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女生小说 -> 悍妇贤妻-> 第十三章 恐还账二奶奶撒泼

第十三章 恐还账二奶奶撒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众人见了二奶奶如此模样,一时面面相觑。席间静默了下来,只听见她一人在地上嚎哭。

    隔壁桌子上男丁们也觉出不对,停了说话,向这边望来。罗二爷待瞧清了是自己媳妇,一下黑了脸,三两步跑过来,拉扯她道,“好好的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二奶奶拿手死死扯住桌腿,说什么都不起来,哭道,“你们一个个的,这是都不让我活了。你们也别想快活!横竖我一头撞死在这里,你们都脱不了干系!”

    罗玉卿气得直喘粗气,扶着肚子,鼻翼一张一合,“要寻死自个儿回屋里去寻去。我难得回门一趟,二嫂在这里做给谁看?”

    罗三奶奶怕她动气伤了孩子。赶忙千哄万骗的,让几个婆子先把她扶走了。又劝老太太也先去陪她。

    二奶奶瞧着没人理会她,罗玉卿又让罗三奶奶劝走了,把心一横,扑过去扯住罗三奶奶衣襟,嚎道,“都是你!你在这里充什么好人。你这悍妇,绸缎庄给你搅得乌烟瘴气。我兄弟如今连人都找不着了,生死未知??!”说着,又嚎啕大哭起来。

    罗三奶奶挣开她,骂道,“玉卿如今怀着六个月身孕,你去和她起争执。你安得什么心?我敬你是嫂子,不来说你什么??赡阋残栌懈龀ど┑难?。你兄弟如今找不着了,你来问我?我还要问你呢!账上那四万多两银子可还出来没有?怕是还不上帐自己先躲起来了。你倒来问我,这是什么道理?”

    二奶奶被她挣开,一个惯性扑在地上,发髻都散了,又叫着“你害了我兄弟?!痹诘厣洗蚱鸸隼?,发丝凌乱,涕泪横流,哭得好不可怜。

    罗三爷站出来,皱着眉头道,“这撒泼打滚的,做给谁看?也不嫌难看?二哥还不快拉回去?”

    二奶奶一听,立马坐了起来,尖声道,“我撒泼打滚?总还是在家里!你们家的泼妇都撒泼撒到妓院去了!没脸没皮!你还护着她!”

    罗三爷一听,就要撸了袖子冲上前去,被罗三奶奶拉住了。

    罗三奶奶不怒反笑,缓缓走到她跟前,俯视着她,摇头道,“我没脸没皮,是为了三爷好,是为了罗家。你没脸没皮,却是为了自己,为了帮你弟弟逃债。你和我,不一样?!?

    二奶奶噎了一噎。又哭道,“你个泼妇。没法儿活了……你害了我兄弟……”

    罗三奶奶望一眼黑着脸的罗二爷,道,“二哥还是把她搀回去吧。我还要去看看姑奶奶,回头姑奶奶若是动了胎气,姑爷怪罪起咱们家,可谁都担不起这责任?!?

    罗二爷忙点头称是,上前去拉扯二奶奶起来。罗三奶奶见他一个人拉不动,又让两个婆子也上去,硬架着她把她抬回去了。

    等一出闹剧消停了,罗三奶奶才去了老太太房里。一进门,就看见罗玉卿正躺在贵妃榻上喝一碗糖水。罗玉卿见她进来,皱眉问道,“怎么样了?还在闹?”

    罗三奶奶笑着在她身侧坐下来,“管她闹不闹,我让两个婆子把她架回院里去了?;赝啡枚嗣?,随她在屋里闹?!?

    罗玉卿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还是三嫂有办法。我怎么想不出来这法子?”

    老太太也叹道,“你呀,做人持家,还得向你三嫂学??删荒苎愣??!?

    罗玉卿撇嘴道,“二嫂?我学她什么?学她撒泼打滚?我可学不来?!?

    老太太笑道,“我这三房媳妇,也只有你三嫂最能让我放心了。老大家的,沉稳有余,却不够厉害。老二家的,厉害是厉害,只是没有脑子。成天算计着要占便宜,你说,如何当的起家?”

    罗玉卿捂起耳朵,作势道,“哎哟,又夸起我三嫂来了,我这耳朵都要长茧子了?!蔽葑永锛溉硕夹α似鹄?。老太太作势要打她,罗玉卿娇笑着往三奶奶怀里躲去。

    又说了会子话,罗三奶奶才把罗玉卿送上了车。老太太也执意送到了门口,直瞧着那坠着藕荷色流苏的马车在夜色里渐行渐远,慢慢消失,才让人劝了进去。

    人散后,院里忽然静了下来。一弯新月天如水,罗三奶奶立在庭前,心里不觉叹了口气。

    真累。

    一件披风轻轻搭在了背上?;仨?,正和罗三爷目光撞上。

    罗三爷略有些尴尬,扭过头,望向一边,“我怕你冷。赶紧进去?!?

    “谢谢三爷?!甭奕棠堂蛄嗣虼?,带了点笑望着他。

    罗三爷轻咳了一声,“你今日回娘家,是为了大哥的事吧?你二嫂……怎么说?”

    罗三奶奶点了点头,“二嫂一口应下了。大约没什么问题?!?

    罗三爷也点了点头,“那就好。大哥今天晚饭一直闷闷不乐的?;岸济凰盗骄?。这样不是办法?!?

    罗三奶奶却不接话,只是拿眼睛瞧着他,眼里带着笑。

    罗三爷被她瞧得浑身不自在,摸了摸脖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怪瘆人的?!?

    罗三奶奶歪了歪头,发丝被风带起来,轻轻飘动。洁白的面孔,在黯淡的星光下,映着廊上灯笼昏黄的光,不知为什么,让罗三爷想起了夏日的荷花。

    “三爷是有话要和我说?”

    “没……”

    “三爷今天为什么替我挡酒?”

    “???唔……就是……不知道?!?

    “三爷今天撸着袖子是想给我出头?”

    “???我其实……”

    “三爷今天住哪儿?”

    “???……就这儿吧?!?

    “不行?!?

    “????”

    罗三爷一脸懵地望向巧笑嫣然的人儿,听她娓娓道,“秀姨娘那儿您可有日子没去了。昨儿她还和我念叨呢。秀姨娘可是您的头一个姨娘,我入府前就当了通房的。三爷可别有了新人,就不念旧人。去瞧瞧她吧?!?

    罗三爷正要说什么,却见她转身进了屋,回眸一笑,挥了挥手,把门关上了。罗三爷上前两步,欲敲门,却还是把手放下了。

    待走出院子,香茗忙得跟上?!耙穸皇且≌舛??怎么又出来了?!?

    罗三爷抬头望着月亮,喃喃道,“是啊。爷是想住这儿,怎么出来了?”又想了想,才道,“爷大概是被嫌弃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