张。

    趁阮榆看节目的时候,孟嘉越转身伸出手,那女生看看他,开始不愿意,但是被孟嘉越一脸严肃的盯着,没坚持多久就老老实实的从口袋里把已经揉成一团的纸条递给了他。

    孟嘉越装到自己口袋里,继续若无其事地看节目,不过这个时候元旦晚会差不多也要结束了。

    等台上最后一个节目结束后,所有参与表演的同学都上台致谢,然后校长宣布元旦晚会圆满落幕,又让各班班主任带领自己班的同学有秩序的离开操场,元旦假期就正式开始了。

    靠近操场出口那里的班级已经排着队开始离开,还没轮到六年级生。阮榆正好想去上厕所,就把板凳交给孟嘉越,让他帮她搬回去。

    孟嘉越等她离开后,从口袋里把纸条掏出来,打开一看,上面特意用黑笔描粗写了“乌龟王八蛋”几个字。

    孟嘉越面无表情地看了片刻,把纸团撕成碎屑,保证怎么拼也拼不起来后才在回去教室的途中顺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元旦假期的第一天A市就大堵车,阮榆留在家里没出去,孟嘉越和她说的,因为孟叔叔开着车刚出小区就堵门口了,一个小时连路口都没走到,最后干脆又艰难地挪回来了。

    中午阮妈妈打电话回来,说要阮榆去陈阿姨家里吃饭,他们在外面吃,不回来了。

    接完电话阮榆立刻就跑去找孟嘉越,上午吃完饭后她又练了一个小时的毛笔字,和孟嘉越下了几盘象棋。

    阮榆的象棋比以前进步多了,虽然还赢不了孟嘉越,但是也能厮杀几个来回。

    下完象棋阮榆已经累了,窝在椅子上扒着孟嘉越不想起来,孟嘉越正在收棋子,被她压着肩膀也不敢有大动作,只能哄道:“乖,先松手,我把棋收起来就陪你?!?

    “不要?!比钣芤⊥?。

    “真不要?”孟嘉越刻意板起脸。

    阮榆瞅瞅他,见好像真不高兴了,立刻熟练地仰起脸讨好地笑了笑,然后乖乖把手放开,在椅子上坐好。

    孟嘉越立刻破功,摇头失笑了会儿,从抽屉里拿了一根笨笨狗米果棒,撕开包装后递给阮榆,看她揉眼睛问道:“困了?”

    “嗯?!比钣苷饣岫咐?,嫌麻烦,不想再抬手拿着,干脆就就着孟嘉越的手用嘴巴衔住米果棒,嘴唇蠕动着,没几下就把米果棒吞到了肚子里。

    孟嘉越快速把棋盒收好放回书架上,回来把阮榆拉到床上坐下,给她脱了鞋子衣服,只穿着秋衣秋裤。床上电热毯开了有一会儿了,孟嘉越掀开被子摸摸温度,里面已经很热了,他就把电热毯的温度调低,把阮榆塞到被窝里躺好。

    孟嘉越床上是铺了两条被子,一厚一薄,开了电热毯孟嘉越怕阮榆热,就把薄的那一条被子随意叠成长条状放到床里侧,要是嫌冷,伸手一摸就够的到。

    “你不睡吗?”阮榆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不用,我不困?!?

    阮榆打了个呵欠,被窝里太暖和,热气熏的她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了,也不想再说话,面对着孟嘉越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孟嘉越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看阮榆的手指甲有点长了,他去外面拿指甲剪,在客厅平时放指甲剪的抽屉里翻找了半天却没找到,又把临近的几个抽屉翻了一遍,还是没有。

    “妈,指甲剪怎么不见了?”孟嘉越去找在阳台的陈阿姨问。

    今天难得的好天气,陈阿姨正靠在躺椅上晒太阳,眼睛闭着,耳朵里还塞着耳机听音乐,孟嘉越开始说话她没听见,旁边孟叔叔代为回答。

    “上个星期就坏了,一直说买忘记了,你要用的话那就跑一趟腿,小区那个小超市里就有买的?!?

    “哦,好,那有什么报酬吗?”孟嘉越得到回答却没急着走,而是看着孟叔叔,悠闲以待。

    孟叔叔摆了摆手,坚决不同意:“自己要用还要跑腿的报酬,没有?!?

    “你们说什么呢?”陈阿姨摘掉耳机,看了看父子俩。

    孟嘉越微微一笑,还没等他说话,孟叔叔先抢着开口了:“家里指甲剪不是坏了吗?嘉越正好要用,我就让他去超市买。来,嘉越,钱给你?!?

    孟叔叔掏口袋,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五十的给孟嘉越,趁陈阿姨不注意,还瞪了他一眼。

    孟嘉越十分开心的笑了笑,转身先回房间看看阮榆,她还睡的正香,一时半会儿绝对醒不了。孟嘉越拿钥匙出去,顺手把门反锁了。

    他没去多久,买了两个指甲剪回来,一个还放到客厅的抽屉里,另一个孟嘉越则拿到自己房间,就坐床边给阮榆剪指甲。

    因为是第一次帮她剪,孟嘉越又怕吵醒阮榆,所以剪的很小心细致。他先去洗手间用热水把毛巾浸湿了拿来,将阮榆的手捂在毛巾里,仔细擦干净了,用指甲剪先剪中间的部分,再修两边。

    剪完指甲后孟嘉越把指甲剪收起来,放到抽屉里锁住,然后去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坐到床边看。

    元旦假期结束后距离期末考试也就没有都长时间了,紧张的考试氛围开始笼罩在班级里。

    孟嘉越也没有之前那么忙碌,能坐在位置上的时间也变多了,就是问他问题的人同时也变多了,大家就像是约好了一样,三五成群的来,一问就是很长时间。

    阮榆坐在他里面,来问问题的人再多挤不到她,可是这样缠着孟嘉越她也不喜欢,因为这样一来孟嘉越能和她说话的时间就变少了。

    阮榆没有在孟嘉越面前隐瞒,直接和他说不喜欢别人经常来找他问问题,后来也不知道孟嘉越是做了什么还是说了什么,反正一直到期末考试,阮榆都没见有什么人再来孟嘉越这里问问题。

    期末考试那天A市又下了雪,教室里学生都是分开坐,人不多,所以也没有平时人多的时候暖和。

    考完试出来后阮榆去隔壁班的教室门口等孟嘉越,冷风呼呼的吹,也不知道隔壁班正好在风口上还是怎样,冻的阮榆鼻涕直流,好在孟嘉越没多久就也出来了,立马拉她往别的地方躲风。

    学校里的绿带覆盖着雪特别漂亮,阮榆被孟嘉越拉着走,眼睛就盯着学校种的各种植物树木看,不过想到孟嘉越不许她玩雪,也就不敢和他说。

    “想玩?”孟嘉越早就看到阮榆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故意拖了一会儿才开口。

    “嗯?!比钣艿妥磐沸⌒挠α艘簧?。

    孟嘉越好笑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正好考这时候试结束的铃声也响了,学校顿时沸腾起来,教学楼里涌出大堆的学生,眼看着地上刚覆盖雪花一会儿就被踩没了,阮榆一阵心疼。

    “嘴巴撅的都能挂酱油瓶了?!泵霞卧轿弈蔚溃骸叭ネ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