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偷香-> 第985节 寿终正寝

第985节 寿终正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听赵达叙说往事,单飞惊心动魄的同时,内心倒有些感动。他暗想尚余良知的权术之辈,也有真情流露之时,曹操能这么决定,对曹冲的疼爱、对丁夫人的歉然可见一斑。

    赵达心情少有的激荡,嘶哑道:“司空答应了丁夫人的请求后,随即找到了我,让我带他去见华佗,说可答应华佗的条件。我听到后惊骇莫名,跪地苦劝司空,还请司空三思而行。司空却对我道,他其实早该死了……”

    单飞心中微颤,不由看了曹操一眼,他感觉曹操没有脑部动了手术的模样,这么说,曹操终究还是没有开刀?

    曹操只是默然看着那已起热气的粥锅,水汽缭绕,湿润了他的双眼。

    “司空说,宛城的时候,他其实就该死了,他懦弱无用,这才让子修替死,近年来,他做梦时,多次梦到当年的场面,总是难以释怀……”赵达回忆道。

    曹操看着前方的雾气蒸腾,似乎又看到子修立在身前的模样。那时烽火连天,厮杀声似在耳边,他身边只有曹昂,还有那疲惫的绝影战马。

    他突然很怕。他本是个很有勇气的人,不然当年他也不会孤身行刺董卓??刹恢?,见到的死亡越多,他反倒越怕。他以狠辣的手段掩藏自己内心对死亡的畏惧,就因为这般,落于敌手的结果让他想想都是骨头里面发冷。

    ——爹,绝影带不了我们两个逃命。

    子修几乎浴血的立在他的面前,尘血染红的一张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只有深切的关怀。

    ——爹,你骑着绝影走,我诱敌离开!

    他那时心中剧烈的颤了下,他一直很疼爱子修,因为他知道子修是丁香的希望,他想向丁香证明,曹阿瞒从来不负丁香,他只是个习惯做错事的男人罢了,但他的疼爱无疑建立在内疚之上,关键时候,他最爱的是……

    他一直不敢深想。直到近些日子,枯坐在此间,不再被光环荣耀缭绕,不再去想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毒辣心肠,他才终有勇气去深想——他最爱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这些年来,为他舍生忘死的人数也数不过来,曹洪曾为他不顾生死,典韦为他去了,子修也去了……

    事后他总能给那些为他而死之人的家人无边的荣耀,别人都觉得他仁义,可他知道,这不过是收买更多人为他去卖命的手段罢了。

    荣耀万千,命却只有一条,很多人都不如他算的清楚透彻。

    难道他终究要将这卑劣的方法用在子修的身上?这是他至亲的人,这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他怕死的内心赞同子修的建议,可不知是良知发现还是卑劣的习惯,却让他说道——子修,不行!爹答应过你娘,你不能有事!

    子修不说二话,抱住他将他送到了绝影之上,然后一掌拍在绝影的后臀,看着绝影奋蹄远去,子修的最后一句话是——爹,帮我照顾娘亲!

    泪盈眼眶。

    当年他逃命的时候,泪水不由自主的盈满了眼眶??赡撬咳诵缘纳亮?,终究被岁月磨的没有了光芒。

    意气风发的时候,他不敢去回想,因为避免痛苦的方法本来就是忙碌和遗忘;内疚的时候,他更不敢去回想,因为那会让他发现,荣耀之下的那个英雄卑劣的让人发狂;面对丁香的时候,他害怕去想,因为他只怕略有转念,就会被丁香更加看穿他卑微懦弱的心肠。

    老了老了,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屡次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他的一颗心就情不自禁的抽搐,让他头痛欲裂的心伤。

    ——阿瞒,?;ず米有?!

    这是临出征时,丁香对他说过的话。丁香少和他再说什么,但在子修随他出征的时候,丁香终于开始正眼看他,他亦看得出丁香眼中重拾的希望。

    ——爹,帮我照顾娘亲!

    这是生死相别时,儿子对他说的话。子修和他娘亲一样,少和他要求什么,最后诀别的时刻,他知晓儿子的愿望。

    娘亲挂念的是儿子,儿子牵挂的是爹娘,唯独他这个“顶天立地”的丈夫,?;げ涣俗有?,亦是照顾不了丁香。

    当丁香在他面前下跪的时候,虽只有柱香的光景,但在他的内心,实则如同百年般的漫长。

    百年一刹。

    他那时反复的问着自己,他一辈子难道始终要在自欺欺人中高高在上?他难道还是不准备为他付出一切的亲人担当?

    雾气内,泪水中,阿瞒和丁香如何会变得如路人一样?

