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女生小说 -> 这妃有毒-> 第十七章 吵嘴

第十七章 吵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祝书锦回了房里,这会正摆弄着瓷瓶里的鸢尾。听见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心道这别院的下人效率还挺高,这么快就把他家主子请过来了。

    惊风走上前去,轻叩两下,唤道,

    “祝小姐可是醒着?我家主子来了?!?

    祝书锦忙开门把两人让了进来。姜从敖一进屋便冷冷清清的站着,一如醉月楼倚栏自酌时孤高的姿态。

    “听说祝小姐找姜某说是有要事相商?”

    姜从敖许久没同她打官腔,这客气至极的话语竟让祝书锦有些不适应。祝书锦心里划过一丝异样,几不可闻的蹙了下眉头。

    “恩,是有要事?!?

    “祝小姐若信得过姜某,但说无妨?!?

    “姜公子,信得过,信不过,有何分别?”

    前些日子还言道是情分深厚的师兄师妹,这会又是生分疏离的公子小姐,祝书锦听得刺耳,心生烦躁,便恨恨地道,

    “姜公子将书锦带到人生地不熟的地儿,书锦一介弱女子,做个什么事还不是只能凭仗姜公子的心情?!?

    “你这是怪我把你带到这儿了?”姜从敖听这指责也有些恼了,“那晚你无故晕过去,我若没将你带回来调生养息,还容得你在这势头十足的指责于我?!?

    惊风跟随姜从敖跨进门来,就一直侍立在一旁。听他这般赌气的话,不由有些怔愣了。

    世家大族,言语戒慎,更何况二少向来孤身自立,对待寻常人等总是寡淡,连在姜家也极少见二少与人争辩。

    这同姑娘家斗嘴的哪是他家二少…分明就是心智未开的孩童!

    “什么无故!我曾从高处坠落,险些丧了命,若非是你,我又怎会重温梦魇,惊吓过度晕厥过去!”

    暗室时,祝书锦虽提过从树上坠落,失了记忆??烧饬怂晷『⒍疾换嵯嘈诺难源?,姜从敖自然没当回事。但那日她面如土色、惊惧万分的模样,却也是装不出来的。

    “这么说来…你是当真记不起从前的事了?”

    祝书锦将那日的事由说出来,无非想让这人心存愧疚,今后好吃好喝款待着,走北朝南的伺候着??伤馊说墓刈⒌愕髯眉?,害她一腔义正言辞全堵在喉间,只能讪讪的回道,

    “不记得了?!?

    姜从敖垂下眼睑,面无表情的站了片刻,像是说得口干了,径自在桌边坐了下来,饮了口茶水,才轻声道,

    “那日我请大夫来为你把过脉,大夫说你身体并无大碍,调养几天就好了?!?

    随着姜从敖一落座,屋子里原本风雨欲来的对峙霎时便消弭于无形了。对方软了姿态,祝书锦自恃一个讲理的文人,也不好再挑衅滋事。

    “我好得七七八八了,只是镇日在这宅子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无趣得很?!?

    “是我怠慢了,”姜从敖听了这明里暗里的抱怨,自知理亏,沉吟片刻,唤道,“惊风,来,把账算给贵客听?!?

    “是,二少?!本缟锨耙徊?,惯常使刀剑的手不知从哪掏出一个乌木的算盘,嗒嗒嗒地拨弄着珠子,一面回着话,

    “祝小姐,鸢尾的植株是姜家老爷三年前从蛮商手里买回来的,那时花了五十两银子,近三年涨势喜人,已经快两百两一株了,您折下三株,总共是六百两银子。赤甲,哦,就是您让厨子炖了的那条红鱼,二少年前买下时花了一百两,但那样的红鱼不易成活,二少很是费了些心思才将它喂大,粗略估算也值五百两银子,加起来一共是一万一千银子。蓝麟的牙要想续上,少不了琮山的木香龙蛇草,这草长在深山中,十年一遇,万金难求?!?

    姜从敖见火候差不多了,闲闲的补上一句,

    “木香龙蛇草我倒是可以派人四处打听,不过这笔账,你是打算给现银还是打欠条呢?”

    “娘也,你这鸢尾怕浇的是琼浆玉液,你这鱼怕吃的是山珍海味吧!”

    祝书锦彻底炸了,几朵破花,一条死鱼,开价一万两银子!黑商的心都没这么黑!

    “你这是打算赖账了?”

    姜从敖似讥似嘲的抬眼看她,嘴角微微勾着,挂了丝不明显的笑意。祝书锦气愤地猛拍了下桌面,喝道,

    “你这是狮!”

    “嗯?”

    “狮…师兄啊,”祝书锦紧挨着姜从敖坐下,拎过一旁的茶壶,为他续满茶水,诚恳的道,“大家兄妹一场,谈钱就生分了?!?

    “你这师妹,”姜从敖冷哼一声,“我可认不起?!?

    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这般小家子气!

    祝书锦窜到姜从敖身后,捏捏肩,捶捶背,极尽狗腿之能事。

    “师兄啊,消消气。那日是我的不是,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师妹计较了?!?

    屋里突然传来一声细微的轻笑声。

    原本祝书锦也自觉挺丢人的,这时更是犹为敏感,立马挺直了背,掐起腰气势汹汹的喊道,

    “谁!是谁在笑我!”

    “真是太不像话了,惊风,你出去?!?

    “…是,二少?!?

    惊风嘴角一抽,应声推门而出,替两人阖上了门。

    “惊风,二少还在发火吗?”

    柴总管离得老远,见惊风从房里出来了,连忙迎上去问道。二少来时卷着携风带雨的气势,看似要来问罪,让老人家狠狠替客人捏了把汗,放不下心便一直在外头等着。

    “柴总管放心吧,二少心情不错,正与祝家小姐叙话呢?!?

    惊风正同柴总管低声说着话,宽慰心善的老人时,屋里赫然传来一声惊嚷。

    “真真是蓝麟自个儿咬断的!”

    接着便是一声嗤笑,讥讽的男声不留情面的说道,

    “那雕笼千年玄铁制成,利刃切不断,真火熔不掉,蓝麟幼时就是在这笼中被困伏的,若非接到主子愚钝的指使,怎会拼着断齿之痛也想破笼而出?”

    接着便嘀嘀咕咕地,听不太分明,但片刻后,明朗的女声又传来,

    “师兄啊,这力道合适不合适?”

    “…往左移些,再用力一点,手别停?!?

    惊风瞧见柴总管双目圆瞠,张大着嘴合不上的模样,身为二少最得力的下属,脸色连带的都有些赧意。

    “这…这是”我们英明神武的二少吗?

    无须柴总管说完,惊风很是理解的拍拍他的肩,说道,

    “柴总管,我们走远一些罢?!?/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