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网游动漫 -> 副本入侵者-> 第三百五十七章 匆匆一月

第三百五十七章 匆匆一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大雪纷飞一转眼已然过去了一月之久。

    也许是彭虎见贾念入豫章郡后迅速掌控全群上下除余汗县城外其余二十县,故此心生忌惮所以不敢妄动。

    这段时间豫章各县、县兵四处出击,使得本来混乱的豫章郡呈现出政通人和的景象,很显然在这乱世中实属不易。

    费府中一名男子将手中的竹简放到案几上,逐渐陷入到沉思之中。

    “公子、为什么家主在一个月前如此轻易的就将府中的私兵给交出去了?”

    “因为不得不交”

    男子对着站在身边的家丁说着。

    家丁陷入到沉思之中,紧接着挠了挠头。

    “可是我为什么感觉太守卸磨杀驴做的有些不地道?”

    “不地道又能如何?我豫章郡这些年饱受匪寇以及山越之祸,郡中民生凋敝不得已只能耗费大量的钱财招募私兵。如今太守既然想要,那就拿去也不无不可,须知蓄养私兵乃是不得以而为之”

    “那倒也是,供养私兵的财帛可以买到不少良田,只是白白的拱手相让还是有些不甘”

    家丁皱着眉头说着。

    紧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对着男子一叹。

    “说来说去还是我们的实力不如吴郡那些世家强大,要不然太守断然不敢这么胡作非为”

    “慎言”

    声音在耳边响起,家丁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连忙老老实实的把嘴闭上,不在出声。

    “如今的天下还是大汉的天下,太守既然是朝廷任命的太守,又手握重兵我等自当遵从”

    “而且这一月以来,太守命令屯守在各县的兵马四处扫灭匪寇,使得数十年乱像为之一清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太守的雄才大略吗?”

    男子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上的竹简。

    豫章郡和江南其它郡完全不一样,这里饱受山越以及匪寇之苦,豪族的实力十分弱小。

    不管是百姓还是豪族,对于一位强势的太守,显然是乐得其见。

    砰砰砰

    前方传来敲门声。

    家丁看了一眼男子,随后转身往大门处走去。

    门被打开,一名身穿盔甲的士兵出现在眼前。

    “哪位是费府的公子、费恒”

    “在下正是”

    “奉鲁军师之命,征辟费公子为豫章功曹书左,请费公子明天前往功曹府报道”

    “诺”

    费恒对着那士兵回复。

    士兵躬身一礼,转身往一处方向走去。

    目光眺望那远去的背影,显然他所去的方向正是其余三府所在之地。

    “功曹书左?”

    家丁瘪了瘪嘴,对这个职位很是不满。

    小小的书左就想将公子征辟,看来这贾太守不是一般的吝啬。

    功曹掌管一郡之地的人事大权看起来固然显赫,可公子前往功曹府只是里面的一员小小书左,当真是一种羞辱。

    “若是公子在功曹府中为吏还差不多,这书左的职位说起来好听,不过就是跑腿的而已”家丁对着费恒抱怨着。

    费恒皱起了眉头,快速思索着:“也不尽然,也许太守别有深意”

    “深意?”家丁不由得哑然。

    认认真真的思索着这段时间豫章郡府的变化。

    自从太守收缴府中私兵之后,又马不停蹄的征辟四姓家主为都邮、功曹等显赫职位。

    四姓豪族也以此为契机纷纷前往太守府中任职。

    “鲁军师身为豫章郡丞,统管郡内政务,如今更是被太守授予征辟府中僚属的权利。我四姓豪族之人纷纷任职,也不知这位军师究竟是何意思?”

    “难道不是善意吗?亦或者是对收缴府中私兵的补偿”

    “也不尽然”

    “为何?”

    “假若真的是善意,为何全郡二十一县,除去被山越占据的余汗以外,各县、县令都是太守的嫡系心腹?”

    听着这番话,家丁嘴唇动了动,没有出声回复。

    公子说的没错,那些职位看起来很显赫,可下面的各县、县令都是太守的嫡系,上面又有郡丞鲁军师压着,在这太守府中为官又有何实质权利?。

    不过是笼中之鸟,外表好看而已。

    “既然如此为何公子答应征辟?”

    “府中私兵收缴之后,太守迅速整顿全郡,为求自保只能听命而行。而且前往太守府任职,也不是毫无益处,最少紧随太守也能在这乱世中安身立命”

    “可是……”

    “切莫多言,明天我就前往功曹府报道”

    费恒语气坚定的说着。

    自从将彭虎驱逐,太守在城外尽收豪族私兵之后,豫章郡内的大势便已然注定。

    又加之分兵驻守郡中二十县,选拨跟随太守南下之人的嫡系心腹任命为县令、县丞以及县尉。

    根基可谓是固若金汤。

    为什么驻守在余汗的彭虎以及张节迟迟没有出兵来攻,大部分也是这个原因。

    至于私兵。

    想到这里费恒双目中闪过一丝不甘的神色,但很快便压了下去。

    太守携大胜之势,以七千兵马在城下强行逼迫,又加之手持大义。不得已只能暂时屈服,行哪权宜之计。

    奈何还是小瞧了这位太守的手段。

    当即打散私兵,和麾下三千名一阶兵马分别驻守二十县。

    又下令剿灭各县的匪寇,使得民心大涨。

    如今豫章思定,哪怕豪族召集驻扎在各地的私兵,也毫无作用。

    心中默默的盘算了下太守的兵力,只能将那些不甘彻底的抛之脑后,想要活命、想要好好的生活,唯有顺从。

    1阶县兵四千,分别驻守二十县。

    2阶预备军三千,在各县的要道荒地上屯田。

    3阶正规军三千,驻扎于郡府之外,虎视余汗中的山越兵马。

    数量庞大的军队,足以威慑不少心怀不轨之人。

    一个疑惑逐渐蔓延开来,维持规模庞大的军队,难道太守真的消耗的起吗?。

    特别是3阶正规军的军费,那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哪怕庐江皖县贾氏是昔年的扬州首富之家,但贾氏毕竟遭受了大变,而且以一家一府的财力也无法供养万余兵马。

    至于太守的根基巢湖以及皖县,那更是破败之地。

    也许让豪族子弟在太守府中任职,也是出于钱财方面的考量。

    费恒猛地一惊,背后浮现出一身冷汗。

    天下的田亩是固定的,产出也是固定的。

    太守想要敛财,那么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行得通。

    不详的情绪在四周弥漫,费恒不由得大汗淋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