    敌不过流年的沧桑,擦不亮往昔的时光……

    **

    曹操无言盈泪,赵达却是竭力的辩解道:“单统领,司空又对我说,他一直尽力的想要弥补曾经的遗憾,可他并没有真正的尽力。仓舒若是逝去,丁夫人绝不会再原谅他,没有丁香的阿瞒,就不再是阿瞒了,这一次,他一定要尽力而为?!?br />
    单飞想到曹操当初决定的悲壮,内心终有丝激荡。

    “司空随即又道,华佗用意诡异难言,他多年辛苦这才安定了北方,不想因此再起波澜,因此他对我说,等仓舒病好,只要他稍有异样,或被华佗控制,就让我动手杀了他,然后根据遗诏将权位传给仓舒,又让我等尽力辅佐仓舒!”

    单飞轻声道:“司空着实用心良苦?!辈懿倌苌崦盟庀氩坏?,可曹操准备舍命时还有这般周到的安排,亦是让单飞为之感慨。

    “司空既然这般决定,那后来为何会有变故?”单飞不解道。

    赵达哑声道:“我等也是不知。我知道司空的主意再无更改的可能,只能带司空前往大牢,此事事关重大,我将华佗关在密牢,那里只有华佗一人,外边又有重兵把守,那些狱卒绝对是忠心耿耿,不要说有刺客入内,就算苍蝇都飞不进一只?!?br />
    单飞听赵达将一切说的这般详尽,下意识的知道牢中必定有了意外,心惊道:“那又如何?”

    “可我等到了华佗的牢房前……”赵达脸上的刀疤蚯蚓般的扭曲,“他竟然死了?!?br />
    单飞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曹冲病重,华佗随即用长生香暂救曹冲、然后提出个离谱的条件,单飞因此猜想,华佗应是蓄谋已久,但在这种时候,华佗如何会突然暴毙?

    有些怀疑的看了赵达一眼,单飞欲言又止。

    赵达何等人物,立即猜到了单飞在想什么,突然伸出左手到了单飞的面前道:“单统领,你看?!?br />
    单飞注目看去,就见赵达左手只剩下三根手指,微有动容。他看出赵达断指的地方是新伤。

    赵达苦涩道:“我知道你肯定怀疑是我杀死了华佗!”

    单飞默然,他的确是这般猜想。因为他知道赵达这种人物考虑的往往是切实的利益,曹操若死,他赵达就无安身立命之地,既然如此,对赵达来说,干掉华佗打消曹操的死志顺理成章。

    “可我没有!”赵达一字一顿道:“我真的没有!”他本来还想解释什么,终究只是道:“司空一见华佗死了,也是立即看向了我,我知道司空也在怀疑我,于是我立即拔刀出来剁了左手的一根尾指,对司空说这绝对不是我做的,等我剁下无名指再要斩中指的时候,司空及时喝止了我,说相信不是我杀了华佗,可他随即自语问道,那是谁杀死了华佗?”

    单飞明白了赵达伸出左手的意思,暗想这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够狠,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当机立断的这般表明心迹。

    他本来还怀疑赵达是演苦肉计,但想曹操对这些门道精熟,曹操既然相信了赵达,那赵达杀了华佗的可能性就不算很大。

    赵达苦涩道:“之后我就去查华佗的死因?!?br />
    “你查到了什么?”单飞立即问道。

    赵达神情极为古怪,“单统领,我等都见过许多死人,什么离奇的死法都应见到,我验尸的本事也是有的?!?br />
    “是什么原因,你直说无妨?!钡シ芍迕嫉?。

    赵达终道:“华佗是寿终正寝而死的?!?br />
    “什么?”单飞想到了华佗的各种死因,却不想赵达给了他这么一个答案。

    知道单飞难信,赵达赌咒道:“单统领,我可以向你发誓,从我的角度来看,华佗绝对是寿终正寝而死,因为我从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伤痕,亦是查不出他中了毒!不但是我,司空又找了许多极具经验的仵作诊断,和我亦是一般的结论?!?br />
    单飞沉吟道:“这些事情,可曾和丁夫人提及?”他暗想丁夫人不是横蛮无理之人,若是知道真相恐怕不会这般态度。

    赵达偷瞄了曹操一眼,低声道:“单统领,司空决定答应华佗的条件后,我曾建议司空对丁夫人说明真相,可司空不让我等说,如今想说,却也……”赵达没有说下去。

    单飞知道赵达的未尽之意,丁夫人对曹操成见已深,这件事又是极为奇诡,华佗之死很是不符常理,就算说出来,丁夫人如何会信呢?

    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